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琵琶声刚停下,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声响,惊的若水月是猛的转过头,一脸警惕的朝身后望去。“谁在哪儿?”

    见自己被发现了,夏侯夜修也没有闪躲,缓缓的从树下走了出来。“是我!”他的声音很淡很轻,让人根本听不出他此时的情绪。

    在看到‘冷夜’的瞬间,若水月冷清的脸上不免多了一抹惊愕。“你怎么会在这儿?”自己出来的时候,他明明是在洞内睡觉的啊!

    “突然见你不见了,所以出来找你!”没有隐瞒,夏侯夜修如实的回道。

    闻言,若水月眉头一挑,漠然的问道。“你不是不理我的吗?”

    “之前是不想理你,可也不代表我现在也不想理你。”盯着若水月,夏侯夜修冷冰冰的回道。

    听他这么一说,若水月可不乐意了。“哼!你想理我就理我,不想理我就不理我!你当我是。。。厄!黑月!”话还未说完,一直黑鹰就突然落在了若水月的肩上。顿时乐的她是两眼放光!

    看着站在若水月肩上的黑鹰,夏侯夜修眉头一紧,若有所思的冲她问道。“这黑鹰是你的?”

    看了眼‘冷夜’若水月不满的开口道。“废话,不是我的,难道还是你的不成!”很明显,因为冷夜刚的回答让若水月不悦了。

    不与她计较,夏侯夜修又开口问道。“这黑鹰是你拿来做什么用的?”

    “别人的是飞鸽传书,而我的是飞鹰传书!”瞥了眼冷夜,若水月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只是语气依旧不佳。

    眯了眯眼,夏侯夜修看若水月的眸光在这一刻明显的加深了几分。飞鹰传书?呵呵!有意思!只是。。。

    “这是谁传给你的?”见若水月将琵琶放下后,从黑鹰脚下取出一张纸条,夏侯夜修不由的凑上去,疑惑的问道。

    “知道那么多干什么?一边去!”见‘冷夜’凑上前,若水月是急忙将纸条捏进手里,不满的将他赶开。待离他有些距离后,才又赶紧打开纸条!

    当看清其中的内容时,若水月只觉一盆刺骨的冰水由头淋了下来!脸色也在瞬间沉了下去。

    注意到若水月的脸色,夏侯夜修担心的急忙上前,着急的冲她询问道。“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没有开口,若水月只是愣愣的盯着手中的纸条,半天回不过神。

    见她不语,夏侯夜修眉头一皱也不管她愿不愿意,上前一把就将她手中的纸条扯了过来。

    只见纸条上赫然的写着几行小字。:姬申欢儿得宠,皇上一夜七郎。

    “这个是???”看着纸条中的内容,夏侯夜修也是不由的一怔,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冲若水月问道。

    闭了闭眼,再睁开,若水月绝美的脸上突然勾勒出一抹苦涩的笑。“这就是你说的他爱我?呵呵,是啊!真的很爱,很爱啊!”自嘲的说了几句,若水月摇摇头,转身就朝黑夜中走去。

    “该死的。。。”看着若水月离去的身影,夏侯夜修恼怒的将纸条一捏,拾起她遗忘在地上的琵琶就急忙朝若水月追了上去。一夜七郎?该死的,那些家伙都在宫里干了些什么啊!看回去不收拾他们!

    很快夏侯夜修就追上了若水月。“我想其中定有什么误会,会不会是你的人搞错了?”一边随着若水月的脚步,夏侯夜修一边着急的说道。

    冷冷的看了眼‘冷夜’若水月一脸阴沉的甩了一句。“搞错?我看真正搞错的是你!”

    知道若水月在气头上,夏侯夜修也不与的计较,只是继续辩解道。“我相信夏侯夜修是不会骗我的,是他亲口对我说爱你的。至于姬申欢儿,我想,其中定有什么误会的。而且就算那是事实,姬申欢儿作为他的妃子,受他的宠幸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你也用不着如此生气嘛!”

