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闻言若水月也懒得再和他多扯,只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便又收回了视线朝夏侯云杰看去。“这事儿,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无奈的叹了口气,夏侯云杰终于缓缓抬起头,看向若水月。“我想我们先前的对话,你应该是听到了的。可既然你并不相信我,那我再解释又有何意思那?”

    眉头一挑,若水月的目光在听到夏侯云杰这番话后,明显的暗了许多。夏侯云杰的话不假,其实从他向那两兄弟讲述昨晚经过的时候,她便听到了。只不过比起药物作用,其实她更愿意接受,是因为夏侯云杰真的喜欢上了上月,一时情不自禁才导致了现在的后果。而绝非一场意外,一点药粉就让上月失去了她女子的清白,且还失去在一个并不爱她的男人身下。

    目光危险的盯着夏侯云杰看着片刻,若水月终于在一声叹息之后,收起了自己眼中的刺。“是,我是不相信你。”当然,更多的是不愿意相信。

    无奈的摇摇头,若水月转身就朝院门外走去。

    见状,夏侯夜修和夏侯博轩是不由的松了口气。她走了,是不是说明云杰这下没事了?而她也并没有要杀云杰的意思?是他们误会她了?

    两人的大气还没松完,下一刻便又再次吸了回去,而心也在瞬间被提到了喉哝。只因刚出去的若水月这时又突然转身回来了,而且她此时手中还紧握着一把透着寒光的利剑。

    眉头一紧,夏侯夜修急忙拦了上去。“那个,月儿!有事好说,你又何必动刀动剑的那?而且你现在身怀六甲,这要是不小心伤了孩子可怎么办啊!”说着夏侯夜修伸手就欲从若水月手中将她的剑给夺过去。

    “给我走开。。。”见夏侯夜修是又拦她又是夺剑的,若水月的脸色一时间是更加难看,抬起头对着夏侯夜修就没好气的吼了一句。

    “好了,月儿,乖!听话,将你手中的剑给我。”不理会若水月的气话,夏侯夜修只是一脸笑意的冲若水月哄道。

    “不要再让我说一遍,给我滚开!”面对夏侯夜修的笑脸,若水月是拭目无睹,对着他又是一声咆哮。这一刻她完全的忘记了眼前的男人不光是她的男人夏侯夜修,更是这皇宫的主人,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

    被若水月这么一吼,夏侯夜修的脸色也在瞬间沉了下去。“滚开可以,但你要告诉我,你拿着剑想要做什么?”这一刻夏侯夜修的语气也明显的冷了下去。

    眉头一挑,若水月反问道。“你认为我拿剑会做什么?”说着直接越过有些发愣的夏侯夜修就朝夏侯云杰走去。

    随着若水月的脚步,一旁的夏侯博轩的心是越跳越快,上前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

    而夏侯云杰就那么愣愣的站在原地,完全没有丝毫要闪躲的意思。毕竟不管是什么原因,都不可否认的是,他真的毁了上月姑娘的清白,而他也的确该得到他应有的惩罚。

    来到夏侯云杰面前,若水月神色复杂的盯着他迟疑了片刻后,终于还是缓缓的举起了手中的利剑。

    然而就在若水月的剑即将刺入夏侯云杰身体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夏侯夜修极其冰冷的声音。“冷訾残月,你不要忘了,你不过就只是朕后宫的一个妃子。而他夏侯云杰,是朕的亲弟弟,我南拓国的南伊王。岂是是你想杀就杀的!”

    闻言,若水月的剑在瞬间停了下来。缓缓转过头,若水月有些不敢相信的盯着一脸冷漠的夏侯夜修。“你刚说什么?”她不过就只是他后宫的一个妃子?一个妃子而已?

    注意到若水月眼中那一闪而过的忧伤,夏侯博轩的眉头是不由的一紧,随即一脸担忧的朝夏侯夜修看去。皇兄刚那话会不会太重了些?

