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看着夏侯夜修那张英俊的脸,一幕幕缠绵的画卷突然无声的从若水月脑海中翻过。对了!她怎么将这事给忘了!

    “我问你,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若水月没好气的问道。一想到夏侯夜修和姬申欢儿那缠绵的画面,若水月的脸色一时间比先前还要难看阴沉。

    怔了怔,夏侯夜修是一脸莫名其妙的反问道。“厄?我为什么不会出现在这儿?”

    “哎呀!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还在西格殿和姬申欢儿正在嘿咻的吗?为什么又会突然出现在我的鸾凤殿?”她可是明明记得她离开西格殿的时候,他们都还光着身子在地上奋力作战那!而一眨眼的功夫,他夏侯夜修居然就已经出现在了这里,还比她先到。

    听她这么一说,夏侯夜修这才想起了那档子事儿。

    “是谁告诉你,我在西格殿的?又是谁告诉你,我和姬申欢儿在嘿咻的?”眉头一挑,忍着自己心里想笑的冲动,夏侯夜修一脸漠然的反问道。

    “这还用谁告诉我吗?我可是亲眼看到你和姬申欢儿在。。。”话还未说完,若水月便已经意识到了什么,随即脸色一变赶紧闭上了自己的嘴。该死的,这么一说不就明白的告诉了他,自己大晚上的没有睡觉,就是穿着夜行衣去西格殿偷看他和姬申欢儿嘿咻了吗?

    夏侯夜修两眼一眯,幽幽道。“这么说你刚穿着夜行衣出去,就是为了去看我和姬申欢儿是不是真的在嘿咻的?”答案早已明了,只不过。。。

    闻言,若水月漂亮的右脸是忍不住的一阵抽搐。“那个,那个,我,我。。。没错!我就是去西格殿偷看你和姬申欢儿是不是在嘿咻了。怎么样嘛?”前一秒还吞吞吐吐有些不知所措的若水月,眨眼间便已变了脸,一副挑衅的盯着夏侯夜修反问道。

    “呼!你现在这副样子,我敢怎么样?”看着若水月,夏侯夜修一脸憋屈的回了一句。

    看着夏侯夜修此时的模样,若水月的嘴角是忍不住的弯了下。可随即又眯着眼一脸危险的冲他质问道。“怎么?你这话的意思是说我很凶,像母夜叉是吗?”

    闻言,夏侯夜修急忙摇摇头。“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们月儿是如此的温柔、善良、贤惠、怎么可能会像是母夜叉那?”眨了眨眼,夏侯夜修俊美的脸上硬出挤出一片‘灿烂’的笑容。

    忍着想笑的冲动,若水月看着夏侯夜修幽幽的甩了一句。“马屁精!”

    “我。。。”马屁精?他?夏侯夜修?谁知道他那番话,是他抛下了多少颜面才说出来的,可这女人居然。。。一时间夏侯夜修只感觉自己快要被这女人给气疯了!

    “行了,少说废话,你都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话那!”不等夏侯夜修将话说完,若水月便淡漠的打断了他。

    “想知道答案?”看着若水月,夏侯夜修是一脸郁闷的问道。

    “废话,不想知道答案我问你做什么?”想也没想,若水月就直接吐了一句。

    闻言,原本就很憋屈的夏侯夜修,此时是更加不爽了。“可我现在就是不想要告诉你了!睡觉!”没好气的甩了一句,夏侯夜修转身就朝内殿屋内走去。

    看着朝屋内走去的夏侯夜修,若水月眨了眨眼,是一脸的哭笑不得。不是吧!说生气就生气?这家伙怎么翻脸比翻书还要快啊?而且既然生气了,为什么还要睡在她的床上啊?这算什么啊!?想到这里时,若水月已经不由的跟了进去。“喂。。。我说夏侯夜修你家伙是不是。。。”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便立马招到了夏侯夜修的一阵白眼。

    不再理会若水月,夏侯夜修只是自顾自的脱了衣服,倒头就睡。

    看着夏侯夜修的身影,若水月郁闷的吐了口气。难道真的是她太过火了?那要不要去哄哄他?哎!管他的,睡觉!

    上床后,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若水月便没心没肺的睡着了。可她身边的夏侯夜修却睁着眼睛,翻来翻去就是难以入眠。

    眯着眼看着身边睡的正香的若水月,夏侯夜修的肚子里的气是一股接着一股。没良心的女人,她生气,不高兴了,他都知道道歉哄她高兴,可她那?明知道他不爽,不但不管他,自己还呼呼睡着了。哼!若不是看在她怀有身孕的份上,他今晚一定会将她狠狠的吃干抹净,一解他的心头之怨的。

    次日

    若水月是睡到日山三竿才从美梦中缓缓醒来,而此时身边哪里还有夏侯夜修的人影。

    “主子,你醒了?”若水月刚坐起身,便见上月端着一盆热水走了进来。

    看着上月,若水月不由的蹙了蹙眉。“你怎么来了?你身上的毒都还未完全的清除,也不知道好好的休息!”昨天因为上月情况特殊,无奈之下,若水月只能用以毒攻毒的法子,让上月能暂时的行动。

    “主子你放心吧!我没什么事儿!”上月淡淡的扯出一抹笑容。

    若水月无奈的摇摇头。“你呀!自个儿还是注意点,我会尽快配制出醉梦的解药的。”

    “恩!”上月带你点头。

    “哦,对了,夏侯夜修那家伙是什么时候走的?”瞅了眼身旁那空荡荡的床位,若水月若有所思的冲上月问了一句。

    “大概半个时辰前吧!怎么了吗?”见若水月此时的样子,上月不由的问了一句。

    若水月摇摇头。“也没什么事儿。”其实她是想问上月,夏侯夜修走的时候,脸色是不是还很难看?可想想还是算了!

    “这还真是奇怪。。。”这时上月像是想到了什么,歪着头喃喃自语了一句。

    “奇怪?什么事儿奇怪?”若水月不禁的问道。

    看着若水月,上月并没有急着回答若水月的话,反而冲她问一句。“主子,那个皇上昨儿夜里是在鸾凤殿就寝的对吧?”

    “对啊!怎么了?”

    “可为什么,西格殿的探子今儿早来报,说皇上昨儿夜里一直都在西格殿宠幸姬申欢儿那?”此时上月是一脸的疑惑。

    “你说什么?昨儿夜里夏侯夜修一直都在西格殿宠幸姬申欢儿?开什么玩笑,他昨晚明明就鸾凤殿,绝对不可。。。”

    “难道说,是我们在西格殿的探子有误?”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便被上月一脸怀疑的给打断了。

    “不,我看此时定有内情!”这一刻,若水月突然想到了昨儿夜里的事,原本还在西格殿和姬申欢儿颠龙倒凤的夏侯夜修,却突然出现在了鸾凤殿!难道?在西格殿的并非夏侯夜修本人?

    “主子,要去问问皇上吗?”

    闻言,若水月想也没想便否决道。“不要!”这个时候去找他?结果不用想也知道。毕竟昨天他可是。。。罢了!现在她可是还有更重要的事儿要做那!

    只是疑惑的看了眼若水月,上月却并没再多问,只是上前伺候若水月洗漱更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