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无奈的看了眼自己那两兄弟,夏侯云杰却并没有如他,他们所示意的那般赶紧溜走。只是一脸懊恼又自责的站在若水月的面前等待着她发话。

    紧咬着下唇,若水月却依旧保持着沉默,可目光却死死的落在了夏侯云杰的身上,那样摸样似乎恨不得将其抽筋扒皮。

    若水月的沉默,和她眼中的怒火,让夏侯云杰的心在瞬间被提到了喉哝,是一种说不出的难受,毕竟在此时此地面对的是她。

    而身后,夏侯夜修和夏侯博轩更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依若水月的性格,她可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云杰的啊!若她要是对云杰动了杀机的话,那可真是大事不妙了。

    迟疑片刻,夏侯夜修终于还是忍不住的开口了。“厄,那个,云杰!你和博轩随朕来一下,朕有要事和你们,们。。。”

    话还未说完,若水月突然猛的转过头,目光冰冷的怒视着夏侯夜修,顿时惊的夏侯夜修硬是将剩下的话给吞了回去。

    见状,夏侯博轩终于也忍不住的上前劝道。“那个,月贵妃,其实你。。。”

    “你也给我闭嘴。”夏侯博轩的话还未说完,便也被若水月厉声给打断了。

    怔怔的盯着一脸怒火的若水月看了几秒,夏侯博轩是一脸无奈的退到了夏侯夜修的身后。如实光荣而艰巨的任务还是皇兄顶上去好了。

    “我等会儿再找你算账。”一把推开站在自己面前的夏侯云杰,若水月阴冷的甩下一句后,便快步的朝上月走去。

    刚在上月的床边坐下身若水月便像是想到了什么,猛的转过头,对着门口处就是一阵咆哮。“都给我滚出去。”

    闻言,门口的三兄弟是明显的一愣,似乎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要知道他们三人可都是南拓国位高权重之人啊!尤其是夏侯夜修,还是南拓国的皇帝。别说这小小的云轩殿,就连整个南拓都是他的。可她若水月居然还叫他。。。滚!?

    面面相觑一番后,下一秒夏侯三兄弟却还是都退了出去,最后夏侯云杰甚至还‘体贴’的为她们将房门上。

    回过头,看着上月脖子上,肩上,锁骨上,那一道道清晰的吻痕,齿痕,若水月漆黑的眸中顿时燃起熊熊火焰。夏侯云杰,夏侯云杰这该死的家伙!

    然,只是眨眼间,那熊熊的火焰又硬是被若水月压了下去。现在还不是找他夏侯云杰算账的时候。

    心疼的看着上月,若水月声音有些颤抖的开口道。“上,上月,是我,我,我回来了!”

    这几年,上月跟着她风里去雨里来不知多少次徘徊在死亡的边缘,也都从未有过她如此这般模样。可现在却因为夏侯云杰那家伙而。。。

    虽然上月脸上没有丝毫的反应,可在听到若水月的话瞬间,她毫无焦距的眸中在这一刻明显闪过一抹光芒。

    “没,没事儿的,一切都会过去的。”忍着自己开始有些哽咽的声音,若水月又开口安慰道。话是这么说,可若水月心里却明白,她们这些古代女子将名节看的比自己命都要好重要。不像她,当年在面对这种事时,却只当自己是被狗咬了一口。

    没有反应,更没有开口,上月依旧动也不动的保持着原有的动作。

    “想哭,就哭出来吧!别,别憋在心里面。。。”顿了顿,若水月温热的手在这个时候轻轻的抚摸上上月微凉的脸。也许只有让上月哭出来,她心里才会好过些吧!毕竟没有眼泪,那藏在心底的痛,才是最痛的。

    闻言,上月依旧没开口,却在这一刻缓缓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见状,若水月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上月是好,只能紧蹙着眉头,心疼的看着她。

    比起屋里的沉默,屋外却明显的热闹了许多。

    看了眼那紧闭着的房门,夏侯夜修的视线终于又落到了夏侯云杰的脸上。“说吧!究竟是怎么回事?”

    夏侯云杰还未来得及开口,就被夏侯博轩给接了过去。“皇兄,这还用问吗?这不已经是明摆着的事儿了吗?三皇兄见人家上月姑娘长的漂亮,就把人家姑娘给。。。”

    “你小子这是怎么说话那?是皮又痒了是吗?”夏侯博轩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夏侯夜修厉声打断了。

    闻言,夏侯博轩顿时就不满的反驳起来。“什么啊!我说的这可是事实,若不是如此,人家上月姑娘会是那个样子吗?”

    “你。。。”一时间夏侯夜修被夏侯博轩反驳的是一阵语噻。虽然他也不愿意相信,可事实的确就是如此。只是,他还是不相信云杰是会做出那种事的人。毕竟以云杰的条件,他是缺女人的人吗?光他知道的,就不下余十多人,更别说还有他不知道的了。

    “三皇兄,不是我这个做皇弟的说你,这世间比上月姑娘漂亮的女人多了去了,你碰谁不好,怎么就偏偏去碰了她了那?难道你不知道她是若水月的人吗?”见夏侯夜修不再说话,夏侯博轩又是一脸郁闷的冲夏侯云杰说责怪道。毕竟刚若水月那副要杀人的样子是真的吓坏他了!

    要是换成平时,夏侯云杰早跳起来将他收拾一番了,可现在。。。不得不承认,这次的确是他的错,人家清清白白的姑娘就这么被他给。。。

    “而且看上月的样子,她似乎被。。。”

    “你臭小子究竟有完没完啊?”夏侯博轩还想说什么,可夏侯夜修却已经开始不耐烦了,抬起头对着他就厉声吼道。

    扯了扯嘴角,夏侯博轩还是忍不住的回了一句。“我也想完啊!可是看若水月刚的样子,这事儿还真就完不了!”

    “你。。。”虽然夏侯博轩的话让他很不爽,却也正是他所担忧的,的确,以若水月那女人的性格,这事儿一时半会儿还真就完不了。若这事儿换在别人身上,那对他们来,那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儿。可现在。。。

    “哎!”无奈的叹了口气,夏侯夜修的视线又落在了夏侯云杰的身上。“你到是给个话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好端端的你没事儿来云轩殿做什么?”

    “皇兄,这不是已经明摆着的事儿了吗?三皇兄来云轩殿肯定就是为了人家上。。。”

    “夏侯博轩,你信不信,你再敢跟朕多一句废话,朕一定将你一脚将你踹出去?”眯着眼盯着夏侯博轩,夏侯夜修危险冲他问道。

    张了张嘴,夏侯博轩似乎还想要说什么,可对着夏侯夜修凌厉的目光,他也只能紧紧的闭上了自己的嘴。他相信他这个皇兄还真的能说到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