    直视着若水月那漆黑的双眸,夏侯夜修又阴冷的开口道。“别说云杰这事不是他故意的,就算是他故意的,朕也绝对不会允许你伤他丝毫。”是的,不管是曾经,还是现在,甚至以后他都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伤他丝毫的,就是他心爱的女人也绝对不行。

    “皇兄!”夏侯夜修的话让夏侯云杰的心里是一阵温暖。从小到大,皇兄的保护亦是如此。无论他和博轩犯了多大的错,皇兄都绝对不会允许别人伤他们丝毫。他曾经常说的一句便是,他自己的弟弟犯了错,亦有他这个做哥哥来惩罚,用不着别人插手,而他也绝不会允许别人插手。不光对别人,就连对他们那个无情的父皇也是如此。只是皇兄似乎忘记了,现在他在保护他的同时,却会伤了他心爱的女人的。

    深沉的看了眼夏侯云杰,若水月的目光又落在了夏侯夜修的脸上。“这么说,无论他是对是错,最后的结果对你来说都没差是吗?”

    夏侯夜修不可否认的点头道。“没错,别说他只是碰了你的人,就算他碰了全天下的女人,只要朕不点头,任何人也休想伤他丝毫。”

    闻言,若水月不由的冷冷一笑。“是吗?既然如此,我也没有再为他查血验毒的必要了。”

    “你说什么?难道你刚才拿剑只是为了取血验毒?”听若水月这么一说,夏侯夜修是不由的一惊。而这一刻他似乎才意识到自己刚的话似乎对她来说真的重了一些。

    “我只是不愿相信他,却不代表我会冤枉他。若他真的是中了媚药之类的毒,只过了一晚,那他的血液中便定还会残存些毒素。”盯着夏侯夜修若水月一脸阴冷的回复道。

    一时间不光夏侯夜修,就连夏侯云杰和夏侯博轩也是一脸惊愕的盯着若水月。看样子,他们三人都误会她了。

    “厄?我还以为你是想要。。。”

    夏侯夜修的话还未说完,若水月就冷冷的打断了他。“想要杀了他为上月报仇是吗?放心,我有自知之明,我清楚我自己不过就只是你夏侯夜修偌大后宫之中的一个妃子而已。处罚王爷这等事儿,我没有资格,更没有这个胆量。皇上!”在最后喊皇上的时候,若水月明显的加重了语气。

    一声皇上,让夏侯夜修的心是猛然一颤。他清楚,因为他点名身份地位的话,伤到她了,所以她生气了,而且是非常的生气。

    “厄,那个,月儿,我,我其实。。。”

    “皇上还是对臣妾自称朕吧!这样臣妾才能更好的时时刻刻的铭记自己不过就是皇上后宫之中的一个‘妃子’而已。”夏侯夜修想要解释的话还未说完,便再一次被若水月不留情面的给打断了。可他不会知道,在听到他说,她不过就只是他后宫之中的一名妃子时,她的心在下沉,在破裂。妃子,换句话来说,她就是他众多妾氏中的一员而已。一直以来她都自以为自己对他来说是与众不同的,可现在看来,一切不过都只是她自作多情而已。

    “月儿,你别这么说,我根本就不是那个意思,我刚只是因为急了,自己没有。。。”

    “臣妾身体不适,就先行告退了!”不给夏侯夜修解释的机会,若水月冷冷的吐了一句,转身就朝门外走去。

    看着若水月离去的身影,夏侯夜修张了张嘴还想要说什么,可想想最后还是选择了放弃。她在气头上,他现在说什么也都只是枉然。

    看了眼若水月离去的方向,又看了看夏侯夜修,夏侯博轩犹豫了半晌才一副小心翼翼的冲夏侯夜修唤道。“皇兄。”

    “做什么?”收回视线,夏侯夜修没好气的甩一句。

    “那个,我们现在又该怎么办?”

