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是夜,一弯朦胧的月亮正林蝉翼般透明的云里钻出来,闪着银色的清辉。

    鸾凤殿后面的莲阁内,若水月正在命人为上月准备着沐浴的热水。

    看着如同洋娃娃般没有灵魂的上月,若水月绝美的脸上是说不出的担忧和心疼,她真的怕上月会因此而一蹶不振。她还如此的年轻,她绝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从此都活在黑暗之中。

    “主子,热水都准备好了!”一个星使走了上前,恭敬的对若水月说道。

    看了眼星使,若水月点点头。“恩,为上月脱衣沐浴吧!”

    “是!”应了声,该星使转身就随同另一个星使来到上月面前,准备为她脱衣。

    然而星使的手刚解开上月的腰带,就被上月突然伸出的手给制止住了。可从始至终上月的脸上都没有丝毫的神色,依旧双目毫无焦距的盯着一处。

    “主子。。。”见状,星使不由的转身冲若水月唤了声。

    闻声看来的若水月在看到眼前的状况时,有些无奈的蹙了蹙眉。“行了!还是我来吧!”说着若水月缓缓的来到上月面前。

    “上月,是我,现在我要为你脱衣服洗澡,你要乖乖的好吗?”看着上月,若水月弯了弯嘴角,很是温柔的哄了一句。

    说完见上月半晌没有拒绝的意思,若水月这才亲自伸手为上月慢慢的褪下她身上的衣服。

    当上月的身子完全暴露在眼前的时候,若水月还是不由的紧蹙起了眉头。不为别的,只为上月浑身上下那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痕迹。若非早知道这些痕迹是他们。。。留下的,她定会怀疑上月是不是遭受到了谁的虐待毒打。否则再怎么激烈也不至于会留下如此。。。等等,这伤痕?难道?

    这一刻若水月似乎想到了什么,她那如此星辰般美妙的黑眸中突然呈现出一抹凌厉的狠辣。

    若水月突然的神色吓的一旁的星使们是大气也不敢出一个。似乎都不明白主子为何会突然如此生气。

    “你们都先退下吧!我会照顾上月的。”收回思绪间,若水月也已收起了眼中的狠辣,淡淡的冲星使们吩咐道。

    “是!”应了声,星使们便纷纷都退了出去。

    褪下自己身上的衣物,若水月扶着上月小心翼翼的走入了那洒满花瓣的浴池之中。

    坐在温热的水中,若水月拿着涂了沐浴蜜汁的毛巾温热的为上月擦拭清洗着身子。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很轻很轻,似乎怕自己一不小心就弄疼了她。

    从身子到头发,再从头发到身子,无论若水月如何清洗,上月都始终没有半点的反应。就连若水月一不小心将水弄到了她的眼睛里,她却连眼睛都未曾眨过一下。

    她的沉默和麻木,若水月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梳理着上月乌黑的头发,目光流转间,若水月突然轻轻的开口道。“上月,之前你不是在见过我曾经摸样的装扮时,问过我,为何曾经那副摸样的我会成为夏侯夜修的月妃吗?”说完若水月不由的抬头朝上月看了眼,见她依旧没有丝毫的反应后,若水月无奈的扯了扯嘴角又缓缓开口道。“那时我之所以不愿意告诉你,是因为当时的我还不能从其中的羞辱中走出来。但现在,可以了,只是不知道你还想不想听?”虽然明知道她不会有任何的反应,可若水月还是满怀希望的朝她看了眼。

    收回视线,看着上月的黑发轻轻梳理的同时,若水月低了低眸,淡然起唇道。“五年前,我因为被夏侯博轩拒婚羞辱后,一头撞在了他南伊王府前的石狮子,险些丢了性命。为此我原本要上阵打仗的老爹,断然拒绝了夏侯夜修带兵打仗的要求。那个时候夏侯夜修刚登基不久,地位还不稳固,所以在打仗方面还需要依仗我家老爹。为此,便请了当时我贵为太后的姑妈出面,举办了一场名为赏花宴,实为道歉宴的宴会。想要借此让我家老爹消气,从而带兵上阵打仗。但宴会都还没有结束,我却突然中了一种名为日月的蛊毒。要知道该日月蛊毒是没有解药,而唯一能救我性命的办法,便是让练就修天神功的男人为我以身解毒。你也是知道的,修天神功每一代只传一人。也就是说当时世间除了夏侯夜修便没有人能救的了我的性命了。”说到这儿,若水月突然停了下来,无奈又苦涩的笑了笑。似乎这一刻的她又回到了五年前的那一幕。

