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见若水月不语,夏侯夜修不由的蹙了蹙眉。“怎么?这也还需要想?”

    扯了扯嘴角,若水月摇摇头。“不,当然不用想,只是这,重要吗?”

    “当然重要!你现在只需要告诉我,你真的爱他吗?”夏侯夜修想也没想便肯定的点点头。是的,这对他来说很重要,真的很重要!因为她的这个回答,将会改变很多人的一生。

    迟疑片刻后,若水月终于点点头,应道。“对,我爱他,真的爱他!”

    若水月的回答让夏侯夜修心中是一阵愉悦,可脸上他却依旧是一脸的漠然。“那你还要杀他吗?”

    闻言,若水月眼中一时间是化不开的忧伤。“杀他是一回事儿,而爱他又是另一回事儿!”

    顷刻间,夏侯夜修心中的愉悦在瞬间消失殆尽。蹙了蹙眉,讽刺的笑道。“这么说,你还是要杀他?呵呵!你不觉得你自己很矛盾吗?你既然爱着他,却又依旧想着要杀他?”说着夏侯夜修是一把甩开若水月的手。虽然一直都知道,她在他身边是为了杀他报仇,可如此面对面的亲口听她说出来,他的心还是会忍不住的颤抖,会忍不住的疼。

    闭了闭眼,在睁开,若水月冷冷一笑。“你以为我就愿意吗?我也不想要杀他,也不愿意杀他,更不忍心杀他。可每当百转梦回时,亲人们,那一颗颗血淋淋的头颅就会出现在我的梦里,质问我,责怪我,为什么还不给他们报仇?还有恒儿和姑姑,他们死的更惨,尸骨无存啊!你说这样的情况下,我能怎么选?我又该怎么选择?呼!其实!我也多么的希望能和自己心爱的男人幸福的过一辈子,而不是和他刀剑相向,相互残杀!可天不让啊!”

    愣愣的盯着她,盯着她眼中那强忍的泪水,和她眼底那化不开的悲痛看了片刻后,夏侯夜修忍着颤抖的心,淡漠的开口道。“你的命运是掌握在你自己手中的,而是不是天!”就好比现在的他,为了和她在一起,不惜一切的在改天逆命。

    又是一声冷笑。“你说得道轻松!若换成是你!亲眼看着自己的全家被他残忍的杀害,那颗颗血淋淋的头颅在雪地上滚动的画面,你会怎么办?若你又亲眼看着你最后的至亲,被他残忍折磨致死,且他的目的就是为了逼你现身,从而杀了你时,你又会怎么办?会报仇吗?还是当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继续和他在一起?”

    “话是这么说,但其实只要你用心,你会发现。。。”沉沉的反驳着,可话还未说完,夏侯夜修又猛的想到什么,于是急忙闭上了嘴。不行!现在还不能让她知道真相!

    眉头一挑,若水月不解的问道。“发现什么?”

    敛眸间,夏侯夜修低沉的回答道。“发现其实他也是爱你的,甚至比你爱他的还要多的多!”

    冷冷一笑。“爱?也许吧!只是他爱的却是冷訾残月,而非我若水月!”

    夏侯夜修眉头微微一紧。“这有区别吗?冷訾残月就是若水月,若水月便是冷訾残月不是吗?”

    “区别?”深深的吸了口气,若水月有些苦涩的笑道。“区别大了!若是冷訾残月站在他面前,他不会伤她丝毫,反而宠爱有加。可若是若水月现在他面前,五马分尸,也许都算是轻了的。不将我碎尸万段,挫骨扬灰,又怎么能解他心头只恨那?”眯着眼,若水月转身,缓缓在一旁的篝火前坐了下来。

    盯着若水月孤寂的背影,夏侯夜修的心微微一颤。迟疑片刻后,也上前在她对面坐了下去。“你又不是他,你怎么会知道他会如此对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他怎么会忍心如此对她?要知道,就算她受到一点点伤,他可都会心痛不已的。

    “可我却知道他又多么的恨我!”说到这儿时,若水月的脸上不由的勾勒出一抹笑意。

    只是这笑在夏侯夜修眼中,却是格外的让他心疼。他不懂,为何她会如此认为?

