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鸾凤殿

    因为整个皇宫里的人都知道现在皇上在西格殿宠幸泠妃,姬申欢儿。所以到了鸾凤殿,夏侯夜修并未惊动门外的侍卫,而是直接飞了进去。毕竟这些侍卫都并非若水月自己的人,难保他们不会将在此刻看到自己的事说出去。

    大殿内,看着突然出现的夏侯夜修,目前负责的星使清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和惊慌。皇上?他不是在西格殿的吗?怎么突然来这儿了?

    只是一眼,夏侯夜修便猜到了该‘宫女’在想些什么。于是拉下脸,目光冷漠的盯着她。

    见状,星使清星是急忙从难以置信和惊慌中回过神。“奴婢参见皇上。”

    “起来吧!”冷冷的看了眼清星,夏侯夜修迈出脚步就朝大殿的主位上走去。这一刻他脑海中都在想象着等会儿那个女人回来了,看到他在这儿,会有如何的反应那?

    “谢皇上。”嘴里是在谢恩,可清星的目光却不停的焦急的朝殿外看去,在期盼来人的时候,她更期盼主子赶紧回来。否则这皇上要是问起来,那可就真的遭了啊!

    坐下身,夏侯夜修冷冷的冲清星问道。“你家娘娘那?”

    夏侯夜修的话刚落,清星的心就在瞬间给绷了起来,可脸上清星还是从容的回答道。“回皇上的话,娘娘她已经睡下了。”

    眉头一挑,夏侯夜修是冷冷一笑。“睡下了?”她若水月究竟有没有睡下他可是清楚的很那。

    没有看夏侯夜修的脸色,清星低着头应了声。“是的!”

    清星的话刚落,一身黑色夜行衣的若水月便突然出现在了门外。

    刚走进大殿就看见一脸冷漠又危险坐在主位上的夏侯夜修,若水月整个人顿时就愣住了,半天回不了神。他?他怎么?

    “若她睡下了,那她又是谁?”说着,夏侯夜修的目光极度犀利的落在了若水月惊愕不已的脸上。

    “厄?”不解的看了眼夏侯夜修,清星缓缓转过身朝门口看去。在看到若水月的瞬间,清星的心在瞬间被提到了喉哝。完了!

    看着若水月,夏侯夜修幽幽的开口道。“怎么?月儿喜欢穿着夜行衣睡觉吗?”

    回过神,看了眼夏侯夜修,又看了眼一满脸担忧的清星,若水月随即便意识到了什么。

    缓缓走上前,若水月并没有急着回答夏侯夜修的话,反而淡然的冲清星吩咐道。“夜深了,你也下去休息吧!”

    不安的看了眼夏侯夜修,又担忧的看了眼若水月,清星这才缓缓点点头。“恩!”应了声便退了出去。

    见清星离开,夏侯夜修也并没有丝毫要阻止她的意思,只是一脸危险的盯着若水月。

    不去看夏侯夜修不悦的脸,若水月只是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自个到了杯茶水,幽幽的喝了起来。脸上是格外的平静,可心里,若水月却在挖空心思的盘算着自己该如何像夏侯夜修解释。尤其此刻她还穿着夜行衣,这要是解释的不好,很有可能会引起夏侯夜修对她的怀疑的啊!

    “月儿,你似乎还没有回答我的话那!”见若水月半天不语,夏侯夜修眉头一紧,又开口说了句。

    闻言,若水月的视线终于无法逃脱的落在了夏侯夜修那张比太阳阿波罗还要俊美的脸上。“如果我说,我就是喜欢穿着夜行衣睡觉,你信吗?”扯了扯嘴角,若水月的声音突然变的有些小心翼翼起来。想理由,想解释,可是想了半天,她若水月此时的脑子里除了一团乱,就是一团糟。

    夏侯夜修扬扬眉,一脸危险的冲若水月轻笑道。“月儿,你说那?”

    答案是不言而明,可若水月却选择了无视。“呵呵,我认为你会信!”说着若水月绝美的脸上更是堆满了灿烂的笑容,随即还不忘附送上两道无邪的目光。然而心里,却早将夏侯夜修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

    “哦?这么说的话,看样子月儿是将我当做笨蛋了是吧?”看着若水月此时的模样,夏侯夜修心里是一阵狂笑,但面上,他还是一脸危险的盯着她。不趁这个机会逗逗她,等她想起今早的事儿后,那还轮得到他玩啊!

    夏侯夜修的声音很轻很轻,却让若水月有种无名的压迫感。

    “人家怎么敢,你可是皇上,你。。。”一说到皇上二字,若水月是猛的想起了什么,原本还温柔撒娇的语气顿时变的一阵冰冷。“臣妾不敢!臣妾不过是皇上后宫之中一名小小的妃子,就算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对皇上如此的不敬。”此时若水月绝美的脸上,那还看得见半点的笑容。

    好家伙,她差点就将这档子事儿给忘了。她都还没有去找他算账,他倒好,先来找她问罪来了。

    闻言,夏侯夜修顿时就明白他是没得玩了,于是急忙起身来的若水月的面前。一改前一刻的冷漠,笑眯眯的冲若水月开口道。“好了,好了!月儿,我就只是在和你开个玩笑而已!”

