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玄殿前的广场上,夏侯博轩带着大批侍卫太监宫女早早的就恭候在此了。

    随后,各宫妃嫔也不甘落于人后的纷纷恭候在此,等候着那个让她们嫉妒的女人!冷訾残月。只是这么多女人中,又有那个是真心实意想要欢迎她回宫的那!

    “看看!母后说的没错吧?这后宫之中除了你,那个女人不是早早的就恭候在此了?而你居然还。真是个笨丫头!”冷冷的撇了眼众妃嫔,姬申罗艳转过头,神色阴冷的冲姬申欢儿责怪道。

    “好了母后,我都知道了!”蹙了蹙眉,姬申欢儿是一脸的不耐烦。

    “所以说,你以后还是好好的像。。。”

    “皇上驾到——”

    姬申罗艳的话被一声悠长又中气十足的通报声打断了。

    顿时,玄殿前除夏侯博轩及其姬申决父子和姬申罗艳外,众人是纷纷下跪,远远看上去,就像巨大的浪花缓缓朝远方拍去。

    “恭迎皇上,月贵妃娘娘————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广场上几百人同时喊道,顿时响彻云霄。

    下一刻,便见夏侯夜修踩着锦绒小梯下来了。

    目光凌厉的在众人脸上扫过,在看到姬申决等人的时候,夏侯夜修的目光再那一刻明显的冷了几分。

    “平身!”虽然只是简单的两个字,但众人也听得出他夏侯夜修此时的心情不好。于是都老实的呆在原地,静静的看着他。

    他心情不好,再加上半晌不见若水月的身影,姬申欢儿此刻便已料定若水月是真的死了,而他夏侯夜修也正是因此而在伤心难过。于是缓缓上前,挽上夏侯夜修的手臂,一副善解人意的劝住道。“皇上,你也别太难过了,臣妾想姐姐在九。。。”泉之下,三个字都还没说完,一抹蓝色的身影便突然冲马车里钻了出来。

    在看到若水月的瞬间,姬申欢儿的两眼在瞬间睁的几乎都快要凸了出来。不敢相信的愣在原地,半天回不了神。

    而此时的姬申罗艳等人脸上也都是说不出的惊愕。怎么会?怎么会?她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现在?

    见若水月出来,夏侯夜修不动声色的推开姬申欢儿挽在自己手臂上的手,急忙上前,亲自将若水月从马车上扶了下来。

    夏侯夜修的这个举动,对旁人来说无疑就是一个深水炸弹,深深的震撼了众人的心扉。他可是皇上啊!居然,居然。。。

    缓缓上前,若水月目光同样凌厉的在众人脸上扫过,最后终于在姬申欢儿脸上定了下来。“妹妹刚似乎还有什么话没有说完吧?”说着若水月绝世倾城的脸上勾勒出妖娆而又魅惑的笑容。

    闻言,姬申欢儿是猛的从难以置信中抽回思绪。“啊?什么?”面对若水月突然的问题,姬申欢儿心中是猛然一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不是说她死了吗?为什么现在又好端端的出现在这儿?

    “不知妹妹为何让皇上不要难过?怎么?难道是宫里出了什么事不成?”阴冷的盯着姬申欢儿,若水月却又明知故问道。

    “不,不是的,宫里没出什么事。”心虚的看着若水月,姬申欢儿急忙摇摇头。

    “哦?”眨了眨眼睛,若水月却又一脸疑惑的冲姬申欢儿问道。“那妹妹又为何要让皇上不要难过?还有你那没说完的话,什么叫,臣妾想姐姐在九?九什么?是九泉之下吗?”说道最后时,若水月的声音明显的冷了许多。

    看了眼若水月,又看了眼姬申欢儿,夏侯夜修就那么静静的站在一旁,什么话都没有说,完全一副与己无关的模样。她想怎么样,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只是在他决定带她回宫的时候,他便早已经想好了。只要她玩的不要太过了,她想怎么玩,他都随她。

