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姬申罗艳前脚一离开西格殿,‘夏侯夜修’后脚就走了进来。

    看了眼夏侯夜修,又看了眼姬申欢儿后,清莲是急忙退了出去,并体贴的为他们将大门关上。

    “臣妾见过皇上。”因为姬申欢儿此时眼里还含着眼泪,所以这一刻她看起来格外的楚楚可怜。

    冰冷的手温柔的挑起姬申欢儿的下颚,‘夏侯夜修’目光很是暧昧的看着她问道。“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吗?”

    听‘夏侯夜修’这么一问,姬申欢儿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借机诬陷若水月,可一想要母后临走时的话,她又急忙的改了口。“是月。。。没什么,只是因为知道皇兄他们要回国了,有些不舍。”

    “好了,你也别太难过了,等又机会朕一定亲自带你回去探望他们。”说话间,‘夏侯夜修’的手已经开始不老实的在姬申欢儿的丰满上揉捏起来。

    享受着‘夏侯夜修’的抚摸,姬申欢儿还是不忘开口冲‘夏侯夜修’问道。“皇上此话当真?”

    ‘夏侯夜修’点点头。“绝对当真。只是现在可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哦!”俊美的脸上勾勒出戏谑的笑,‘夏侯夜修’伸手就一把将姬申欢儿刚穿上不久的衣袍扯了下去。

    “嗯。。。”突来的凉意让姬申欢儿忍不住的呻吟了一声。

    看着姬申欢儿粉色薄纱下,那若隐若现的丰满和黑森林,‘夏侯夜修’是忍不住的吞了吞口水,声音充满淫、欲的赞叹道。“欢儿,你好美!”

    ‘夏侯夜修’赤裸裸的目光和他的话,让姬申欢儿可人的脸上顿时是一片红晕,羞涩的发嗲的唤了句。“皇上。。。”

    身子一抖,‘夏侯夜修’急不可耐的一把扯下姬申欢儿最后的遮挡就将她直接压了在了地上。

    紧紧的贴在冰冷的大理石的地面上,可此时的姬申欢儿不但感觉不到丝毫的凉意,反而有种身子着了火一般的感觉。

    ‘夏侯夜修’埋头在她的丰满之间,大口大口的含着她的一座山峰,啧啧有声的吸舔着。

    狂乱的姬申欢儿那里受的了‘夏侯夜修’的这一招,直接投降,下面幽谷中流水如同喷泉般喷洒而出,在白色的地面上留下一滩清明。

    姬申欢儿抱着‘夏侯夜修’的头,闭目仰头享受,嘴里还忍不住兴奋发出呻吟。“嗯,嗯,皇上,皇上,臣妾要。。。”

    闻言,‘夏侯夜修’这才一把扯下了自己身上的一切束缚。可他却并没有如姬申欢儿所愿的那般直接进入她的身体,而是一把揪住姬申欢儿的头发将她往自己身下推。“含着它。”

    看着‘夏侯夜修’那黑乎乎的一片,姬申欢儿有些迟疑了,可下一刻她还是张嘴,含着他的坚硬,手还熟练的玩弄着他下面圆鼓鼓的球。她来回的含着,一边想着等会儿这东西进入她身体的感觉,不一会儿,她身下又流出了一滩水。

    ‘夏侯夜修’似乎早已摸熟了姬申欢儿的身子,看着地上的那滩水,他淫、邪的笑道。“张开下面的嘴。”

    姬申欢儿一脸淫、荡的点点头,依他所做。

    看着她湿润的幽谷,‘夏侯夜修’眼睛一眯,将姬申欢儿的身子掰了过去,让她背对着他,随后便如一只饿狼看见肉似得的扑了上去。

    “嗯,嗯,啊。。。”在‘夏侯夜修’的坚硬冲入她身子的时候,姬申欢儿发出愉快的呻吟的同时,将自己的屁股抬得高高的。

    见状‘夏侯夜修’底笑一声,扶着她的腰,就凶猛的冲刺起来。

    看着那重叠的身影,听着姬申欢儿淫、荡的呻吟,对面屋顶上,一身墨色金边龙袍的夏侯夜修是冷冷一笑。“没想到这姬申欢儿还是这般的淫、荡。”