    一声叹息后,若水月又缓缓的开口道。“你也见过我当时的样子,是那么的丑陋不堪,而他夏侯夜修,可是南拓国高高在上的皇帝啊!你说要他以自己的身体来给我解毒,他会有如何反应?具体过程我是不知道的,但一觉醒来,我除了失去了身为女子的清白外,我面对的还有他及其冷漠的羞辱。是啊!像我那么丑陋的一个女人,又怎么可能会得到他半点的怜惜那?他身为皇帝能‘舍身如此’救我一命,并因此册封了我为月妃。若换做别的一些女人,也许早就该偷笑了吧!只可惜。。。当时听着他的羞辱,痛的不光是我的身子,更是我的心。尽管心里难过的要死,可那个时候我却依旧选择了活着,因为我绝对不允许自己为那层膜,那个男人的羞辱而放弃了生存的意义。那根本就不值得!”直到此时若水月似乎都能清晰的记起他夏侯夜修当时眼中的嫌恶,和自己那刻强撑的笑容。

    这时若水月丝毫没有注意到,上月原本毫无焦距的双眸此时在她的话语中在慢慢的聚集着光芒。

    “虽然你和我都是在意外中失去了身为女子的清白,可与你相比,我似乎还要悲催些吧!毕竟夏侯云杰并不讨厌你,也不嫌恶你。更不会在完事后,冷漠对你的同时还对你说着羞辱的话语。而我那??身为女人的自尊都险些被他夏侯夜修给践踏的。。。呵呵,更悲催的是,我居然还会在多年以后的今天,爱上那个曾经羞辱我,嫌恶我的男人。这样的我真的很犯贱对吧?”说道最后,若水月似乎都已经快要忘记了自己说这些的目的,反而自嘲的笑了起来。

    就在若水月陷入自己的悲哀中的时候,她前面的上月却突然缓缓的转过了头,满眶泪水的看着她。“主,主子。。。”

    绝美的脸上是悲哀的笑,若水月冲上月摆了摆手。“你不用安慰我,事到如今还能有什么。。。上月!”感伤的话还未说完,若水月就猛的从自己的悲哀中抽回了思绪,一脸惊喜的冲上月唤了声。

    看着若水月眼角的泪水,上月一脸自责的说。“主子,对不起,若不是因为我,你也就不用再去揭自己的旧伤疤。”其实还在夏侯云杰身下的时候,她便已放弃了一切,更放弃了生存。因为失去了清白让她有种比死还要难受的痛。可当主子悲哀,心酸,苦涩,还有自嘲通过她微微颤抖的声音传入耳朵里的时候,她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原本已经在慢慢死去的心,却在瞬间因为主子的曾经而痛的活了过来。是啊!主子在经历了那么多痛苦的曾经后,都能坚强的活了下来。她为什么就不能那?而且和主子相比,她真的已经算是很幸运了。起码在第二天早上夏侯云杰醒来的时候,他不但没有丝毫的抱怨,甚至还不停的向她道歉,关心她的情况,哪怕从他醒来后她就没有理会过他。

    绝美的脸上扬起欣慰的笑容,若水月摇摇头。“不要说对不起,只要你能好好的活着,就是对我最大的歉意了。”是啊!只要上月能醒悟过来,别说只是让她痛一下,就算让她再多痛几下,她都心甘情愿。

    若水月的话让上月心中一暖。“主子。。。”轻唤一声的同时,上月已不由自主的上前抱住了若水月。“主子,我答应你,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坚强的继续活下去的。”

    “恩!”若水月点了点头!可下一刻她便想要将上月推开。只因为两个女人赤裸着身子抱在一起的感觉,让她真的有些吃不消。但回头一想到上月的心情,她也硬是将心里的这个冲动给压了回去。

    这时还沉浸在感动中的两人,似乎谁也没有注意到一旁的窗外上此刻正清晰的浮现着三个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