    被若水月这么一说,一旁的妃嫔们顿时是议论纷纷:

    “就是,好端端的,她为什么要让皇上不要难过?还有她没有说完的话,一听就知道,是九泉之下嘛!她口中的姐姐,指的是月贵妃娘娘吗?”看着姬申欢儿,许昭仪阴阳怪气的说道。

    “那还用说,谁都知道皇上是去月贵妃娘娘去了,她口中的姐姐除了月贵妃还会是谁?”说完,顾书兰又推了推安含烟,意味深长的冲她眨了眨眼睛。

    无奈的看了眼顾书兰,安含烟还是幽幽的开口道。“那她这不是明摆了,是在咒贵妃姐姐吗?”

    “未必,依我看,既然她会这么说,其中定有什么原因。否则她也不会在见到月贵妃后,像是见到了鬼一般。”冷冷的看了眼若水月,林云裳突然阴深深的笑了起来。

    “哦?云妃的意思是?难道。。。”

    许昭仪还想要说什么,可在对上若水月阴寒的目光时,立马就将嘴边的话硬吞了回去。

    有些话,点到即止,说白了,那还有什么意思?她若水月又还怎么继续玩下去?

    听闻她们的议论,尤其是林云裳的话后,姬申欢儿心虚的不由的开始颤抖起来。

    “妹妹,你还没有回答本宫的话那?”盯着姬申欢儿,若水月又开口问了一句,只是在叫到妹妹的时候,语气不由的加重了几分。

    被若水月妹妹两字惊的又是一颤,姬申欢儿畏惧的看着若水月,可就是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看着眼前的状况,一旁的姬申罗艳和姬申决只是紧紧的拧这眉,却丝毫没有要上前帮忙的意思。毕竟此事关系重大,若他们上前帮忙,那若水月那个女人定会将那事怀疑到他们头上。这刺杀‘友国’贵妃之事,可还真不是可以开玩笑的。搞不好,会彻底的激怒夏侯夜修!那后果可真就。。。

    只可惜比起他们,姬申麟就明显的没那么沉的住气了。

    他快步走上前,一脸不悦的盯着若水月,冷冷的讽刺道。“月贵妃,你还不是南拓国的皇后那!可这架子端的。。。啧啧啧。。。”

    闻言看着姬申麟,若水月不怒反笑了起来。“西泠皇帝,你的脚未免伸的也太远了些吧!我南拓国后宫之事,什么时候轮不到你西泠国皇帝来插手了?”

    “你。。。”闻言,姬申麟顿时大怒,可碍于夏侯夜修的面子,也不好真的发泄出来,只是狠狠的瞪着若水月。“可你别忘了,欢儿他可是朕的皇妹,我西泠国的公主!”

    “那又怎么样?她既然嫁来了南拓,那她就是我南拓国的人!”此时的若水月也丝毫不给姬申麟半点面子。

    被激怒的姬申麟,此时丝毫不顾及自己西泠皇帝的身份,对着若水月就忍不住的吼了起来。“那又怎么样,朕将她嫁来南拓,可不是为了让她来受你这个女人的罪的。”

    姬申麟此话一出,不光夏侯夜修的眉头在瞬间蹙了起来,就连姬申决夫妻俩,脸色也在瞬间沉了下去。哎!这兄妹俩真的是。。。

    若水月不屑的冷哼一声。“你将她嫁来我南拓究竟是为了什么,你我心知肚明。”只是说这番话的时候,若水月的分贝明显的低了许多。

    “你。。。”闻言,姬申麟的心在瞬间被提了起来。难道这女人真的什么都知道了?

    “还有,本宫现在可以清楚的告诉你,只要我国皇上一日没有立她人为后,那执掌后宫的就依旧是本宫,而对于后宫的赏罚那是本宫我的事。所以本宫希望西泠皇帝你还是少管闲事为妙。”说着,若水月脸上的笑意时更加的浓郁。姬申麟,姬申决,你们全家对我做过的事,我是绝对不会这么算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