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复杂又无奈的看了眼若水月,夏侯夜修是长长的叹了口气。“若你试着用心站在夏侯夜修的角度上想想,也许很多事便会不一样的!包括他究竟是不是真的爱你!只要用心,你自己也会有真正的答案的。”

    闻言,若水月眉头一挑,有些诧异又好笑的盯着他。现在她总算明白是那里有些不对了。前一刻,他还在对她。。。而随后,他却一直都在帮着夏侯夜修说话。他既然是夏侯夜修的朋友,又明明知道他对她的感情,那他又为何一而再再而三的对她做出越举的行为?难道他都不觉的他自己比她更矛盾的吗?

    看出若水月眼中的疑惑,夏侯夜修扯了扯嘴角后,沉闷的解释道。“我知道你一定认为我很矛盾,是啊!一边在对你。。。一边却又在为别的男人向你说好话!可是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喜欢你,所以我希望我喜欢的人能得到真正的幸福,无论你最终的选择是谁,只要你幸福就好。”当然,你最终的选择只能是我和夏侯夜修之间。。。只是后面的话夏侯夜修却没敢说出来。没错!只要是在冷夜,和夏侯夜修之间,无论她选择谁,他都会真心的祝福的。毕竟无论是冷夜还是夏侯夜修,都是他自己,所以没关系。但倘若换成另外的男人,那可就抱歉了!

    看着‘冷夜’那张俊逸的脸,若水月是一脸的惊愕。她似乎没有料到‘冷夜’会如此直白将对她的感觉说出来,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盯着若水月的为难,不知如何是好的样子,夏侯夜修眯了眯眼,若有所思的说。“对我刚说的话,你不用有任何的心里包袱,你现在只要能将我当朋友,我便心满意足了。”其实这也是他的心里话!现在能以‘冷夜’的身份,成为她的朋友,在她身边关心她,照顾她,他真的就很满足了。至于其他的,只要他不允许发生,就绝对不会发生的。

    ‘冷夜’这番温柔体贴的话,无疑让若水月心里一暖。“冷夜,谢谢你。”

    夏侯夜修深深的吸了口气,淡淡的笑了笑。“谢什么,真当我是朋友,就别说这些见外的话。”

    点点头,若水月绝美的脸上扬起轻松的笑。“和你聊过以后,突然感觉心里真的轻松了不少。”说着若水月又大大的伸了个懒腰。这感觉似乎是她这么久来,从未有过的舒服!

    “但我想,若你和夏侯夜修面对面的谈过这些以后,也许你能更加的轻松。甚至会得到意想不到结果!”她不知道,其实他真的很希望她能如实的将身份,想法告诉他,当然告诉的是夏侯夜修,而不是现在的‘冷夜’。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知道,她究竟有没有能力接受更加残酷的事实。而他也才能做出更好的抉择。

    ‘冷夜’的话让若水月脸上的笑容,在顷刻间消失在了唇边。盯着火红的火焰,若水月久久才沉闷的开口道。“我没有勇气承受输的代价。去告知他真相,无疑便是一场我必输的赌!而我赌输的代价,不光只是我自己的性命,更是我若氏一门的血海深仇。而就算我幸运赌赢了,夏侯夜修最多最多就只是饶我一命,但却绝对不会允许我杀了倪诺儿的,甚至会因为我的真正身份而将倪诺儿严密的保护起来。这对我来说,绝对是大大的不利。要知道杀不了倪诺儿和冷訾君浩,那我活着还有何意义那?”这一刻,若水月丝毫完全的忘记了,自己的仇人还有他夏侯夜修!

    闻言,夏侯夜修的眉头顿时紧,有些不悦的冲她问道。“难道你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了报仇吗?”

    “你说的没错,我之所以能活到现在,都就只是为了报仇!否则四年前,在我踏入黄泉炼狱的那天便已经死了!”没有丝毫的隐瞒,若水月如实的点头应道。

    眯了眯眼,夏侯夜修喃喃的念了一句。“黄泉炼狱。”他知道,那里是她脱胎换骨的地方,也是她受尽磨难的地方。

    “是!黄泉炼狱,也就是在哪里,我学会了什么叫做真正残忍,血腥,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真的!在哪里学到的,比她若水月两世学到的都还多,还要狠。

    夏侯夜修不语,就那么若有所思的盯着她。

    “说真的,在哪里我之所以能活下来,其实也还的感谢夏侯夜修,若非一直怀着对他强烈的复仇欲、望,我是绝对不会撑到最后,更不能活到现在的。那个时候,夏侯夜修这个名字对我来说,似乎便是我要活下去唯一动力来源。”而现在,她却又是因为这个名字不知所措。

    听到这儿,夏侯夜修都不知道自己是该哭那?还是该笑?曾经,他是她活下去的唯一动力来源,可她的真正目前却只是为了杀他报仇!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这么一句话?”收尽眼底的所有情绪,夏侯夜修抬头看向若水月,若有所思的开口道。

    “什么话?”盯着‘冷夜’若水月疑惑的问道。

    迟疑了一刻,夏侯夜修终于沉沉的开口道。“当你大仇得报的时候,你却也杀死了曾经那个单纯善良的你自己。”

    顷刻间,若水月只觉如雷轰顶。耳旁不停的响起‘冷夜’的这句话。“当你大仇得报的时候,你也杀死了曾经那个单纯善良的你自己!”于此同时,脑海中闪过的是前世今生的她。。。

    见若水月一脸沉思的模样,夏侯夜修也没再开口,只是静静的看着她。这一刻,他真的希望她能看透,她并非为了仇恨而活着的。

    当那一幕幕美好的画卷被鲜红的血液染红的时候,若水月是猛的从那句话中抽回思绪,阴冷的开口道。“太迟了!我大仇还未得报!可我已经杀死了曾经那个单纯善良的自己!”已经走到如今这一步了。她早已没有了后路可退。而且就算真的有路可退,她也绝对不会后退的,她不会让她若氏一族就这么枉死黄泉的。她一定要用她有所仇人鲜红的血来祭奠亲人们的亡灵的,也包括他夏侯夜修。

    这一刻,夏侯夜修在她眼中清晰的看到了嗜血的杀戮和强烈的复仇欲、望。

    忍着心中的忐忑,夏侯夜修冷然启唇问。“这么说,你还是决定要不惜一切代价的报仇?”

    “没错!”愣愣的盯着前方燃烧的火焰,若水月阴冷的点点头,应道。

    迟疑了一下,夏侯夜修又问。“其中,也包括夏侯夜修吗?”

    “对,只要是我若氏一族的仇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那怕是他夏侯夜修也绝对不行!”这一刻,若水月脑海中全是那日,夏侯夜修在御书房前,残忍折磨若水恒和若文琴的画面。不是她狠心,只是这条路,是他逼她选的。

    若水月的话,如刺骨的冰水从头淋下。浇冷了他的身,更浇湿了他的心。他真的很难过,却也很无奈。

    长长的吐了口气。“呼!你先吃点东西,休息一会儿吧!”腾的一声站起身,夏侯夜修冷冷的对若水月甩下一句,转身就朝洞外走去。

    闻言,若水月是猛的回过神,对着他的身影就大喊道。“你身体还很虚弱,这是要去那?”

    “不用你管!”没有回头,夏侯夜修冰冷的甩出一句,直接就走了出去。

    怔了怔,若水月眉头一紧,是一脸的莫名其妙。“神经!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抽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