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西格殿

    华丽的殿堂内,姬申欢儿一身粉色薄纱,若隐若现,而她更是姿态撩人的半躺在软榻之上。可人的脸蛋上有羞涩,更有兴奋。这些日子夜夜和皇上的颠鸾倒凤,真的让她是说不出的舒服和满足。而皇上在床上的花样更是千奇百怪,还有他那无人可敌的精力,真的让人想着都不由的脸红。

    “若水月?哼!你长的再绝世倾城又怎么样?最后皇上宠的还是本宫!”想到今日皇上对自己的维护,姬申欢儿更是得意的自语道。皇贵妃又怎么样?等她姬申欢儿彻底的征服了皇上的身心,到时候别说皇贵妃,就连皇后之位对她来说还不都是轻而易举的事?和她斗?她若水月简直就是在找死!

    就在这时清莲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娘娘!”

    一见清莲进来,姬申欢儿是急忙起身,一脸欣喜的冲她问道。“是不是皇上来了?”

    清莲摇摇头,回答。“不是,是摄政王爷王妃他们来了。”

    闻言,姬申欢儿的笑脸顿时就垮了下去,有些不满的蹙了蹙眉,抱怨道。“这大晚上的,他们跑来做什么?”

    “还真是有了夫婿忘了母后啊!怎么,大晚上的母后就不能来了吗?”说话间,姬申决夫妇和姬申麟已经走了进来。

    看着前来的三人,姬申欢儿虽然有些不悦,却还是急忙迎了上前。“不是的,只不过皇上说了一会儿他要过来,所以女儿才。。。”

    无奈的看了眼姬申欢儿,姬申罗艳满目宠溺的开口道。“行了,你放心吧!刚我们的探子来报,夏侯夜修这个时候还和夏侯云杰他们两兄弟在御书房商量事情那!一时半会儿还来不来!”又将姬申欢儿上下打量了一般,姬申罗艳突然转过头冲清莲吩咐道。“去,给你家娘娘先拿件衣服来!看这穿的,大冷天的你就不怕冻坏了吗?”

    “我。。。”姬申欢儿还想要说什么,可当看到自己的父王和皇兄时,最后还是将嘴边的话给退了回去。

    很快,便见清莲拿着一件衣袍跑了出来,随后又急忙为姬申欢儿披上。

    穿好衣服,姬申欢儿似乎这时才想到什么,于是一脸疑惑的冲姬申罗艳问道。“母妃,这大晚上的,你们来这儿做什么?”

    “还能为什么?还不是为了你?”说着姬申罗艳不由的转过头看了眼身旁的夫君和儿子。

    被姬申罗艳这么一说,姬申欢儿似乎更疑惑了。“为了我?我好好的为了我做什么?”

    点了点姬申欢儿的额头,姬申罗艳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开口道。“你呀!难怪若水月都骂你笨,还别说,有时候你还真是够笨的。”

    “母后,你怎么可以这么说?”闻言,姬申欢儿可有些不满了。

    “好了,好了,母后也不和废话了,母后这次前来是为了提醒你,你现在可万万不能去招惹若水月那个贱、人知道吗?尽力有多远就离她多远。”一想到此时的情况,姬申罗艳是一脸严肃的冲姬申欢儿提醒道。毕竟像若水月那般心计恶毒的女人,欢儿也绝非是她的对手。

    “这又是为什么?我现在比她还得宠,我还怕她不成?”姬申欢儿眉头一挑,一脸不屑的问道。

    “得宠又怎么样?别忘了,她现在可是身怀龙种!若你在这个时候得罪了她,而她数月后一旦诞下皇子,被册封为后的时候,你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闻言,姬申欢儿不但没有丝毫的警惕反而依旧一脸的不屑说。“她怀有龙种又怎么样?哼!我也可以怀啊!还有,既然母后你们如此的不放心,那为什么不想办法,让她无非顺利诞下皇子?若没了皇子,我看她还拿什么来和我斗。”

    “你以为母后不想吗?现在她已经回了皇宫,而且在她的鸾凤殿外,不知道有多少高手在暗中保护她,让我们根本无从下手!”一说到此事,姬申罗艳的眉头一时间邹的更紧了。

    “怎么可能,既然她。。。”话还未说完,姬申欢儿突然像是想到什么,是猛的转过头,一脸不满的冲姬申决质问道。“父王,你们不是说若水月那个贱、人已经被你们重伤后,打下悬崖已经死了的吗?为什么她今天

    又会活着回来?而且看她的样子似乎还毫发无伤?”

    姬申欢儿的语气让姬申决的眉头在瞬间蹙了起来。“怎么?这就是你作为女儿对父王应有的态度吗?”此时姬申决的语气是说不出的冰冷。

    撅了撅嘴,姬申欢儿还是忍不住的抱怨道。“我又没有怎么样,倒是父王让女儿有些失望罢了!”