    重重的叹了口气,夏侯夜修一脸不悦的说。“还能怎么办,等会儿云杰你还是取些血水,让博轩给若水月送去,看看你究竟是不是真的中了媚药之类的毒。顺便再问问她,究竟是什么毒。”

    “为什么是我?这种时候我才不要去那!”想也没想,夏侯博轩就不满的拒绝道。若水月现在心情肯定不好,这种时候去,他绝对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的。

    闻言,夏侯夜修的眉头顿时就蹙了起来。“你说我们仨,除了你,谁又适合去那?别忘了,若水月根本就不知道我们知晓她真正身份一事。而若我们不知道她真正身份,又何从得知她会毒一事那?若朕和云杰拿着血水去,那不就是在告诉她,我们知道她身份一事?”

    “啊!?”话虽如此,但夏侯博轩还是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去找若水月。

    “你啊也没用!此事你想去也得去,不想去也得去。”此时夏侯夜修是一脸的认真。

    无奈的扯了扯嘴角,夏侯博轩点点头。“知道了!对了,那上月又怎么办那?要派人将她送回鸾凤殿吗?”说着夏侯博轩不由的转身朝上月的房间看了眼。

    被他这么一问,夏侯云杰和夏侯夜修也不由的朝房间看了眼。

    “行,那你就命人将她给送回去,也许。。。”

    “依我看,没这个必要了,喏,若水月已经派人来接她回去了。”夏侯夜修的话还未说完,夏侯云杰便突然开口打断了他。

    闻言,夏侯夜修和夏侯博轩不由的转过头,朝门外看去。

    只见,几个宫女缓缓的走了进来,而他们身后,是几个抬着轿子的太监。

    夏侯三兄弟都认识他们,也都清楚他们并非真正的宫女太监,而是她若水月偷偷带进宫的人。

    “奴婢(奴才)见过皇上,见过南卫王,南伊王。”看着上月房门前的三兄弟,‘宫女太监’急忙上前行礼道。

    “行了,都免礼吧!你们都是那个殿的人?来这里做什么?”看着几人,夏侯夜修明知故问道。他是认识他们,可这点他们却并不知道,所以这戏还的继续演下去。

    闻言,其中一名‘宫女’缓缓走上,恭敬的回禀道。“回皇上的话,奴婢们是鸾凤殿的人,奉我家娘娘之命,来接上月姐姐回去的。”

    夏侯夜修点点头,神色漠然的应了声。“恩,知道了,你们去吧!”

    恭敬的冲夏侯夜修弯了弯腰,几个宫女就率先走了进去。

    见状,夏侯博轩不由的冲身边的两个皇兄开口道。“皇兄,我想我们还是先走吧!不然等会儿上月姑娘出来,大家看到了尴尬。”说着,夏侯博轩偷偷的撇了眼一旁的夏侯云杰。

    “博轩的话说的在理,我们还是先走吧!”夏侯夜修赞同的点点头。

    没有拒绝,只是在离开前,夏侯云杰不由的朝上月的房间看了眼。她现在一定恨死他了吧?

    兄弟三人刚踏出云轩殿,一抹黑影就迅速的从他们眼前闪过。见状,三人相互对视了眼,下一刻便纷纷提起内力朝黑影追了上去。

    距离云轩殿不远处的大树上,若水月一脸清冷的盯着追随黑影而去的夏侯三兄弟。他们不会知道,其实那黑影监视的并非他们三兄弟,而是她若水月。只不过因为她刚回宫,还有很多事情没有搞清楚,一时间不好动手,所以才将这麻烦引了过来,交给他们三兄弟解决。只是没料到这三兄弟的反应如此之快,她不过刚将人引了过来,那人便已被他们给发现了。

    距离云轩殿不远处的大树上,若水月一脸清冷的盯着追随黑影而去的夏侯三兄弟。他们不会知道,其实那黑影监视的并非他们三兄弟,而是她若水月。只不过因为她刚回宫,还有很多事情没有搞清楚,一时间不好动手,所以才将这麻烦引了过来,交给他们三兄弟解决。只是没料到这三兄弟的反应如此之快,她不过刚将人引了过来,那人便已被他们给发现了。

    当然,现在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她要知道究竟是谁在监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