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用过午膳,若水月同上月和清星交代了些事情,便去了密室房间研究调配醉梦的解药。

    而她这一下去就是数日的时间,期间夏侯夜修还是忍不住的来找过她一次,却被上月以若水月身体不适的名义给挡了回去。若是平时上月这么一说,夏侯夜修定会急不可耐的冲进去,并命御医察看她的病情。可这次。。。很明显夏侯夜修是清楚她真正是在做什么的。于是只有那次来过之后,他便再也没有去打扰过她了。而其他人似乎也得到某种默契似得,都没去找过她。

    待若水月再次走出密室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月后的清晨。

    站在大殿门外,望着头顶那蔚蓝的天空,若水月的心情却有种说不出的悲哀。

    “主子,怎么了吗?是不是配制解药还有些困难?”看着若水月此时的脸色,上月有些担忧的上前问道。

    收回视线,若水月摇摇头。“没有,解药配制出来了。”说着若水月从怀中掏出几瓶药丸交给上月,并吩咐道。“这是解药,你服下后,就亲自去趟云轩殿,让他们人也服用了。”

    点着头,可看若水月此时的神色,上月还是有些不放心。“既然解药都配制好了,为何主子你却???”

    闻言,若水月有些疲倦的脸上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没什么,就是太累了。对了,初月的伤势现在怎么样了?”

    “已经痊愈的差不多了,等她服下醉梦的解药后,我想她很快便能回来继续伺候主子你了。”

    “这倒不急,对了,你现在吩咐一个人去将夏侯博轩给我请来,就告诉他,那血水的结果出来了。”说到血水的结果时,若水月的目光明显在这一刻沉了许多。

    注意到若水月眼中的神色,上月的心还是不由的一紧。血水?是夏侯云杰的血水吗?

    并没有多问,上月只是点点头应了声,便冲忙的离开了。

    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夏侯博轩就冲冲赶了过来,只是这次前来的却并非他一人,还有那个说是回去养伤一直不曾露面的‘冷夜’。

    半个多月不见,她的肚子又明显的大了不少,天知道这一刻看到她,夏侯夜修是多么的想要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月儿,我三皇兄的血水结果怎么样?”一进殿,夏侯博轩就一脸焦急的问道。

    闻言,若水月却并没有急着回答夏侯博轩的话,反而一脸疑惑的冲他问道。“你们两个怎么会一块来的?”

    一句话,就将夏侯夜修心里的热情浇灭了一大半。“怎么?你这是不欢迎我是吗?”看着若水月,夏侯夜修有些不悦的问道。

    白了眼‘冷夜’,若水月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你那只耳朵听见过我说不欢迎你了?”这家伙,这么久不见,还是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像是她欠了他几百万两银子不还似的。

    夏侯夜修眉头一紧。“我可是两只。。。”

    “行了,你们两就别再斗嘴了。”见状,夏侯博轩郁闷的看了眼自己的皇兄,急忙上前打断了他的话。皇兄这究竟是怎么了?他这是想要和若水月吵架吗?

    “月儿,是这样的,因为我担心皇兄他们会怀疑你的身份,所以要你查血之事我并没有告诉他们。可我又担心万一真出点什么事,我一个人应付不过来。所以就找了冷大哥商量此事,毕竟冷大哥也是知道你身份的不是吗?也正是因此,我才会请他和我一同过来。”收回视线,夏侯博轩一脸严肃的冲若水月解释道。

    “厄?那你又是怎么知道冷夜知道我真正身份一事的那?”眉头一挑,若水月直接开口问道。

    “厄?”闻言,夏侯博轩顿时就有些愣住了。不知道该如此回答若水月的话,只能不动声色的朝夏侯夜修看去,向他求救。

    “你以为谁都向你这么笨吗?你别忘了,在悬崖上那黑衣人暴露你身份的时候,可不只有我一个人听见了的哦?其中不少人还是他夏侯博轩的心腹。他自然会猜到我知晓你身份一事,于是便来求我,为你保密。当然至于其他人你更不用担心,因为这家伙也早已经为你摆平了。”斜眼瞥着若水月,夏侯夜修冷冷的解释道。这是事实究竟是黑是白,还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

    闻言,若水月难得没有向‘冷夜’发火,只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哦!是这样啊!”

    “好了,月儿,你现在是否能告诉我,我三皇兄血水的检查结果那?”见状,夏侯博轩的思绪又回到了正事上。

    一听到检查结果,若水月的脸色顿时就暗了下去。“恩!你们猜的没错,在夏侯云杰的血水中,我的确检查到了一种名为天堂地狱的毒。”

    “天堂地狱?”闻言,冷夜的眉头顿时就紧紧的蹙了起来。

    若水月点点头。“没错!天堂地狱,这毒的确是有媚药的功效,可它却比媚药更毒,更烈。凡是中此毒的人,不但会产生幻觉,身体还急需释放,而且是严重释放。一旦释放完毕,轻者,此生将再不能可能会有子嗣,而重者,当场精尽而亡。这便是所谓的天堂地狱,天堂的尽头便是地狱。”

    “什么?”闻言,夏侯夜修和夏侯博轩同时猛的一紧,都一脸难以置信的盯着若水月。

    “夏侯云杰并没有死,也就是说他是属于轻者。”虽然这事实很残忍,但若水月还是如实说道。

    “怎么会这样?”目光紧盯着一处,夏侯博轩一脸无法接受的摇着头。

    忍着因难过而引起的怒火,夏侯夜修是猛的抬起头,声音极度阴冷的冲若水月问口道。“告诉我,这种毒是属于何人所有?”

    “是。。。”

    若水月刚开口,就被一脸气愤的夏侯博轩给打断了。“没错,我们倒是要看看,究竟是什么样阴狠毒辣的贼人,会配制出如此恶毒的天堂地狱来的。若被我逮到了他,我一定要将他千刀万剐,挫骨扬灰。”

    闻言,若水月目光一斜,瞥着夏侯博轩幽幽道。“很抱歉,你口中那个阴狠毒辣的贼人便是我!”

    一时间不光夏侯博轩,就连夏侯夜修也被若水月的话惊的是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说什么?那天堂地狱是你配制出来的?”好半天夏侯博轩才从惊愕中找回自己的声音。

    “没错,毒是我配制出来的。”说着若水月用一副‘你能拿我怎么招吧!’的脸色盯着夏侯博轩。

    她那副样子,他敢拿她怎么招啊!

    见状,夏侯博轩还是急忙解释道。“厄?那个,月儿,我并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以为配毒者和放毒者是同一个人,所以才。。。倒是月儿你,你为何配制如此阴毒的毒药?”

    脸色不怎么好看的白了眼夏侯博轩,若水月还是缓缓的开口道。“那毒是我曾经配制的,原来是打算用在夏侯夜修身上的。”

    这一刻若水月丝毫没有注意到,她说完这番话后,一旁冷夜的脸色在瞬间变的一片阴沉,漆黑的冰眸中瞬时燃起熊熊火焰。那么阴狠毒辣的天堂地狱,居然是她专门为他配制的。

    “什么?你打算将这么恶毒的天堂地狱用在我皇兄的身上?”不安的看了眼身旁的‘冷夜’,夏侯博轩是忍不住的冲若水月大叫道。

    被他那么一吼,若水月的眉头顿时就不悦的蹙了起来。“你这么大惊小怪的做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当时进宫的目的。当时为了杀他,我不知道专门为他配制了多少奇毒。就这毒都算是轻的了!”只是‘遗憾’的是,那么多的巨毒,却没一个用在他夏侯夜修的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