    “他恨你?谁告诉你的?”沉着脸,夏侯夜修阴阴的问道。若是知道谁在其中造谣,他定要将此人大卸八块。

    垂下眼眸,盯着脚下那烧的正旺的篝火,若水月幽幽道。“我又不是瞎子,这还用人告诉吗?”

    “厄?”闻言,夏侯夜修顿时愣住了,一脸疑惑的盯着若水月。她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自己真就表现的如此恨她吗?

    “若我只是大将军若文荣的女儿,也许他都不会如此的恨我。可我偏偏还是他曾经的月妃,他的耻辱!呵呵!说真的,若我是一个男人,要我和那么一个又丑又肥的女人发生关系,我都会觉得恶心想吐的,更何况他还是堂堂的一国之君。呼!君心如此的受辱,你说他能不恨我吗?不用的血骨能洗尽他心上的耻辱吗?”这一刻,若水月的脑海中不由的浮现出曾经那个肥胖丑陋的自己!还有那晚,夏侯夜修眼中的嫌恶和恨意!

    盯着若水月努力隐藏在眼底的忧伤看了半晌后,夏侯夜修终于移开了自己的视线。她说的没错!曾经在他心中,那晚发生的一切的确是他心上抹不去的一道耻辱。他也的确想过,他要用她的鲜血洗尽他身上的耻辱!可从爱上她的那一刻起,他又是如此的庆幸,那晚为她以身解毒的是他!而不是别的男人!

    见‘冷夜’愣愣的盯着燃烧的篝火不语,若水月绝美的脸上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意。“你是不会明白那种嫌恶,那种恨的,毕竟你没有见过曾经的我!真的很肥很肥,又好丑好丑的!呵呵!不过说起来也真的很讽刺!明明是同一个人,不过就是换了一张皮,掉了一些肉,便有着天大的差别!呼!想想,也许夏侯夜修也根本不爱冷訾残月,他爱的不过就只是这张绝世倾城的人皮吧了!”

    闻言,夏侯夜修的心不由的一疼!爱的是她的人皮?呼!在她若水月的心中,他夏侯夜修真就如此的低俗吗?

    抬起头,有些复杂的朝若水月看去。她脸上明明挂着笑,可眼中却是说不出的悲哀。

    扯了扯嘴角,夏侯夜修终于沉沉的开口道。“你不是他,你又何必将你自己的想法,强加在他的身上?你知不知道,你这番话,真的很伤人?”

    怔了怔,若水月冷然的回道。“我说的只是事实而已!”

    “事实?”眉头一挑,夏侯夜修冷冷一笑。“依你这么说,凡是在你曾经丑陋的时候,讨厌你,厌恶你的人,在现在对你的好,难道都是因为你现在这张漂亮的脸蛋?所以的感情也都是虚假的厄?”

    “我没有那么说。。。”

    “可你就这个意思不是吗?而你又有没有想过,曾经那个丑陋不堪的你,可曾让除了你家里以外的人好好的了解过你?认识你?若别人都不了解你,不认识你,谁又会无怨无悔的去对你好那?”若他没记错的话,曾经的她可是整天窝在自己的房里,不是吃就是睡。要不是因为她喜欢上博轩,要若文荣来请求赐婚的话,他似乎都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她这么号人的存在!

    “我。。。”她当然明白他指的是什么,可他以为她想的吗?那个时候这身体的主人可根本就不是她好不!只是这种事和他说了也是白说!他根本就不会明白的!

    没给若水月说话的机会,夏侯夜修继续开口道。“至于夏侯夜修,那个时候你也不能怪他啊!毕竟他第一次见到你,你就将他的弟弟,夏侯博轩摔的浑身是伤,还出言不逊!第二次见面,你又当着众人的面,羞辱他的妃子,大臣。。。最后中了毒,还要他以身解毒,你说在这样的情况发展下,若换成是你,你会满意他吗?”

    “我。。。”想要反驳,可一开口,若水月才发觉他说的也不无道理。但又觉得那里有些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