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次日清晨,整个世界都是清清亮亮的,阳光透过淡淡的清新的雾气,温柔地喷洒在尘世万物上,别有一番令人赏心悦目的感觉。

    山林间,一队马人缓缓的行驶着。

    奢华的马车内,一身玄色金边华丽锦袍的夏侯夜修,一脸慵懒的靠坐在软榻之上,目不转睛的盯着身边软榻之上睡的正香的女人。原本他都还打算以冷夜的身份和她两个人在山谷低多呆些时日的,可这女人居然想要趁不和他见面的这段时间忘了他,对他死心。这让他可终于沉不住气了,于是急忙招来早在山谷外待命的人马,将若水月给带了出来,同时也恢复了他夏侯夜修特有的容颜。他就不信让她时时刻刻都面对着他,她还能真将他给忘了。

    这时马车突然一阵颠簸,将软榻之上睡的正香的女人是猛的从梦中惊醒过来。

    一张开眼,进入眼帘的就是夏侯夜修那张比太阳神阿波罗还要俊美的脸蛋。

    “月儿,你醒了?”见若水月睁开眼,夏侯夜修急忙凑上前,温柔的唤了一声。

    愣愣的盯着夏侯夜修看了片刻后,若水月喃喃自语的吐了一句。“我肯定是在做梦!”说罢,一个翻身,又闭上了眼睛。

    见状,夏侯夜修俊美的脸上不由的勾勒出一抹强忍的笑。这女人!她居然。。。

    眼睛是闭上了,可这意识却又是如此的清醒。。。还有身下这感觉?似乎是在马车里?难道说这不是在做梦?

    思及此,若水月是猛的睁开眼,翻身朝身边的男人看去。“夏侯夜修?”他怎么会在这儿?他不是应该在皇宫里的吗?

    眉头一挑,看着一脸惊愕的若水月,夏侯夜修淡然的笑了笑。“怎么?才数日不见,月儿就不认识我了吗?”

    回过神,若水月缓缓的坐起身。“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哦!得到你们遇刺的消失后,我就命人在附近谷底寻找你们的下落,直到昨儿深夜才在山洞中找到你们。怎么样?月儿,有没有哪里受了伤?那儿不舒服的地方?”说着夏侯夜修装作一副着急的样子,就要检查若水月的状况。

    然而他刚碰到若水月的手臂,就被她不动声色的给推了开。“还好有冷夜救了我,我没有受伤。”

    若水月的这个动作,夏侯夜修是看在眼里,可他却也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点点头。“好,好,没受伤就好。月儿,你知不知,这些天我真的好想你!”明知道她不想要他碰她,可夏侯夜修偏偏不依,说话的档儿,伸手就将若水月紧紧的搂在怀中。什么都没有弄清楚,居然就嫌弃他!

    夏侯夜修突然的怀抱,让若水月是一阵反感,她可没有忘记这些天他和姬申欢儿那个女人的抵死缠绵的事,还,还一夜七郎!

    “放,放开我。。。”越想,若水月是越加的不爽,挣扎着硬是将夏侯夜修从她身边给推了开。

    若非早意识到她的不爽,有所防备,夏侯夜修险些就被若水月给从软榻之上推了下去。

    “你这是在做什么?”虽然什么都清楚明白,可夏侯夜修还是不悦的蹙着眉,冷冷的冲若水月质问道。

    见状,若水月似乎直到这一刻才意识到什么,于是急忙扯了扯嘴角,有些委屈的解释道。“你抱的我太紧了,我难受,所以。。。夜修,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在他夏侯夜修眼中,她的形象是温柔善良型的,所以,这戏她还是得要演下去。

    看着此时一副楚楚可怜的若水月,夏侯夜修反而有种不大适应的感觉,眉头也随之不由的蹙了起来。这和她真正的性格,相差的实在是太远了!若按她真正的性格,她应该是对着他怒吼着,说嫌弃他碰过别的女人,脏,不要碰她。可现在却。。。哎!事到如今也只有继续陪她将戏演下去了。

