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夏侯夜修的伤势还未稳定,再加上若水月身怀六甲不便,顾两人也并没有急着寻找出路离开,反而暂时在山洞内住了下来。

    可因为那日的事情,夏侯夜修的气直到现在还未消下去,所以这日子他几乎都不理她。只是每天按时为若水月打来野鸡野兔清水后,便消失了。直到晚上天黑后,才又回山洞。可就算回到山洞,他也不和她说一句话,只是吃点东西,便又倒头就睡。

    如此维持了不到五天,若水月便终于无法忍受的火山爆发了!她真的不懂,她究竟是哪里得罪了他,要让他如此的对她。

    这日,夏侯夜修如往常一样,一回到山洞,吃些烤鸡野果后,便又倒头就在草堆中躺了下去。

    然而他刚躺下身,若水月就气冲冲的一把将他给拉了起来。

    坐起身,看着一脸怒火拉着自己衣领的女人,夏侯夜修很是不悦的蹙着眉,冷冰冰的冲她问道。“你想要做什么?”

    “做什么?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你究竟是想要做什么?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你,让你如此的不待见我?”两眼一瞪,若水月凶巴巴的冲‘冷夜’质问道。

    夏侯夜修没料到若水月会突然如此问他,一时间不由的愣住了。

    “喂!我在问你话那?我究竟是哪里得罪你了?让你如此的不待见我?”见‘冷夜’不语,若水月脸色不悦的又问了一遍。

    夏侯夜修怔了怔,回过神,一副漫不经心的推开若水月紧抓在自己衣领上的手。“你哪儿也没得罪我!”

    “那你干嘛不理我?”

    “是不敢理你,你连你自己心爱的男人都狠的下心要杀,更何况是我那?万一我不小心得罪了你,那我岂不是要死不葬身之地了?”漠然的瞥了眼若水月,夏侯夜修又躺了下去。只是这一刻若水月丝毫没有注意到,夏侯夜修眼底那一闪而过的哀伤和无奈。

    闻言,若水月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去,眉头也在顷刻间紧紧的另成了一团。“冷夜,你。。。”冷夜的话若水月怎么不懂,这就是他不理她的原因。就是因为她说她不会放过她若氏一族的任何一个仇人,包括夏侯夜修在内,所以他就。。。

    “我一直都以为你是一个有良心的女人,可现在看来。。。哼!”又冷冷的回了一句,夏侯夜修便翻身转了过去,不再去看若水月。

    见状,若水月忍不住的扯着嗓子对着冷夜就是一阵怒吼。“我没有良心?对,这世界上就只有你冷夜有良心!你满意了?”

    “事实而已,若你真有良心,你就不会直到现在都还在喊着叫着要杀夏侯夜修报仇了!”没有回头,夏侯夜修只是冷冷的回了一句。就为了她,为了不让她恨他,为了不让她受到丝毫的伤害,为了她在知道一切的真相后,不会崩溃。他几乎将所有的事都拦在了自己身上,甚至不惜一切的为她赌上整个南拓国的命运。可她那?可她想的念的还是要杀他报仇。这样的结果,让他如何不心酸?不难受?

    闻言,若水月却出乎意料的并没有怒吼,只是无奈又悲哀的开口道。“你认为我真的想杀他?愿意杀他吗?杀他,我比你更难过,更心痛。”

    “既然如此,那你又为何一定要杀他那?”虽然依旧没有回头,可这一刻,夏侯夜修的声音明显的温和了许多。

    迟疑了片刻,若水月终于幽幽道。“杀他,我会心痛,会难过。可若不杀他,我又过不了自己这关。若氏一族一百来口,我真正在乎的其实只有老爹,娘亲,还有恒儿和姑姑!可偏偏我所有真正在乎的人,却都死在了他的手上。。。我真的真的不能原谅。”

    心在颤抖,可夏侯夜修却依旧紧紧的闭着眼睛,没有开口,更没有解释。只是不停在心中盘算着下一步的计划!

    说完,久久不再闻‘冷夜’的声音。若水月不由的苦笑着摇了摇头,悄然的走出了山洞。她都不明白自己为何一定要向冷夜解释这些,只是那一刻心中有个声音,想要冲破而成。

    回过神,却半晌不见她再开口,夏侯夜修不由的睁开眼转过头朝身后看去,可此时山洞里,那还有她的身影。

    心里猛的一惊,夏侯夜修急忙起身,就焦急的冲了出去。

    在附近找了半晌都没看见若水月的身影,夏侯夜修的心不由的提到了喉咙。这女人!乌漆嘛黑的大着个肚子究竟跑哪儿去了?

    就在夏侯夜修准备往再远处找去的时候,终于在西处的湖边发现了那抹身影。

    辽阔的夜空已缀满繁星,月似玉轮,高高悬挂在天边,银色的月光照在她那绝世倾城的轮廓上是那般的美,美如此的清新,又是如此的妖娆。

    没有上去打扰她,夏侯夜修只是缓缓的在身后的大树下坐了下去,就那么静静的守护着她。

    湖边,若水月用帕子轻轻的擦拭着她在树枝上发现的琵琶。她记得这把琵琶,是之前挂在她马车里的,夏侯夜修为她准备的!

    “夏侯夜修!呼!”擦拭着手中的琵琶,脑海中却不由的浮现出夏侯夜修那张如太阳神阿波罗般俊美的容颜,紧着曾经的过往如电影般在脑海中闪过。

    当画面再次定格的时候,若水月的手指已不由的在弦上拨弄了起来。

    随即而来的是她那如泉水般轻盈而又空灵的声音:“绯色染红妆,映红满天,为谁用命续情缘?琴声悲永夜,念相思情,等他翩翩来梦间。为谁说誓言,道此生愿,为谁舞尽繁华星月?纵一生湮灭,执手梦断,雪落双睫,睫动泪跹。看罢浮世烟火绚烂几遍,歌彻今生敲动谁心弦?当爱恨情愁跨越,徒留残月负黑夜。回眸眼,可否得你顾怜?朱颜遥知月,月为谁缺?只愿此梦已实现。若得溯前因,因果轮现,只求今生不负君。为谁说誓言,道此生愿,为谁舞尽繁华星月?纵一生湮灭,执手梦断,雪落双睫,睫动泪跹。似愁非恨含嗔怨叹流年,花开花落潮起潮平岁月。道一声,此心不变,举铁剑问苍天,倾国颜,可有来生再见?”

    听着她的歌声,那一刻,夏侯夜修似乎能深深的感受到她内力的无奈,悲痛和凄凉。

    月光下她的背影是如此的孤寂,孤寂的让夏侯夜修的心也随着而心痛起来。这一刻他真的很想冲上前抱着她,紧紧的将她搂在怀中,告诉她所有的一切。

    然而刚起身迈出脚步,所有的理智却又将他给拉了回来。还是不行!不可以!这一刻的他同样的没有勇气去承受输的代价。

    紧握着拳头在原地做了一番挣扎后,夏侯夜修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退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