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收回目光,夏侯夜修又一次向夏侯云杰询问道。“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朕相信你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做出这等糊涂事儿的。”

    “皇兄。。。”夏侯夜修的话让夏侯云杰心中一暖,有些感动的唤了声。

    “行了,其他感动的废话少说,说正经的,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只是一眼,夏侯夜修便猜到了夏侯云杰想说什么,于是眉头一蹙打断了他。现在他没有心情听他的废话,毕竟要是不赶紧弄清事实真相,等若水月一出来,那不出事才怪那。

    一说到此事夏侯云杰的眉头顿时就紧紧的拧成了一团。一声叹息后,夏侯云杰这才缓缓道来。“昨晚,我原本准备到御书房将早上的奏折给批了,可哪知我刚到御书房,就见一个黑衣蒙面人从里面跑了出来,于是我想也没想的便追了上去。”

    “你和他交过手了?”听到这儿夏侯夜修不由的问了一句。

    夏侯云杰点点头。“恩,和对方过了多十多招。”

    挑了挑眉,夏侯夜修一脸若有所思的开口道。“能和你过上十多招?看样子这黑衣人还有些能耐。然后那?”

    闻言,夏侯云杰又继续回忆道。“在十三招时,他被我击中一掌后,就又逃了。而我也是为了追他,才到了云轩殿的。”

    “这么说,那个黑衣人逃进了云轩殿?”说话间,夏侯夜修的双眼已微微的眯了起来。

    夏侯云杰摇摇头。“没有,他只是路过云轩殿上方而已。”

    “哦?那你又为何会在云轩殿停了下来?还跑去了上月的房间?”

    又是一声叹息后,夏侯云杰这才又开口道。“原本我也没想过要在云轩殿停下来的。只是在碰巧路过上月姑娘房间的时候,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和瓷器破碎的声音。因为担心出什么事,再加上,此时黑衣人早已消失在了夜色之中,于是我就停下来,走了进去。一进去我便看见上月姑娘趴在地上,而她的手也被瓷器划伤了手。一问才知道,原来她是喝口想水,可没想到因为浑身无力,不但杯子没拿稳,就连她整个人也一不小心掉下了床,而手也被地上的碎片给划伤了。”说到这儿时,夏侯云杰却突然停了下来。

    “然后那?”见状,夏侯夜修不由的又问了一句。

    “然后,然后。。。”一时间对于后面的事情,夏侯云杰却有些不想要再讲下去了。

    看出夏侯云杰的心思,夏侯夜修双眼一眯,却不给他这个机会。“继续给朕说下去。”

    无奈的盯着夏侯夜修看了片刻后,夏侯云杰这才又缓缓开口道。“然后,然后我就将她扶了起来,为她包扎伤口。原本一切都是好好的,我也没想过要轻薄上月姑娘,可当我无意间看到她那如脂的肌肤时,我就突然感觉自己快要着火了一般,再抬头,出现在眼前的已不再是上月姑娘了,而是。。。”这一刻,看着夏侯夜修,夏侯云杰却突然不敢将那个女人的名字念出来了。

    “而是什么?”见夏侯云杰吞吞吐吐的样子,夏侯夜修眉头一紧,疑惑的问道。

    眸光一转,迟疑几秒后,夏侯云杰这才又缓缓的回忆起来。“而是,而是一个美若天仙的赤、裸、女人,在对我。。。那一刻我只觉自己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脑海中只有的一个想法,那就是。。。最后具体怎么样了,我根本没有丝毫的印象。再次清醒过来,看到的就是我和上月姑娘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而上月一直都就是你们看到的那副摸样,无论我怎么问她,她都不理我。再后来,你们就来了。。。”

    “美若天仙的赤裸、女人?中间发生的事,你真的没有丝毫的印象?”这一刻,夏侯夜修心中似乎已有了答案。

    点点头,夏侯云杰一脸窘迫的说。“恩,我最后只记得自己将她压在身下,然后就真的什么记忆都没有了。”

    “都将人家压在身下了,你还想有什么记忆?”就在这时,一旁的夏侯博轩终于忍不住的吐了一句。

    闻言,原来脸色就不悦的夏侯云杰是猛的转过头,脸色阴沉的冲夏侯博轩就没好气的甩了一句。“臭小子,换成是你,你和你府里的侍妾欢好的过程你总记得的吧!”而他那?

