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窗外。

    看着夏侯夜修无比阴暗的脸色,夏侯博轩不禁有些担忧的朝夏侯云杰看了眼。示意他该怎么办?毕竟若非他硬拉着他们俩陪他一同过来偷偷的查看若水月的心情,那他们也绝对不会听到若水月那番忧伤而又自嘲的话语,而皇兄也不会因此如此的不快。

    漠然的看了眼夏侯夜修,夏侯云杰无奈的向夏侯博轩摇摇头。这个时候他那还想的出什么办法啊!他的问题都还是一团糟那!这上月虽然是不再轻生了,可他和她的事还没有了解不是吗?“那个,皇,皇兄。要不,我们还是先回去吧!”郁闷的拉着脸,夏侯博轩上前一步来到夏侯夜修的身旁,小心翼翼的张了张嘴。

    夏侯夜修那还听得见夏侯博轩的声音,他此时的全心思都落在了若水月先前的话语里面了,而脑海中闪过的也是五年前他忍辱为若水月以身解毒的画面。不得不承认,五年前,他对她真的很无情,很过分,很。。。

    见夏侯夜修不语,夏侯博轩不由的又冲他开口道。“皇兄,我看我们是不是。。。”

    “该死的!谁在外面?”夏侯博轩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屋内若水月的一声咆哮给打断了。

    闻声,夏侯夜修是猛的从回忆中回过神,低声启唇道。“博轩你留下,云杰,我们走!”

    “不要,我看,我还是和你们一起。。。”夏侯博轩拒绝的话还未说完,夏侯夜修和夏侯云杰已提起内力飞身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不和我一起走,那我自己走!”怒视着自家两个皇兄消失的方向,夏侯博轩喃喃自语的说一句,随即提起内力也打算离开。这个时候的若水月,他还是不见得好!

    然而夏侯博轩还未来得及离开,闻声而来的若水月和上月却已经出现在了他面前。

    “夏侯博轩?大晚上的你在这儿做什么?”看着站在莲阁外的夏侯博轩,若水月的眉头顿时就紧紧的蹙了起来。

    看着脸色不怎么好看的若水月,夏侯博轩不禁有些心虚的傻笑了两声。“呵呵,月儿,这么晚你们还没睡啊?”

    闻言,若水月的漆黑的两眼顿时就眯了起来,没有发怒,反而淡淡的笑了起来。“是啊!今晚月色如此之美,我们闲的没事,所以出来看看月亮。”说着若水月缓缓抬起头,朝夜空望了眼。见若水月并没有生气的样子,夏侯博轩急忙点点头附和道。“是啊!今晚的月色真的很美。”

    眉头一挑,若水月幽幽的问道。“怎么?这么说你也是出来看月亮的?”

    闻言,夏侯博轩想也没想便点头应道。“对,我也是出来看月亮的。”

    夏侯博轩的回答让站在一旁的上月是忍不住的抿嘴一笑。

    一时间若水月脸上的笑意是更加浓郁。“看月亮?看月亮?跑来我的院子里看月亮?”前一秒还一脸笑容的若水月在瞬间变脸,对着还不停点着头的夏侯博轩就是一阵咆哮。

    被若水月突然这么一吼,原来还挂着笑容的夏侯博轩在瞬间被若水月惊的是半天回不了神。

    “说?大晚上的,你来我院子里究竟是想要做什么?”此时若水月的脸色是真的给拉了下来,没好气的冲夏侯博轩质问道。

    盯着一脸怒容的若水月,夏侯博轩半晌才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那个,那个我用计偷偷取了点我三皇兄的血水,想要让你帮我看看。”说着夏侯博轩是急忙从怀中掏出一个洁白的小瓶子递给若水月。

    “用计?”没有接夏侯博轩手中的瓶子,若水月只是微微挑着眉,一脸疑惑的问道。

    见状夏侯博轩急忙点点头。“恩,我假意让他陪我练剑,然后趁他不备,借机划伤了他的胳膊,而这血。。。”

    “什么?他受伤了?”夏侯博轩的话还未说完,就见上月突然上前一步,打断了他。

    闻言,不光夏侯博轩,就连若水月也是一脸惊愕的盯着上月。似乎都没料到,她会在这个时候开始关心起夏侯云杰来了。

    两人的目光让上月突然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于是急忙理了理自己的衣领,有些窘迫的解释道。“那个,你们别误会,只不过因为我和他的账还没有算清,所以我才。。。我有些累了,先回去睡了。”话才说到一半,上月便感觉自己似乎有些越描越黑,于是急忙找了个理由溜了。

    看着仓皇而逃的上月,夏侯博轩和若水月对视一眼后,都有些忍不住的抿了抿嘴笑了起来。这丫头是做贼心虚是吗?

    “这血水,还的请你帮忙看看,看看我三皇兄昨晚的状况究竟是不是中毒引起的。”收回视线,夏侯博轩一脸认真的冲若水月说道。

    闻言,若水月这也才缓缓的将自己的视线落在了夏侯博轩的脸上。“既然只是验血,刚为什么不直说?”不知道为什么,若水月总觉得夏侯博轩的突然到来,绝对不会只是要让她验血这么简单。否则他刚为什么听见了她的声音还想要逃,而且还想要撒谎骗她?

    “这个,不是知道你今天的心情不好吗?而且皇兄之前的话也的确过分了些,我担心你见了我会更不高兴,所以才想要先来打探打探你现在的情况。可没想到刚一到就被你发现了。”看着若水月,夏侯博轩一副小心翼翼的回答道。至于先前那逃走的两人,他却实在不敢如实的说出来。否则不光那两个皇兄那关他过不了,就连若水月这关他想要过去都难。

    白了眼夏侯博轩,若水月没好气的冲他手中拿过小瓶。“在你心中,我是那么不讲道理的人吗?”

    夏侯博轩急忙摇摇头。“当然不是,只是不都说女人发起火来是什么都听不见去的吗?”

    “哦?谁告诉你的?夏侯夜修那混蛋?”闻言,若水月的两眼顿时又眯了起来。

    “厄?我可是什么都没有说的哈!”是皇兄说的没错,只是看若水月现在的样子他有胆子敢点头吗?要是若水月去找皇兄算账,那最后惨的还不是他?

    “我又没说你说了什么,你慌什么?”见夏侯博轩这样子,若水月便敢肯定,这话肯定是夏侯夜修那混蛋告诉他的。

    “我。。。”

    “好了,都这个时辰了,你还是先回去吧!等有结果了,我会通知你的。”夏侯博轩还想要说什么,可这时若水月却冲他摆了摆手,便回屋去了。

    看着若水月缓缓远去的身影,一声叹息间,夏侯博轩的目光突然变的深邃起来,而俊逸的脸上也恢复了一本正经。对她!只要能如此的在她身边看着她,保护着她,他真的就心满意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