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突然的坠落让若水月是猛然一惊,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冷夜’。她是真的不明白他究竟想要做什么?是打算和她共下地狱吗?

    尽管身体在不停的坠落,可夏侯夜修的手依旧死死的紧搂在若水月的腰,没有丝毫要放开的意思。而双眼,则不停的观察着身边的石壁。

    一段坠落后,夏侯夜修突然出手,再次将手中的匕首狠狠的插入山壁。又是一阵摩擦后,两人再次停止了坠落。

    片刻的停留后,夏侯夜修又一次将匕首从山壁间拔了出来,再次朝山谷间坠去。

    停留,坠落,停留,坠落。。。反反复复不知道如此重复多少次后,若水月这才猛的意识到‘冷夜’的意图。原来他想要借此方法,下到谷底去。可若真是如此的话,那她是会得救,而他却会。。。

    在再一次停留后,若水月终于忍不住的冲冷夜开口道。“你知不知,你这样下去会精力耗尽而死的?就算你幸运有命活着,可你的这只手也都会废掉的。”说着,若水月有些心疼的看向他那只早已满是鲜血的手。

    闻言,夏侯夜修缓缓抬起自己此时苍白的已经不能再苍白的脸,有些虚弱的说。“只要你能平安无事,就算真的丢了性命,我也心甘情愿。”说罢,夏侯夜修微微紧了紧眉,再次拔出匕首。

    ‘冷夜’的话让若水月的心为之一震,半天回不了神!他,他?

    “以,以你现在,你自己,一个人下的去吗?”就在若水月还沉浸在震惊中,未回过神的时候,耳边再次传来了‘冷夜’很是虚弱的声音。

    闻声,若水月这才猛的回过神,朝冷夜看去。“厄?什么?”

    “你看下,下面,以你自己能下的去吗?”虚弱的说着,夏侯夜修缓缓的朝脚下看去。

    随着‘冷夜’的目光,若水月这才发现,原来他们已经快了谷底了,而现在距离底面也不足十米的距离!

    若水月心情激动的点点头。“恩,这点距离,对我来说还是没问题的。我。。。厄!”话还未说完,夏侯夜修原本死死搂在她腰上的手,在这一刻突然无力的松了开!顿时若水月就从他怀里滑了下去。

    片刻的惊愕后,若水月内力微微一提,脚反复一蹬,很快人便顺利的落了地。

    若水月落地的瞬间,一直拼死死撑的夏侯夜修终于狠狠的松了口气。可下一秒,因为虚脱,他整个人便直直的从十米高的悬壁上掉了下去。

    一抬头便见到如此一幕,吓的若水月大气都不敢出一个,便急忙提起内力,飞出红绫,将坠落的‘冷夜’紧紧缠住,随即用力收回红绫!

    眨眼间,借助红绫之力,‘冷夜’便平安的被她拉到了跟前。

    看着此时毫无半点血色的‘冷夜’若水月的心是猛然一惊。来不及多想,若水月急忙理开缠在他身上的红绫,检查他的伤势。

    一检查出他的伤势,若水月顿时就被他的伤势吓的瘫坐在了地上,心也瞬间被提到了喉咙。因为他此时的脉搏太过虚弱,虚弱的几乎随时都可能消失。而他那原本紧握着匕首的手,此时也因为太过剧烈的摩擦,血肉模糊不说,更经脉俱损。

    就为了救她,救她这个他认识不过几天的人,他居然,居然。。。

    深深的吸了口气,狠狠的压下即将蔓延出的泪水。若水月咬咬牙急忙从地上坐了起来,以自己此时微薄的内力为‘冷夜’疗伤。直到此时此刻,这种情况下,除了内力,她也真的想不出用什么办法来救他了!

    是夜,一弯新月悄然的高挂在了墨蓝色的天空,清澈如水的光辉温柔的普照着大地。

    篝火旁,看着‘冷夜’那包扎好的手臂,若水月很是无奈又惋惜的叹了口气。这手臂也许就这么废了吧!哎!

    理了理,覆盖在‘冷夜’身上取暖的枯叶,又是一阵叹息后,若水月这才一脸疲倦的在他身边躺了下去。

    次日,当第一缕阳光照在身上的时候,若水月终于缓缓的张开了眼。

    鼻尖是雨后芳草的清香,愣愣的盯着还滴着水珠的钟乳石走了几秒的神后,若水月是猛的清醒过来。这里是哪儿?自己不是和冷夜在悬崖下的草堆里的吗?怎么现在?

    缓缓回过头,若水月仔细的打量起来自己此时身处的坏境。

    是个还算宽敞的山洞,四周稀稀疏疏长满了不同品种的野草。而此时她正躺在一张厚厚的毯子上,身上还盖着一张很是柔软的棉被。不远处还有正燃烧着的篝火,篝火上架着一只烤熟的肥鸡。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对了?冷夜又去哪儿了?还有他身上的伤!!??

    思及此,若水月眉头一紧,爬起身,就急切的朝洞口跑去。

    洞外,没有丝毫的冬色,而是迷人的春色。犹如世外桃源般优美且壮观。千尺飞瀑布如从九天而下,看不到尽头。朦胧的烟雾下,瀑布带有一种独特的柔媚,打破了湖水原本的平静,留下一圈圈涟漪。薄雾中,隐约可以看见周围茂盛的树林,娇艳的花朵。

    金色的阳光照耀在身上,是如此的温暖。

    片刻的惊艳后,若水月是猛的回过神,现在可不是她享受时光的时候,还是赶紧找冷夜要紧。

    思及此,若水月拔腿就朝一侧跑去。然而刚跑出没几步,身后突然传来‘冷夜’淡漠的声音。“你这是要去哪儿?”

    闻声,若水月是猛的回过头,在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冷夜’时,若水月的两眼在瞬间睁的老大,一脸不敢相信的盯着他。

    天!这还是昨日那奄奄一息的男人吗?怎么才一夜的时间,居然就和没事人一样。

    “怎么了?睡一觉起来就不认识我了吗?”看着若水月此时惊呆的摸样,夏侯夜修俊美的脸上不由的勾勒出一抹笑意。

    “你的伤?你怎么?你怎么?”因为太过惊讶,盯着‘冷夜’若水月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要知道,她活了两世,可从未见过恢复能力如此强的人!就只是一个晚上的时间,一个晚上的时间居然就。。。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

    “我的伤?哦!没事!那点小伤还要不了我的命!”愣了愣,夏侯夜修淡淡的回了一句。

    “什么?那还叫小伤?你知道不知,你昨天差点就死了!”

    “哦?是吗?”淡淡的应了一句,夏侯夜修提着一把包袱转身就朝洞内走去。他自己的身体状况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就因为有神功护体,再加上她昨晚消耗了那么多内力为他疗伤,他才保住了这条命。直到现在他的身体都还很虚弱,但对他来说,又有什么关系了!他总不能一动不动的躺在那儿,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人身怀六甲,还饿着肚子为他忙着忙哪儿的吧!

    见‘冷夜’一脸无所谓的摸样,若水月很是不悦的冲着他的背影白了眼,随后还是跟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