    “玩笑?皇上你的玩笑臣妾开不起!”不起看夏侯夜修那张俊逸的脸,若水月冷冷的吐了一句。

    “你这是在为我今早的话在生气吗?”夏侯夜修小心翼翼的问了句。

    “哼!”若水月没有回答,只是冷哼一声。明知故问!

    夏侯夜修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我知道我的话是重了些,可你也要知道,云杰是我的亲弟弟,我真的不可能看着你杀他,而坐视不管的。”

    闻言,若水月眉头一挑,一脸不爽的冲夏侯夜修反问道。“你那只眼睛看到我要杀他了?”

    “我两只眼睛都看到了!”夏侯夜修想也没想的就回了一句。然而一说完他就有些后悔了。

    “你。。。”若水月险些就被夏侯夜修的话给气炸了。“我那是要杀他吗?我不过就只是想要取他一点血水而已!”

    “是,这点是我们误会你了!但你也不得不承认,你那时候,无论是举动还是神情都一副想要将云杰千刀万剐的样子!”话虽然不怎么好听,但夏侯夜修的语气却明显的越了很多。事实也是如此,若非她那架势,他也绝对不会焦急的对她说出那种话的。

    眉头一紧,若水月两眼睁的老大的瞪着夏侯夜修。“这么说,这事儿还是我的错了?”

    见若水月了怒,夏侯夜修那还敢说她有错。于是急忙摇摇头,一脸真诚的说。“不,是我的错!是我没有正确的理解月儿你的用意!是我错怪你了!所以我向你道歉。”

    俗话说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尽管此时若水月真的快要气炸了,可夏侯夜修的话却让她心里的怒火一时间还真不好发泄的。

    见若水月一张小脸被他气的通红,夏侯夜修倒开始心疼起来了。“好了,好了!万事都是为夫的错!你就别再生气了!看这小脸给气的,都快要胜过红苹果了!”

    闻言,若水月不语,只是深深的吸了几口大气后,眯着眼睛,一脸危险的盯着夏侯夜修。错了?这个时候才知道错了!抱歉,晚了!

    见若水月依旧没有丝毫消气的迹象,夏侯夜修是一脸讨好的冲她哄道。“好了,月儿,这次为夫真的知道错了,为夫在这里真诚的向你道歉好吗?为夫向你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对你说出这种话了,一定。。。”话还未说完,夏侯夜修便像是想到了什么,眉头一挑,目光一撇,便突然停了下来,随后起身就冲忙的跑了出去。

    看着突然离开的夏侯夜修,若水月刚刚有些缓和的脸色顿时又沉了下去。该死的,哼!连道歉都没诚意的家伙滚了更好!

    然而就在若水月气冲冲的起身准备回房睡觉的时候,刚刚离开的夏侯夜修却又突然跑了回来。

    虽然不想要理他,可见他又跑了回来,若水月还是忍不住的挑眉问了一句。“你这是在做什么?”

    闻言,夏侯夜修想也未想便开口回答道。“没什么,就是出去看看有没有人在偷听我们谈话。”

    “厄?”若水月疑惑的看着他。

    “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个皇帝,若是被人看见我如此低声下气的向你保证,那我还不被他们给笑死啊!尤其是博轩和云杰那两个家伙,我是绝对不会让他们有看我笑。。。”话说到一半,原本还有些走神的夏侯夜修是猛的回过神,一脸懊恼又小心翼翼的看着若水月。“那个,月儿,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噗呲。。。”看着夏侯夜修此时焦急又不知所措的模样,原本还一脸气冲冲的若水月,顿时就忍不住的笑了出来。他的话她又怎么会不理解!就算是在男女平等的二十一世纪,有些男人也都不愿意让别人看见他对自己老婆低声下气的模样。更何况这还是在男尊女卑的古代,而且这家伙还是个皇帝!说实话,虽然心里有气,可刚看到他那副样子向她道歉,保证的时候,她的心里真的是暖暖的。她可从未想过,他夏侯夜修有天会那般低声下气的讨好她,为的却只是她的原谅!那感觉根本就不是皇帝和妃子,而是纯粹的老公和老婆。

    见若水月笑了,夏侯夜修顿时便感觉那压在自己心上的大石头落了下去。这说明她的气消了是吗?

    “月儿!”

    “干嘛?”闻言,若水月没好气的问道。

    若水月的语气让夏侯夜修心中刚落下去的大石头顿时又压回了心上。“你,你不是都不生气了吗?”

    “我什么时候告诉过你,我不生气了?”话是这么说,其实究竟还生不生气,也只有她若水月自己心里清楚。

    “我。。。”看着若水月,夏侯夜修突然有种前所未有的无力感。想他夏侯夜修堂堂的一国之君,什么大风大浪没有遇见过,而现在,居然被她一个女人给弄得。。。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