    看了眼窗户上那重叠的身影,夏侯云杰一脸漠然的点了点头。“自从那次博轩无意间弄出了一夜七郎之后,我们每晚几乎都会派好几个人轮流去陪她。不管去多少人,这女人都不会知道累似得,玩的是不亦乐乎。”

    闻言,夏侯夜修又是冷冷一笑,随即像是想到什么似得,转过头冲夏侯云杰问道。“那派去的人,你们都信的过吗?”

    夏侯云杰点点头。“你放心吧!我们派去的都是护龙军团的将士。”

    夏侯夜修眉头一挑。“哦?你们怎么会想到派护龙军团的将士?”

    听夏侯夜修这么一问,夏侯云杰顿时就忍不住的抿嘴笑了起来。“还不是博轩那家伙。他说反正皇兄你都不要那个女人,就那么丢在哪儿怪浪费的,还不如让下面的将士们拿去找找乐子。这样一来不但替皇兄宠幸了那个女人,封住了姬申决他们的嘴。还让下面的将士们连嫖妓的钱都给剩了。”

    闻言,夏侯夜修没有丝毫的不悦,反勾起嘴角阴邪的笑了起来。“这么一来,那这女人和军妓有什么差别吗?呵呵,朕真的很想看看,当姬申决夫妻俩知道自己的宝贝女儿被当做军妓在伺候朕的将士的时候,他们究竟会有如何反应那?会不会后悔当初决定将他们的女儿送给朕?”

    “再后悔又怎么样?他们的女儿都已经这样了!”说着夏侯云杰又不由的抬头朝屋内那依旧重叠的身影看了眼。

    “呵呵,朕真的期待当一切。。。”话还未说完,夏侯夜修却突然停了下去,目光深邃而又阴冷的紧落在了一处。

    而这时夏侯云杰也注意到了西格殿大殿上方的屋顶上,正蹲着一个黑影,黑影此刻正偷偷的观看这殿内的情况。

    夏侯夜修两兄弟站的地方背着月光,所以在一片黑暗之中,而那黑影的位置却刚好在月光之下,一时间他的身形和那闪烁着精光的黑眸,是清晰的暴露在了两人的视线之中。

    见状,夏侯云杰转过头,低声冲夏侯夜修询问道。“要我去抓住她吗?”

    紧盯着黑影那双漆黑的眼睛,夏侯夜修的目光逐渐变的温和了起来。“不用了,等她看吧!她那是在确定殿里的男人究竟是不是朕那!”

    “厄?难道皇兄认出了那个黑影?知道她是谁?”闻言,夏侯云杰不禁有些惊愕的冲夏侯夜修问道。

    扯了扯嘴角,夏侯夜修有些无奈的说。“你仔细看那黑影的身形,还有她的动作。”看着黑影认真的观看着屋内的情况,夏侯夜修一时间是既高兴又郁闷。高兴是因为她的到来,证明了她是关心他,在乎他的。而不高兴也是因为她的到来同时也证明了她还是在怀疑他,不相信他。

    反复将黑影打量了几遍后,夏侯云杰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夏侯夜修。“皇兄,那黑影不会是,是若水月吧?”

    郁闷的瞪了眼还观看着殿内情况的若水月,夏侯夜修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不是她还会有谁?这女人,大着个肚子,都不知道安分一点。”

    “既然如此,那皇兄,我看我还是先走好了。”这种情况下,若还不走,那可真就是白痴了。

    “喂,你。。。”夏侯夜修的话还未说完,夏侯云杰一个转身就再次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看了眼夏侯云杰离开的方向,又看了看对面还在偷看的若水月,夏侯夜修只觉自己是一个头两个大。

    郁闷的盯着对面的若水月看了片刻后,夏侯夜修突然眸光一定,狡黠的笑了笑,转身就朝鸾凤殿的方向飞跃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