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与此同时,在通往后宫的青石路上,三妃并肩而行,其后两米外,是小心翼翼随行的宫女们。

    一路上三个女人谁也没有开口,都一脸心事的摸样。

    “你们说,若。冷訾残月遇刺之事,会不会和姬申欢儿有关?”终于顾书兰忍不住的打破了沉默。只是在提到若水月名字的时候,明显的停了一下后,便急忙换来一个称呼。之前君浩就吩咐过她,绝对不让夏侯夜修知道冷訾残月其实就是当初的若水月,否则会坏了他的大事的。而这宫里人口复杂,还是注意点为妙。

    抬眸看了眼顾书兰,林云裳淡淡的吐了一句。“那是肯定的,否则姬申欢儿在殿前也不会说出那番大不敬的话来。”

    “可不是说,是因为皇上事先就给她透露过此事吗?”其实刚她也怀疑过姬申欢儿,可一想到皇上的话,她又觉得如此大的事,皇上应该是不会包庇维护她的。

    闻言,安含烟冷冷一笑。“皇上究竟有没有透露过此事给她,其实也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

    “是啊!若真的是皇上将此事透露于她的,你认为以她姬申欢儿的性格,会被冷訾残月吓成那副摸样吗?”挑挑眉,林云裳幽幽的附和道。

    听她们这么一分析,顾书兰是一脸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的也是,像姬申欢儿那自以为是的女人,若非真的做贼心虚,也绝对不会被冷訾残月吓的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哎!以冷訾残月的脑子居然没注意到这一点,还那么轻易的就放过了她,真是可惜啊!否则如此一幕好戏早已开始上演了。”

    冷然的瞥了眼顾书兰,林云裳缓缓摇了摇头。“可惜?才不可惜那!你以为连我们都能看的出来的事,她冷訾残月会真没看出来?”

    顾书兰怔了怔,有些疑惑的问道。“那她为何还???”

    “她那是在等时机,等一个能彻底搬到姬申欢儿的绝佳时机。那种情况下,若冷訾残月真的执意追究下去,很有可能会惹怒皇上的。毕竟皇上的意思已经那么明显了,就是在维护姬申欢儿。”目光闪了闪,林云裳淡淡的解释道。

    这时三个女人完全没有注意到,在她们前方几步的转角处,一女人正站在那里,将她们的对话是一字不漏的听了进去。

    她们前面说的不错,只是最后分析的这点错了,根本不是她在等什么绝佳时机搬到姬申欢儿,而是她若水月在放长线钓她姬申欢儿背后的大鱼。

    闻言,顾书兰的两眼一亮。“这么说的话,那冷訾残月和姬申欢儿岂不是。。。”

    “没错,她们的斗争是真正的开始了。”顾书兰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安含烟给接了过去。

    “既然如此,那我们是不是又该要选择往那边站了?”

    安含烟长长的叹了口气。“站?这次可就不那么好选择了。”

    “有什么不好选的,当然是选择冷訾残月了。以姬申欢儿的脑子,那是冷訾残月的对手啊!”顾书兰理所当然的开口道。当然这不是其中一个原因,还有一原因是她若水月现在对君浩还有利用的价值。

    幽幽的看着顾书兰,林云裳摇了摇头。“姬申欢儿是没有脑子,可你别忘了,她背后还有一个宠她的皇兄西泠国的皇帝,及其深藏不露的摄政王妃。姬申欢儿斗不过冷訾残月,可却也不代表那摄政王妃也斗不过冷訾残月啊!而且重点,冷訾残月现在身怀龙种,一旦生下皇子,那后位还不非她莫属?若我们再帮着她,一旦等她做大,那岂不是又一个倪诺儿?到时候我们的日子也好不到哪儿去。”

    “云妃说的没错,再加上姬申欢儿现在夜夜隆恩圣宠,冷訾残月就算真想要动她,也未必动的了啊!”这时安含烟点头附和道。

    “这么说,你们两人一致选择姬申欢儿?”蹙了蹙眉,顾书兰若有所思的开口问道。其实若光站在她妃子的角度上,她们的分析不无道理。可若站在君浩的大业上看,那她可就不认同了。

    眉头一挑,林云裳直接开口否决道。“不,我们选择站中间。”

    “厄?”闻言,顾书兰不禁有些愣住了。站中间?这后宫之中,真有中间可站?