    扯了扯嘴角,夏侯夜修无奈的配合道。“这也不能怪你,你现在怀有身孕,我是该小心点的!”说着夏侯夜修却又朝若水月身边坐进了一些,温柔的拉着她的手。

    见夏侯夜修又朝自己靠近还拉上了自己的手,若水月虽然有些不满,可却也不好再说什么,更不敢再将他给推开了。毕竟若表现太过激烈的话,定会引起他夏侯夜修对她的怀疑的。

    “哦,对了,冷夜那?怎么没有看到他?”而这时,若水月才意识一直没有看到冷夜,不禁开口冲他问道。

    眸光流转间,夏侯夜修淡淡的解释道。“因为他突然伤势复发,我已命人快马加鞭的带他回去医治了!”

    闻言若水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哦,对了!那我们现在去哪儿?还是去南阳吗?”

    “不,我们回皇宫!”说这话的时候,夏侯夜修的眼中明显的多了一分厉声。

    “厄?回皇宫?现在?”这一刻,若水月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没错,我们现在就回皇宫!”夏侯夜修坚定的点点头。

    “可我不是因为皇子和公主的死被罚去南阳思过的吗?若现在回去,倪诺儿她岂不。。。”

    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便见夏侯夜修阴沉沉的打断了她。“不用理会那个贱、人,她现在已被我贬为了下奴。。。”

    “你说什么?”闻言,若水月是一脸不敢相信的盯着夏侯夜修,他居然将倪诺儿贬为了下奴?怎么可能?

    “那个贱、人,我没有杀了她,就算是她的万幸了!”一提到倪诺儿,夏侯夜修的眸中染上了薄薄的一层寒冰。

    夏侯夜修的话让若水月心中一阵惊喜,她倪诺儿居然被贬为了下奴,下奴?这么说来,岂不是夏侯夜修不再理会她的生死了?若真是如此的话,那她想要杀了她报仇,岂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吗?

    心里是一阵欢喜,可面上若水月还是一脸漠然又疑惑的冲夏侯夜修问道。“好好的,你为何会将她贬为下奴了那?”

    盯着若水月迟疑了片刻,夏侯夜修才有闷闷的开口道。“因为那三个孩子不是我的,是倪诺儿那个贱、人偷人生的。而那几个孽种的生父就是。。。”

    在听夏侯夜修说孩子生父的时候,若水月的双眼在这一刻明显的睁大了几分。难道他都知道了?知道孩子的生父就是冷訾君浩?

    直直的盯着若水月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停了几秒的时间后,夏侯夜修终于将孩子的生父说了出来。“就是,那个鹰型面具男人!”

    “呼!原来如此啊!”当知道夏侯夜修并不知道孩子生父的真正身份的时候,若水月还是忍不住的松了口气。毕竟现在她在他夏侯夜修心中可是冷訾君浩的妹妹,若被他知道三个孩子的生父是冷訾君浩的话,那对她来说绝对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

    “没错,凡是妄想扰乱我南拓皇室血脉的人,无论是谁,我都绝对不会轻饶的。”说着,夏侯夜修不由的朝若水月的肚子看了眼。随即又若有所思的开口道。“就连下奴,都就只是她倪诺儿痛苦的开始而已!”

    注意到夏侯夜修的目光,若水月不禁有些心虚的朝自己的肚子摸了下。要知道,直到现在,她都不知道自己肚子里孩子的生父究竟是谁!若这孩子真的不是夏侯夜修的,而又被他知道了的话,那后果。。。看来在这方面,她也得需要做一定的准备了。

    思及此,若水月不由的抬头冲夏侯夜修问道。“你是怎么知道倪诺儿的奸夫就是那个鹰型面具男的那?还有那三个孩子?你又是怎么知道他们都不是你的孩子那?”

    复杂的看了若水月,夏侯夜修淡然一笑。“这你就无需知道了!”

    闻言,若水月的心是不由的一紧。可却果真没有再问了!因为她清楚,若他夏侯夜修真的不愿说,那就是打死他,她也绝对得不到半点有利的消息的。更何况她还打不过他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