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眯着眼睛沉默片刻后,若水月的视线突然落在了‘冷夜’和夏侯博轩两人的身上。“我还有事就不远送了!”说罢,若水月转身就欲随兰星回房去地下密室。

    然而若水月刚没走几步,夏侯夜修和夏侯博轩就急忙跟了上去。

    回过身,若水月是一脸不悦的看着两人。“你们这是做什么?”

    “你那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没有回答若水月的话,夏侯夜修反问道。

    “不关你们的事,你们还是赶紧走吧!”若水月一脸冷漠的说道。

    没有动,夏侯夜修只是冷冷的反问了一句。“我们不是朋友吗?若朋友有难,而我们却置之不理,那我们还算什么?”

    “这和那没关系好吗?而且我没有什么难事,所以你们还是先走吧!”

    “月儿,直到此时此刻,你还有什么事好瞒我们的?难道对你来说,我们真就如此的信不过吗?”这时夏侯博轩又上前开口道。

    原本就有些心烦意乱的若水月,被他们这么一说,更是一阵烦躁。“我说了,我真的没有什么难事,更没有什么要瞒着你们。”此时若水月的语气明显的开始有些不耐烦了。

    抓着若水月眼底的烦躁,夏侯夜修冷然启唇道。“若真没有什么难事,那你现在急急忙忙的这是要上哪儿去?”

    狠狠的吸了口气,若水月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尽力平静的开口道。“因为配制解药,查血,我很多天没有好好的休息了,所以我现在要回房睡觉好吗?”

    “是吗?那我们就陪你回房好了!”很明显,对于若水月的解释,夏侯兄弟两人根本就不相信。

    闻言,若水月顿时就忍不住的发起飙来。“喂!你们两个究竟想要干嘛那?我一个女人回房睡觉,你们两个大男人跟着进来做什么?”

    夏侯夜修淡淡的回答。“因为我们不放心你。”毕竟究竟是不是回房睡觉,大家心知肚明。

    “我睡个觉,你们两个有什么好不放心?而且我一个女人在床上睡觉,你们两个大男人在一旁守着,不但我会睡不着,若是此事再给传来出去,你们要我一个女人今后还要怎么活啊?”虽然想要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可看着眼前的两人,若水月最终还是忍不住的咆哮起来。她真的没有多余的时间给他们浪费了。

    夏侯夜修出于意外的没有反驳,反而一脸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恩,你说的在理。你一个女人睡觉,我们两个大男人在一旁守着的确不像话。”

    “没错,所以你们两个还是先回去,等我休息好了,我会再去找你们的。”若水月急切的点点头说道。

    “行,那我们先回去。”

    “皇,冷大哥。我们怎么可以就这么回去了那?”听夏侯夜修这么一说,夏侯博轩反而有些急了。

    闻言,若水月是猛的扭过头,顿时一道极为凌厉的目光直直的落在夏侯博轩那张英俊的脸蛋上。死小子!敢坏了她的事,她一定饶不了他。

    不动声色的撇了眼若水月,夏侯夜修一脸无奈的向夏侯博轩开口道。“不是都说了吗?她一个女人睡觉,我们两个男人在一旁守着不好。万一要是再给传了出去,你皇兄会怀疑她不贞的。到时候我们反而会害了她。”说话的同时,夏侯夜修那双漆黑的眼睛在不停的向夏侯博轩使着眼色。

    看了眼若水月,又看了眼‘冷夜’夏侯博轩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于是配合的说。“话是这么说,但我还是有些不放心,尤其是那个丫头对她说了几句后,你难道都没看到她的脸色吗?”

    “不放心又能怎么办?你以为我们是你皇兄啊!别说可以在她睡着的时候守着照顾她,就算是和她一块睡,传了出去也不会有事儿的。”这一刻夏侯夜修的眼中明显的闪过一抹狡黠的笑意。

    闻言,若水月的两眼顿时就眯了起来,而心中的怒火也因为焦急而燃烧的更加旺盛。这两个该死的家伙!

    眉头一扬,夏侯博轩突然故作兴奋的开口道。“皇兄?对啊!我们不可以,但皇兄可以啊!好,我这就去将皇兄找来!”说罢,夏侯博轩转身便一副要冲出去的模样。

    见状,若水月是猛然一惊,一把拉住想要跑出去的夏侯博轩。“你这是要干嘛去??”

    看着若水月,夏侯博轩一脸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去将皇兄给找来啊!”

    闻言,若水月顿时便急了。“没事你去将他找来做什么?”找夏侯夜修来?这家伙在开什么玩笑那?

    “你说你只是累了想要睡觉,但我们不放心,怕你骗我们。可若你真是要睡觉,而我们两个大男人守着一旁的确不好,也不符合规矩。所以以防万一,我去将皇兄找来,让他陪着你。这样一来既符合了规矩,又不怕你骗我们。”说完,夏侯博轩是忍不住得意的冲若水月扬扬眉。

    “你。。。”闻言,若水月顿时只觉自己的怒火直冲脑门。

    “主子,没时间了!”就在若水月即将要发作的时候,一直郁闷看着一切的兰星终于忍不住的上前冲若水月提醒了一句。

    气愤的一把甩开夏侯博轩的手,狠狠的瞪了眼两人,若水月最终还是妥协了。“给,一人一颗,将这药服下。”气恼的掏出两枚药丸塞到两人的手里,若水月转身就带着兰星进了房间。

    疑惑的看了眼手中的药丸,两人也没再多问,服下药丸就急忙即随着进了若水月的房间。

    “跟我来!”没好气的冲两人甩了一句,若水月就摔先翻到了床下密室。

    见状,夏侯夜修和夏侯博轩对视了眼,便逐一跟了进去。

    刚走到密室口,一股奇异的幽香就传入了鼻尖,顿时夏侯夜修和夏侯博轩便只觉一阵晕眩。

    按着自己的太阳穴,夏侯博轩有些难过的冲若水月问道。“为什么,我的感觉。。。”

    “头晕是吗?因为我让人在密室内撒入大量剧毒,而你们因为才刚服下我的解药,所以一时间还不能适应。等会儿就好了!”看了眼两人,若水月淡淡的解释道。

    闻言,夏侯博轩只是点点头,到是一旁的夏侯夜修忍不住的朝若水月看了眼。看样子她做事还挺谨慎的嘛!

    很快几人就进入了密室,看着眼前装潢奢华典雅的密室,夏侯夜修和夏侯博轩是不由的对望了一眼。他们从小在这皇宫里长大,皇宫里那一处他们没去过,可他们却从不知道在鸾凤殿下居然还有如此境地。若非若水月带他们,想必他们是到死都不会知道这个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