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三日后

    若水月还未回宫,可她要回皇宫的消息却已被传的是众人皆知了。而她的回来,意味着什么,众人也都是了然于心。

    西格殿

    姬申欢儿一脸焦急不安的在大殿中走来走去,时不时的又抬起朝殿外看一眼,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就在这时,三个衣着华丽的身影,冲忙的走了进来。

    “欢儿,究竟出了什么事?如此着急的让人请我们过来?”还未走近,西泠摄政王妃姬申罗艳就一脸疑惑的冲姬申欢儿询问道。

    没有回答姬申罗艳的话,姬申欢儿急忙上前,一把抓住姬申决的手问道。“父王,你们真的将若水月那个贱、人杀了吗?”

    姬申决点点头。“对,是为父亲自将若水月杀了的。”说着,姬申决目光沉重的朝姬申罗艳看了眼。

    接收到姬申决的目光,姬申罗艳心中一紧,却也没说什么,只是缓缓的转开了自己的视线。

    “可若父王你们真的将她杀了,那为什么宫里人都在传言,说她马上就要回来了那?”一想到那个女人一旦回来,自己很有可能便会失去皇上的宠幸时,姬申欢儿就是说不出的恨。

    “绝对不可能,我是亲眼看着父王一刀砍中她,硬是将她砍下了万丈深渊。她是绝对不会还有命活着回来的!”姬申决还未来得及开口,姬申麟就几步上前,坚决的回答。其实他也只是看着姬申决一刀砍向了若水月,也看见她掉下了万丈深渊,可他却根本不知道,在姬申决的刀气即将砍中她的时候,是她为了躲避刀气,自己掉下去的。可就因为见姬申决的刀气太过霸道,凶猛,再加上若水月掉下去后,刀气还在对面的石壁上留下了那么大的一个痕迹,故而他自然而然想到的就是若水月受重创后,掉下去的。

    松开姬申决的手,姬申欢儿迟疑了片刻后,又开口冲姬申麟问道。“可那为什么众人都说她要回来了那?而且皇上今儿一大早就出宫亲自迎接她去了!”

    闻言,姬申麟阴邪的一笑。“简单,也许夏侯夜修的确是去接若水月那个贱、人去了,但他接回来的却未必就是一个活人。”

    姬申欢儿猛的一惊。“难道皇兄的意思是???”

    “没错,夏侯夜修去接回来的,只能是她若水月残缺的尸首。”在受了重伤的情况下,掉入万丈深渊,姬申麟相信,此时的若水月定早已被摔的是粉身碎骨了。

    闻言姬申欢儿是长长的松了口气。“呼。。。若真是如此,那我就放心了!”

    “恩,若水月已死,而你现在又深得夏侯夜修的宠爱,你要抓住时间,争取在明年为夏侯夜修生个大胖小子。只要你一旦有些夏侯夜修的孩子,我们就可以。。。”借用冷訾君浩的法子,从而掌握南拓国的大权。

    只是姬申麟后面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姬申罗艳给打断了。“行了,既然没什么大事,我们也该回去准备回国的事了。”说罢,姬申罗艳脸色不悦的瞥了眼姬申麟。这傻小子,明知道欢儿深爱着夏侯夜修,居然还和她说他们的大计。要是被她知道,他们会在她有了夏侯夜修的皇子后,就设法杀了夏侯夜修的话,那这丫头还不要坏了他们的好事啊!

    接收到母亲责怪的目光后,姬申麟牵强的扯了扯嘴角,急忙转开了自己的视线。

    “你们要西泠?将我一个人留在那儿?”听说他们要走,姬申欢儿就有些不悦了。

    姬申罗艳点点头。“没错,冷訾君浩都已在数日前离开,若我们几人还一直赖在南拓的话,定会引起夏侯夜修的不满。而且若水月,倪诺儿这两个强敌都为你除去了,所以我们决定,我们还是先回去好了!再说了,你皇兄身后西泠皇上,他也有他的事要处理不是?”