    闻言,若水月终于停了下去,看着‘冷夜’,脸上是前所未有的认真。“换做是你,若你真的爱上了一个人,你还会去碰除了她以外的女人吗?”

    “厄?”很明显,夏侯夜修没料到若水月会突然问他这个问题,一时间盯着若水月认真的脸,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毕竟在爱上她以后,他还是碰过别的女人,而且还不止一个!

    “若真的爱我,他碰别的女人的时候都不会觉的脏吗?还一夜七郎?呵呵。。。”一想到夏侯夜修和姬申欢儿颠龙倒凤的画面,若水月脸上的苦涩是更加浓郁。

    “其实,其实。。。”看着若水月眼中强忍的眼泪,夏侯夜修想要开口解释安慰些什么,可一张口,他却又不知道自己该从何说起。毕竟他现在的身份是‘冷夜’而且还一直和她在一起,按道理是根本不应该知道皇宫内的具体情况的。就算他现在真的解释了,以她若水月的性格还未必会相信他那!

    这时若水月的眼眸突然垂了下去。“也许,从头到尾都是我会错了意。他根本就从没有爱过我,只是宠我,溺我而已。我的出现,对他来说无非就只是一个新鲜的玩具,等他玩够了的时候,便也就是我失宠的时候。而我的结局。。。”虽然这事实让若水月很痛,但她却宁愿接受。若没有感情的牵绊,也许在杀夏侯夜修的时候,她才不会痛不欲生吧!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闻言,夏侯夜修的心猛然一紧,急忙辩解道。怎么可以,她怎么可以如此想那?

    “若不是如此,那为何从我离开那天起,便夜夜和别的女人抵死缠绵那?若换成你,你心爱的女人一离开,你会转身就投入别的女人的怀中吗?”

    “这个。。。”扯了扯嘴角,夏侯夜修却始终没有将话说完。

    “就知道问了也是百问,在你们心里,男人三妻四妾都是如此的平常之事,更何况他夏侯夜修还是皇帝那!三宫六院,三千佳丽!呵呵。。。看样子,从一出生便注定,我和他差天共地,是不会有结果的。”冷笑着摇摇头,若水月抬起脚步又继续朝前走去。

    眉头一挑,夏侯夜修又急忙追上若水月,很是不悦的冲她问道。“你刚那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我若水月,另缺勿烂。是绝对绝对不会和别的女人分享同一个男人的。”看了眼‘冷夜’若水月态度坚定的回答道。

    “你的意思是???可夏侯夜修是皇帝啊!”她要的是一身一世一双人,这是他很早之前便已知晓的。可要是为了她放弃后宫中所有的女人的话?这问题还真有些严重,毕竟后宫中不少妃嫔可是他维持朝堂,甚至于国家间关系平衡的横梁啊!

    “是啊!他夏侯夜修是皇帝,有三宫六院,佳丽三千。像我这样一个其他女人都无法容忍的人,又怎么可能会去和三千个女人分享一个男人那?你说这样的情况下,我和他还会有结果吗?”更何况和夏侯夜修之间还有血债在身。只是这后面的话,她却不想在这个时候说出来。

    “话是这么说,可是你难道都不认为你自己。。。”

    “好了!你不用再为他说好话了。。。真的!夏侯夜修这生有你这个朋友,是他的福气啊。”夏侯夜修的话还未说完,便被若水月沉沉的给打断了。

    “厄,可是你。。。”

    “你不用担心我,我不会有事的!只是希望从现在这一刻起,你不要在我面前提起夏侯夜修这个人!而我也会趁这段时间忘记他,让自己对夏侯夜修彻底的死心。”也许只有对夏侯夜修死了这条心,才是最好的选择。

    说话间,两人不知不觉已回到了山洞口,可夏侯夜修却没有随若水月进去,而是阴沉着连不悦的盯着若水月的身影看了片刻后,转身又离开了。想要忘记他?对他死心?哼!他是绝对绝对不会让她称心如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