    “你。。。”

    “好了,好了,她不过是和孩子,你和她计较什么。”见姬申决开始发火了,姬申罗艳急忙上前,冲姬申决劝了一句后是赶紧将姬申欢儿从姬申决面前拉了开。

    可一回过头,姬申罗艳还是有些生气的冲姬申欢儿指责道。“你也是,没规矩了吗?怎么能如此质问你父王那?”

    闻言,姬申欢儿是一脸的委屈。“人家说的也事实嘛!明明都说已经死了的人,却突然活着回来了。而且一回来还害的我,险些。。。”

    “你认为我们想这样吗?若不是她身边一直有个不知名的高手随身保护着她,你认为她真的能有命活着回来?”姬申欢儿的话还未说完,便被一旁一副心事重重的姬申决给打断了。

    “可你们不是说她掉下万丈深渊了吗?若她真的是掉下了万丈深渊,就算那不知名的高手再厉害,又如何救的了她?”很明显,这一刻姬申欢儿开始对姬申决父子俩的话有些怀疑起来了。

    “怎么?你这是在怀疑我和父王吗?”两眼一瞪,看着姬申欢儿,姬申麟突然有些发怒起来了。

    面对姬申麟的怒色,姬申欢儿不但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阴阳怪气的讽刺起来。“谁知道那?毕竟像若水月那般绝世倾城,世间少有的女人,那个男人看了不会动心?难保不是皇兄你看上了她的美色,于是一时间心软,就放了她那?然后又怕母后责怪,这才和父皇编制了如此谎话来欺骗。。。”

    啪!姬申欢儿的话还未说完,姬申麟气恼的挥起手就是狠狠的一个巴掌打在她的脸上。“不知道好歹的东西,你就一个人在这里自生自灭吧!我不管你了!”说罢,姬申麟一脸怒火的转身就走了出去。

    “姬申麟,你这个混蛋!母后,他,他。。。”

    “真不知道我姬申决怎么生出像你这么蠢的女儿。”姬申欢儿的话还未说完,姬申决便冷冷冲她甩了一句,随后便也转身离开了。

    看着先后离去的皇兄和父王,姬申欢儿怔了怔,下一刻眼泪就已止不住的涌了出来。“母后。。。”看着姬申罗艳,姬申欢儿好不委屈的唤了声。

    “你也是,你怎么能如此怀疑你皇兄他们那?而且今天你父王和你皇兄心情本来就不好,你还。。。哎!”其实对于若水月活着回来的事,姬申罗艳也深表怀疑,只是不同的是,她怀疑的并非是她自己的儿子,而是她的夫君,姬申决。但她也不敢将自己的怀疑表露出来,毕竟有些事,是她和他都不敢去点破的,因为一旦点破,无论是对他还是对她来说,都很有可能将会是万劫不复。

    “他们心情不好关我什么事?为什么要将火发在我的身上?”直到此刻,姬申欢儿也没有丝毫要悔改的意思。

    “你这丫头,看样子真的是将你给宠坏了。行了,我们离开回国就是这两天的事,你也好自为之吧!”看着自己的女儿,姬申罗艳此时也是一脸的无奈。

    “什么?这么快?皇上知道了吗?”姬申罗艳的话让姬申欢儿是猛然一惊。

    一提到此事姬申罗艳的脸色是更加不悦。“他能不知道吗?就是他夏侯夜修今日下午向我们下的逐客令。虽然没有明说,可他还不就是这个意思。”

    “什么?皇上怎么能这样?我这就去求皇上收回成命。”说着姬申欢儿就一副要冲出去的摸样。

    见状,姬申罗艳是一把就将她给拉了回来。“行了,你也别去自讨没趣了。既然他能说出来,便定不会收回去的。看样子关于若水月遇刺一事,夏侯夜修虽然在维护你,但他必定也对我们产生了怀疑,所以这才想要将我们赶走,从而更好的保护若水月母子!”姬申罗艳一副若有所思的开口道。

    “啊?若是如此,我该怎么办啊?”一时间姬申欢儿不免有些慌了起来。

    “你呀!从现在开始就老老实实的在自己的寝宫待着,别去招惹那个若水月。然后再努力为夏侯夜修怀上龙种,等你也生下了皇子,到时候你的位子这才算稳当了。知道了吗?”

    姬申欢儿不语,只是有些无奈又不甘心的点点头。就让她若水月多快活几天,等自己也生下皇子的时候,看她怎么收拾她。

    “好了,时辰不早了!哀家也该回去了。”无奈又不舍的看了眼自己的宝贝女儿,姬申罗艳这才缓缓的走出了西格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