    歪头一想,夏侯博轩还是不由的点点头。“这倒也是。。。那难道是?”

    “难道?你是中了类似媚药之类的毒?”夏侯博轩的话还未说完,夏侯夜修的就一脸深沉的接了过去。

    怔了怔,夏侯云杰摇摇头。“厄?应该不会吧?这可和中了媚药后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啊!”

    闻言,夏侯博轩顿时便有些急了。“都现在了,你还管他什么感觉一不一样的?而且皇兄不是都说了吗?只是类似而已。”

    “恩!博轩这话说的不错!”难道夏侯夜修没有打断夏侯博轩的话,反而还附和的点点头。毕竟现在比起知道事情的真相,他们还是更关心如何让夏侯云杰脱身。

    夏侯云杰眉头一紧。“你们两不会是想要我对月???”

    “没错,我们就是要你这样对她解释,说你中了黑衣蒙面人的媚药,所以才会失控的对上月姑娘做出那等事儿的。”看了眼身边的夏侯夜修,夏侯博轩不可否认的点点头。也许只有这样,三皇兄才能有幸逃过这劫,否则这后果。。。啧啧啧!还真不敢想!

    “怎么?在你们仨眼中,我冷訾残月就是如此好被唬弄的吗?”夏侯博轩的话刚说完,一个清冷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

    闻言,三个男人的心在瞬间一紧,都愣愣的站在原地,半天不愿转过身,去面对身后的女人。

    无奈的蹙了蹙眉,最后还是夏侯夜修率先转过了身,一脸赔笑的看着一脸危险的若水月。“月儿,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其实云杰这事儿,的确是有内情。”

    “内情?哼!究竟是不是内情,你们仨心里最明白不过了。”狠狠的白了眼夏侯夜修,若水月没好气的开口道。

    “月儿,话也不能这么说啊!云杰是什么样的人,难道你还不明白那?”扯了扯嘴角,看着眼前的若水月,夏侯夜修是一脸的无奈。

    “明白是明白,但也不能保证他没有犯错的时候。就好比这次!”说着,若水月又狠狠的白了眼夏侯夜修。他心里打的什么如意算盘,她又怎么会不懂那?

    连接到若水月几个大白眼,让夏侯夜修很是不爽,可眼下这种情况下,他却也只能当什么也没有看到。

    闻言,一旁的夏侯博轩也忍不住的转过了身。“你这话就不对了,犯错也是要分大小的。像我皇兄这样,小事都很不会犯的人,又怎么会去犯如此大事那?而且就算会犯,他也范不着去碰上月啊!毕竟这皇宫里面比上月漂亮的女人可多了去了,他用的着。。。”话还未说完,便对上了若水月那想要杀人的目光,而这时夏侯博轩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看了眼夏侯博轩,又看了眼若水月,夏侯夜修突然有种想要撞墙的冲动。这傻小子真的是他的亲弟弟吗?这种情况下,他怎么能说得出这番话那?云杰现在要是真有个什么,那也一定是被这傻小子给害的。

    “你刚说什么?”眉头一挑,压着自己的怒火,若水月冷冷的冲夏侯博轩反问一句。这该死的家伙,什么叫做他也范不着去碰上月?毕竟这皇宫里面比上月漂亮的女人可多了去了?上月都被夏侯云杰那混蛋害成那样了,他夏侯博轩居然还说能说出这番风凉话来!

    “我,我,你就当我刚什么话也没有说。”心虚的看着若水月吐了一句,夏侯博轩就急忙的退到了夏侯夜修的身后去了。看样子,现在他还是不要去惹她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