    “对,无论她们俩谁坐大,我们都占不到半点的好处,还不如坐山观虎斗,她们斗得越厉害越好,最好是两败俱伤,而这样,我们才有机会坐收渔利!”说到这儿时,安含烟的眼中明显的闪过一抹阴狠之色。

    看了眼安含烟,顾书兰不再说话,只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虽然随着她们的步伐,她们的声音是越来越小,可安含烟最后的话还是一直不漏的传入了若水月的耳朵里。

    缓缓从转角处走出来,看着她们远去的身影,若水月不怒反笑了起来,只是笑的格外的阴邪。坐山观虎斗?就凭你们三儿也配?

    收回视线,若水月冷笑着转身便朝鸾凤殿的方向走去。可没走几步又返了回来,往玄殿走去。被这三个女人搞的,她都差点忘了,她之所以返身回来可是要去找夏侯夜修,问他究竟命人将上月她们安排到哪儿去了。

    之前在回宫的路上,她已向夏侯夜修询问过上月她们的情况。夏侯夜修告诉她,她们出事没多久,夏侯云杰就亲自带人赶了过去,将她们都带了回来,至于具体情况他也不知道。

    其实对于上月他们中毒,若水月倒也不怎么担心,因为为了以防万一,凡是她若月楼的月使和星使,她几乎都为她们每人准备了一瓶护心丸,并命其必须随身携带。护心丸虽然不能解百毒,但却有一个极大的优点,那就是无论多凶猛的巨毒,只要在中毒后服下护心丸,便能保证在一个月内,克制巨毒攻心,从而拖延时间,等待救助。只是这护心丸有利也有弊,弊便是在护心丸克制巨毒攻心的同时,会令服毒者浑身无力,直到体内的毒被解。所以若水月真正担心的是,姬申决父子是否在趁他们中毒的时候伤过他们。

    刚没走几步就迎来了夏侯夜修和夏侯博轩。

    “月儿?”见到若水月,夏侯夜修不禁惊讶的唤了声。她怎么返回来了?

    “我忘了问你,你命人将上月她们安排在哪儿了?”也没有多想,若水月张开就冲夏侯夜修问道。

    “上月?”怔了怔,夏侯夜修转过头就冲夏侯博轩问道。“你将他们安排在哪儿了?”其实他也只知道人是被带回来了,具体的他也不知道,毕竟他也是刚回宫。

    “都在云轩殿!”夏侯博轩答道。

    “那他们现在情况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别的外伤?”见夏侯博轩回答,若水月转过头就不放心的直接冲他问道。

    夏侯博轩摇摇头。“皮外伤倒是没有,只是都中了毒。不过说来也奇怪,什么解毒的法子都给他们试过了,可他们却全都依旧浑身无力,连坐也坐不起来。”

    听夏侯博轩这么一说,若水月反而松了口气。因为她清楚,那是护心丸的药效起的作用。等她看过上月他们的具体状况后,会根据她们血液里的毒,调配解药的。

    “知道了,我这过去看看他们。”说了句,若水月转身就往云轩殿走去。

    “等等,我和你一起去。”说着夏侯夜修迈出脚步,急忙就跟了上去。

    “那我也去。”见状,夏侯博轩迟疑了片刻也急忙跟了上去。

    云轩殿

    在夏侯博轩的带领下,若水月直接来到了上月暂住的房间门前。

    咚咚,咚咚。。。

    “上月,是我,我进来了!”虽然清楚上月因护心丸的作用,浑身无力根本起不了床,但若水月还是敲了敲们,冲里面的上月唤了声。毕竟上月是女子,而她身后却还跟着两个大男人。

    咯吱一声,若水月就直接推开了房门。

    当房门推开的瞬间,若水月顿时就惊呆了,右脸在这一刻止不住的抽搐了起来。

    而她身后的夏侯夜修和夏侯博轩看到眼前的画面也是不由的一愣。这是什么情况?

    房间里,夏侯云杰正手忙脚乱的穿着衣服,而他身后的床上,上月如同一具没有灵魂的娃娃般静静的躺在上面,只是睁大着眼睛,没有丝毫的反应。

    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三人,让夏侯云杰心里是猛的一慌,可此时此刻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赶紧退到一边将自己身上凌乱的衣物穿戴整齐。

    收回夏侯云杰身上的视线,看着此时的上月,若水月的眉头顿时紧紧的拧成了一团。“上,上月。”忍着颤抖的心,若水月良久才心疼的唤了一声。

    没有任何的反应,上月依旧保持着她先前的动作,眼睛睁的老大,死死的盯着一处。

    一时间若水月有些苍白的脸上是一片阴沉,而拳头也不知在何时紧紧的握成了一团。虽然什么都没有问,可眼前两人的反应却说明了一切。

    身后,察觉到若水月隐忍的怒火,夏侯夜修和夏侯博轩对视一眼后,急忙对夏侯云杰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赶紧找机会先溜。要知道这女人在发怒的时候,可是什么解释都听不进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