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闻言,‘冷夜’的脸色在瞬间变的是更加难看。她不知道专门为他配制了多少奇毒?而这阴寒毒辣的天堂地狱和其他的比起来都还算轻的了?天!这女人真是的。。。

    “天!你究竟给我皇兄配制了多少毒药啊?”若水月的话让夏侯博轩又是一阵惊呼。

    头一歪,瞥了眼夏侯博轩,若水月却只是冷冷的甩了一句。“我偏不告诉你。。。”

    “既然你专门为夏侯夜修配制了那么多的巨毒,那你为何迟迟不向他下毒那?按情况,你想要对他下毒,可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不是吗?”这时一脸阴沉保持沉默的夏侯夜修终于忍不住的冲若水月问了一句。

    转过头,若水月是一脸危险的望着‘冷夜’。“你这是在明知故问吗?”

    其实理由很简单,一,是她直到现在都还狠不下心去向夏侯夜修下毒。二,就算是她真的狠下了心向夏侯夜修下毒,那也是枉然不是吗?毕竟夏侯夜修有修天神功护体,就算真的中了毒,他大不了随便找个女人过了毒便是。而她那?严重打草惊蛇不说,甚至还对引起他对她怀疑。

    不过很明显,夏侯夜修对若水月的这个回答很是满意。因为她的回答,他的脸色也缓和了不少。明知故问!意思是指因为她对他的感情,所以下不了手是吗?

    疑惑的看了眼两人,夏侯博轩又开口冲若水月问道。“既然毒是你配制的,那你应该是有解药的吧?”

    若水月点点头,却有些为难的说。“解药我是有,但是。。。”

    “但是什么?”闻言,夏侯兄弟两人的心是不由的被提了起来。

    “但是我不能保证,他究竟还能不能恢复。”说到这儿时,若水月的眉头还是不由的一蹙。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既然解药都有了,为什么还不能恢复那?”看着若水月,夏侯夜修不解的问道。

    “理由很简单,毒早已发作,而他体内那成千上万的东西也消耗的差不多了,你说我现在的解药对他还有多大用处?”虽然是残酷了些,但却也是事实。

    闻言,夏侯夜修的眉头顿时拧成了一团。“难道就真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云杰他还那么的年轻!”

    扯了扯嘴角,若水月迟疑片刻后,终于还是从怀里掏出两瓶药丸递给了夏侯博轩。“蓝色那瓶药是解药,是排除他体内残余毒素的,只用服一粒便可。而白色那瓶,是辅助他恢复的,让他每晚睡觉前服下一粒。等白色这瓶药用完后,你再来找我拿药!”

    “厄?还要来拿药?难道就不能一次性全给我吗?”看着手中的药瓶,夏侯博轩愣愣的问道。

    白了眼夏侯博轩,若水月没好气的说。“一次性我哪里来的那么多药给你啊!而且你以为我给他服的药全部都是一样的吗?”

    夏侯博轩吃惊的问道。“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要我三皇兄还要吃很多不同的药吗?”

    “废话,你认为那种情况是一瓶药就能恢复的吗?还有最重要的是,你想办法让他从今天开始必须禁欲。这。。。”

    “什么?禁欲?”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夏侯夜修和夏侯博轩是异口同声的喊道。禁欲?这可是个问题啊!

    “废话,若再不禁欲,别说他再难有子嗣,恐怕难性命都难保!”两人的反应让若水月有些不满的挑起了眉头。怎么?对他们来说难道干那种事比性命还重要吗?

    拖着下颚迟疑了片刻,夏侯博轩一脸为难的冲若水月问道。“月儿,你就不能想想别的法子了吗?这禁欲真的有点那什么的。”

    “恩!”这时就连夏侯夜修也点点头附和道。

    看着两人的反应,若水月的脸色是更加难看。“难道对你们来说,不干那种事会死吗?”

    “死到是不会,只是,月儿你想,我三皇兄怎么说也是个正常的男人吧!你说要他面对那么多的美人诱惑却不能那什么的,那该多难受啊!”此时夏侯博轩丝毫没有注意到若水月那越发阴沉的脸色。

    而夏侯夜修是一脸若有所思的盯着一处,也丝毫没有留意到若水月越发难看的脸色。

    若水月眉头一挑,阴沉沉的开口道。“难受是吗?那好啊!那我们就把他给阉吧!免得他看到美人就经不住诱惑了。”

    “那怎么行,若阉了他,那他的人生还有什么意思。”夏侯博轩想也没想便反驳道。

    收回思绪,听到夏侯博轩的话,夏侯夜修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想要自制他再继续说下去了。

    然而夏侯夜修还来不及行动,若水月便早已听下去了。“人生还有什么意思?难道你们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为了和女人干那种事情的吗?难道对你们来说,干那种事比自己的性命都还重要是吗?若是如此,那统统给我滚,别再这儿浪费我的时间!”

    闻言,夏侯博轩是猛然一震,随即便急忙解释道。“我,月儿,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说。。。”

    “行了,给我闭上你的嘴,真是越说越离谱。”夏侯博轩的话还未说完,夏侯夜修便率先打断了他。这小子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一根筋,想到什么说什么,也不看情况。

    夏侯夜修的一句话,让若水月是猛的转过头朝他看去。若非看到他的脸,那一刻她还真会怀疑刚说话的是夏侯夜修,而非他‘冷夜’。刚那语气,那感觉,真的实在是太像了。

    此时夏侯夜修丝毫没有留意到若水月的反应,只是冷冷的看了眼夏侯博轩便又转回头冲若水月问道。“是不是只要按照你的说法做,云杰便会恢复?”

    收回思绪,若水月摇摇头。“这我不敢保证,只能说我会尽力。”

    夏侯夜修无奈的叹了口气。“好,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让他按你所说的做的。”

    若水月点点头。“恩,现在。。。”

    “主子。。。”若水月话还未说完,便见一个名为兰星的星使急急忙忙冲若水月的房里跑了出来。

    在看到兰星的时候,若水月的心顿时就绷了起来。只因兰星和其他十一名星使是在密室中伺候她,接她任务的。按规矩,没有她的吩咐,她和那十一名星使是绝对不能上来的,除非情况紧急。而现在兰星上来,难道是???

    完全不理会旁边的‘冷夜’和夏侯博轩,兰星急忙上前就俯身在若水月耳边低语了几句。

    闻言,若水月的脸色瞬间一片阴沉,而她那开满倾世桃花的眼中,此时正下着狂风暴雨。

    注意到若水月的神色,夏侯夜修和夏侯博轩立马便意识什么,两人只是对视一眼后,便目不转睛的盯着若水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