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怒视着若水月,姬申麟是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似乎直到这一刻他才意识到什么,只是复杂的看了眼姬申欢儿便气愤的退到了一旁。

    冷冷的看了眼姬申麟,若水月也不再理会他,而是又一次将矛头指向了姬申欢儿。“泠妃,你还没有回答本宫的话那?”这次可不再是妹妹了。

    见若水月连自己的皇兄都不放在眼里了,姬申欢儿的心更慌了。扯了扯嘴角,终于开口道。“那是,那是因为,因为本宫。。。”

    “放肆,在本宫面前,你有什么资格称本宫?”姬申欢儿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若水月突然厉声给打断了。

    被若水月这么一吼,姬申欢儿更是吓的不轻,身子也不受控制的不停的颤抖起来。而泪水,也随之流了出来。“臣,臣妾知错了!”

    “那好,本宫问你,你究竟错在哪儿?”错?是自称上?还是与她父兄合谋至她于死地上?

    “是,是。。。皇上。。。”就在姬申欢儿不知所措的时候,夏侯夜修再一次进入了她的视线,只见她突然委屈的看着夏侯夜修,随即就一头栽进了夏侯夜修的怀里,伤心的哭了起来。

    见状,若水月的脸色在瞬间沉了下去,而眉头也紧紧的拧成了一团。该死的,居然想要靠夏侯夜修?

    看了眼怀中的女人,又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姬申决夫妻俩,原本不想理会的夏侯夜修迟疑片刻后,终还是转过头,若有所思的冲若水月开口道。“也许真是的月儿你误会欢儿了,若朕没有记错的话,朕好像有将你遇刺,坠崖一事告诉过欢儿。可能是刚欢儿没有见你下马车,便以为你真的出什么事了,所以才。。。”说到最后时,夏侯夜修看若水月的眼神也变的有些小心翼翼起来。因为不用想也知道,她将会有如何反应。

    然而事实却出乎夏侯夜修意料,若水月没有太大过激反应,只是微微挑了挑眉。“果真如此?”

    迟疑几秒后,夏侯夜修还是点点头。“恩!”

    没料到夏侯夜修在这个时候会帮姬申欢儿,在听到他的回答后,姬申决夫妻俩是不由的松了口气。不过。。。照这样看,夏侯夜修应该是真的迷上欢儿了!否则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出言帮欢儿说话了。恩!这可是好事啊!

    “那本宫问你的时候,你为何不直言?”只是目光深邃的看了眼夏侯夜修,若水月的视线又落在了姬申欢儿的身上。

    因为夏侯夜修的维护,此时的姬申欢儿也已经不再那么畏惧若水月。抬起头,怨恨的看了眼若水月,姬申欢儿缓缓的开口道。“因为欢儿之前答应过皇上,关于姐姐遇刺,坠崖之事,绝对不能让第二个人知道。而现在这里这么多人,所以欢儿才不敢如实告知的。”

    哼!你姬申欢儿倒是挺会见风使舵的嘛!

    “哦?看样子的确是本宫误会你了!只是,以后你说话也动动脑子,聪明点!害的本宫还以为那些刺客是你们的人派去的那!”尽管如此,对于她姬申欢儿,若水月依旧没有什么好脸色。毕竟这事实究竟如何,她心里可是清楚的很。

    “你。。。是,臣妾知道了!”若水月的言下之意就是骂她笨,她怎么会听不出来。想要骂回去的,可因为眼前的状况,她也只有硬是将这口气咽了回去。

    虽然若水月骂自己的女儿笨,这点让姬申罗艳有些不满,可想到她并没有将刺客之事怀疑到他们身上,这点让她还是不免宽心了不少。否则若真和她若水月硬碰起来,以他们现在的境地,还不一定能占到什么便宜。

    看了眼夏侯夜修怀中的姬申欢儿,又看了看若水月,姬申决是不由的叹了口气。真的是差太多了!

    “行了!若没什么事,就都散了吧!本宫乏了!”不理会众人,若水月只是冷然的甩了一句,就在夏侯博轩安排的一行人的跟随下离开了。

    见若水月就这么走了,其他前来迎接她的妃嫔,虽有不满,可却也不敢说什么,便也都散了。

    “你也回去休息吧!朕晚些时辰再去找你。”轻轻的推开怀中的姬申欢儿,夏侯夜修一副若有所思的开口道。

    闻言,前一刻还一脸苍白委屈的姬申欢儿,脸上顿时染上了一片羞涩。“恩,那欢儿等你哦!”

    夏侯夜修点点头。“行了,朕知道了!”

    不舍的看了眼夏侯夜修,姬申欢儿这才一脸愉悦的随姬申决等人离去了。

    离开时,姬申决和姬申罗艳都不由的朝夏侯夜修投去一深邃的目光。

    “皇兄,你的伤势怎么样?没事吧?”待众人都离开了,夏侯博轩这才走上,担忧的冲夏侯夜修问道。要知道,从得到他们遇刺,坠崖的消息后,他这颗心就没有一刻安生的。虽然随后接到皇兄的飞鹰传书,可没见他们人,他还是觉的不大放心。

    夏侯夜修摇摇头。“现在已没什么大碍了,对了,云杰那小子人那?”似乎直到这个时候,夏侯夜修才发现从回来开始就一直没有见到夏侯云杰人。

    “我也不知道,从昨晚开始就一直没有再见到过他人了。皇兄,你信上说要带月,月贵妃直接去南阳,可为何又突然决定回来了?”

    一提到此事,夏侯夜修的脸色随之又沉了下去。“你还说,还不都是你们干的好事。”

    “厄?皇兄你何出此言?”怔了怔,夏侯博轩是一脸不解的问道。

    “何出此言?朕问你,一夜七郎究竟是怎么回事儿?”看着夏侯博轩,夏侯夜修没好气的问道。

    “厄??这,这皇兄,你又是怎么知道的?”若没记错,可没有人告知过皇兄这有关一夜七郎的事儿啊!

    “朕是怎么知道了?哼!朕想除了朕,这整个皇宫就没人不知道一夜七郎的事儿的。若非月儿的人,飞鹰传书给她,告知此事,朕还真不知道,你们这几个家伙。。。”

    不等夏侯夜修将话说完,夏侯博轩便一脸惊愕的打断了他。“飞鹰传书?月贵妃居然也用飞鹰传书?”

    夏侯夜修点点头。“是啊!知道的时候,朕都还有意外,毕竟这训一只鹰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没想到她居然还。。。行了,你少给朕转移话题,说,一夜七郎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反应过来,夏侯夜修又冲夏侯博轩质问道。

    “呵呵。。。意外,意外,这完全就只是个意外。因为那夜,我喝多了,将早已安排过人的事儿给忘记了,所以又。。。又间接的给安排了几人。”

    狠狠的白了眼夏侯博轩,夏侯夜修没好气的说。“你还有脸说,就是因为你这一夜七郎之事,逼的朕不得不。。。以后记住了,办正事儿的时候别喝酒。”话说到一半,夏侯夜修猛的想到什么,于是急忙停了停,转开了话题。和月儿之前的事,还是不要让他们知道的好。

    抓了抓头,夏侯博轩呵呵笑了笑,点点头。

    “行了,告诉云杰,两个时辰后,你们一块到御书房来找朕,朕有事要给你们安排。”说完,夏侯夜修转身就朝前走去。

    “皇兄,你这是要去鸾凤殿吗?”这时夏侯博轩突然叫住了夏侯夜修。

    回过头。“是啊!怎么了?”

    “我和你一块去。”也不管夏侯夜修同不同意,夏侯博轩迈出脚步就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