    其中的道理她怎么不懂,可一想到要她自己一个人留在异国,她还是有些不愿意。“可是母后,你们难道就。。。”

    “好了!你现在也都不是孩子了!”姬申欢儿撒娇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姬申罗艳给打断了。她又何其舍得那!但。。。

    “母后说的对,欢儿你现在可都已经是别人的妃子了,怎么还能如此的依赖家里人那?你也是时候该学着长大了!”拍了拍姬申欢儿的肩,姬申麟是一脸宠溺的笑道。

    看着他们母子三人眼中流露出的感情,姬申决面具下的眉,却紧紧的蹙了起来。同样的血脉,却是不同的待遇,不同的结局。

    “公主,不好了,不好了。。。”这时姬申欢儿在西泠的贴身宫女清莲急冲冲的跑了进来。

    闻言,姬申欢儿没有开口,倒是她身边的姬申罗艳眉头一蹙,一脸不悦的冲清莲训斥道。“莽莽撞撞,没规矩了吗?教了你多少次了,要叫泠妃娘娘。”

    看着姬申罗艳,清莲惶恐的点点头。“是,奴婢知罪!”

    “行了,说吧!究竟出什么事了?”冷冷的白了眼清莲后,姬申罗艳这才又开口问道。

    “是,是皇上将月贵妃给接回来了!”惶恐的看了眼姬申罗艳后,清莲这才急忙回话道。

    闻言,姬申欢儿眉头一紧,扯着嗓子就喊道。“什么?这么快?他们现在到哪儿了?”

    “回娘娘的话,现在他们都已到了宫门口,其他殿里的娘娘也都过去迎接去了。娘娘你看你是否也过去???”

    “呸!她若水月算什么东西,居然要本宫去迎接她?不去。。。”清莲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姬申欢儿一脸不屑的否决了。

    “不,你一定要去。不光你要去,我们也都要去。”眸光一转,姬申罗艳一副若有所思的开口道。

    惊愕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姬申欢儿不悦的问道。“这是为什么啊?”

    “我们毕竟是客,而若水月目前可是皇宫中最有身份权位的女人,如同皇后!我们前去那里礼仪。至于你,你可别忘了,你现在可是夏侯夜修的妃子。”

    “那又怎么样?反正我才不去。”扯了扯嘴角,姬申欢儿是一脸的不屑。

    “你个笨丫头!怎么?这么快难道你忘了,若水月现在可是一个死人了,都这个时候,你还和一个死人斗什么气那?”白了眼自己的女儿,姬申罗艳是一副恨铁不成的摸样。

    冷哼一声,姬申欢儿还是一脸的不情愿。“她活着的时候我都没将她放在眼里,更何况她都死了,我才不要去迎接她那!”

    忍着想要发火的冲动,姬申罗艳又开始向姬申欢儿分析道。“你。。。谁说你是真的去迎接她的了,你这去迎的可是夏侯夜修对你的宠爱!若水月死了,夏侯夜修现在心情必定很难过,而若你在这个时候在他身边安慰他,照顾他,关心他,你说他会怎么看你?”

    “对啊!这我怎么没想到?”闻言,姬申欢儿是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回头就冲清莲吩咐道。“快,快伺候本宫梳妆换衣。”

    “还梳什么妆,换什么衣啊!你再这样磨磨唧唧的,这大好的表现机会可就被后宫别的女人给夺走了。”看着自己的女儿,姬申罗艳是一脸的郁闷。明明是自己亲生的,怎么这脑子一点都不像她那?

    “哦,对对,我们立马就过去。”说着姬申欢儿急急忙忙的就随姬申罗艳几人走了出去。

    这时没人知道,其实比起姬申欢儿,姬申决更不愿意前去。因为他真的不想去看若水月那残缺不全的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