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没有片刻的停留,若水月直接带着他们就从密室通道来到了出口处。

    看着眼前烟雾弥漫的山林,夏侯夜修和夏侯博轩两人的眉头顿时就不由的蹙了起来。似乎都没想到鸾凤殿下面不但会有密室,更有个通向宫外的出口。

    此时距离出口处一丈外的地方,正站着十几个身着银色白衣的星使。见若水月前来,纷纷弯腰行礼齐声唤道。“主子!”

    只是轻轻点了点头,若水月便一脸焦急的直接越过了她们。

    当看到浑身是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星使墨星时,若水月的心顿时紧紧的绷了起来。“墨星!”悲唤一声后,若水月是猛的转过头,焦急的冲一旁的白星问道。“墨星现在是什么情况?”

    眉头一紧,白星眼中是说不出的悲伤和无奈。“五脏六腑俱碎,四脉具断。”

    “什么?那都还愣住做什么?还不赶紧带墨星回去医治。”闻言,若水月的心是猛然一震,随即便焦急的冲其他星使吩咐道。

    “主,主子。没,没用了。”就在这时原本就奄奄一息的墨星突然吃力的睁开了眼,声音极其虚弱的冲若水月说道。

    “胡说,什么没用,你放心的好好歇着,我是绝对不会让你死的。”忍着颤抖的心,若水月一脸严肃的说道。

    就在若水月准备起身带墨星回去的时候,墨星却吃力的摇摇头叫住了她。“没,没时间了。”

    “你还这么年轻,怎么会没时间?墨星你放心,你一定。。。”

    “主,子。你先听我,我说。昨晚,昨晚主子闭关练毒的时候,有,有一个黑衣蒙面人,打,打伤了我,从,从密道进了皇宫。我,我没,没能认出他,但,但我从他身上偷到了这个令牌。”说着墨星朝自己的怀里看了眼。示意若水月东西在她的怀里。

    忍着欲落的泪水,若水月咬咬牙点点头,伸手将墨星怀里的东西掏了出来。

    当看清墨星偷到的令牌时,若水月漆黑的眸中顿时染满了嗜血的杀意。这令牌她是认识的,因为这样的令牌她也有一枚。但凡是冷訾君浩认定的女人,他都会给她们一枚这样的令牌,代表其身份及其荣耀。换句话说,这件事和他冷訾君浩脱不了关系。

    这时墨星又吃力的缓缓开口道。“主子,墨星,恐,恐怕再也不能伺,伺候主子了,主,子,你,你要保。。。”重字还未说完,墨星突然头一歪,便已没了气息。

    没有让自己的眼泪落下,若水月就那么忍着心中的巨大悲愤,愣愣的盯着墨星的遗体。又是一条性命,因为她若水月而没了!又是。。。此恨,此仇,她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一时间谁也没再开口,都只是静静的守在一旁。

    半个时辰后,若水月终于缓缓的站起身。“命人将墨星的遗体带回黄泉地狱厚葬。然后立刻给我查出冷訾君浩的行踪。”听不出丝毫情绪的声音从她嘴里冒出。

    “冷訾君浩的行踪你不用再去查了,他现在就北山竹林。”闻言,一直静静看着一切的夏侯夜修突然开口道。

    闻言,若水月的视线缓缓的落在了他的身上。“北山竹楼?你又怎么会知道他的行踪的?”

    眉头微微一扬,夏侯夜修缓缓解释道。“因为夏侯夜修需要,所以我的人一直秘密监视着冷訾君浩。”

    “也对,以夏侯夜修的性格,他怎么可能放心冷訾君浩这样的敌人在他的国家里肆意进出。”若水月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夏侯夜修不语,只是双眼却在瞬间眯了起来。

    “白星,准备马车,我要去找他。”片刻的沉默后,若水月突然向白星吩咐道。

    闻言,夏侯夜修的眉头顿时就紧紧的蹙了起来,脸色也在那一刻沉了下去。“你去找他做什么?”

    抬着看着‘冷夜’迟疑了片刻,若水月最终还是如实回答道。“去和他演一场戏!”

    “演戏?”眉头一挑,夏侯夜修一脸疑惑的盯着她。

    若水月点点头。“恩!不妨告诉你们,那日在龙鳞殿,我因为动了胎气,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被迫无奈之下,我只能设计对他用了一种会让他生不如死的毒-痛生。”

    “痛生?”一听这毒名,夏侯夜修就能想象的出,中了这毒将会多么的痛苦。

    “恩,只因一旦中了这毒,便毒发时便会让人痛不欲生。因为中毒者不但浑身奇痒无比,身体更会忽冷忽热,忽冷时,身体内会如同有千万只蜜蜂在不停的叮咬,而忽热时,身体内却又如同有成千上万只蚂蚁在不停的撕咬。并且每隔四个时辰便会毒发一次,而毒发一次几乎都要持续一二个时辰才会结束。”

    闻言,夏侯夜修的眼睛顿时不由的眯了起来。“你这毒不会也是你原来为夏侯夜修准备的吧?”

    若水月不可否认的点点头。“没错,这毒,原本也是我为夏侯夜修准备的。”

    “是吗?”一时间夏侯夜修的脸色又垮了下去。光凭她之前为他准备的这两种毒,他就能想象的出,当时的她是多么的恨他入骨了。

    看夏侯夜修的脸色,夏侯博轩便能想象的出,皇兄此时的心情是多么的不爽。于是急忙转移话题冲若水月问道。“冷訾君浩中毒以后那?”

    “以后?”想到那日看到冷訾君浩痛不欲生的摸样,若水月的嘴角就不由的勾勒出一抹阴邪的笑容。“当然如此废人一般,承受着痛不欲生的滋味。”

    “厄?冷訾君浩中毒后,不是找过你去吗?怎么?难道那个时候你并没有给他解毒?”这时夏侯夜修又开口问道。记得那日,他还是一路跟着她们去的冷訾君浩的营帐。

    一说到这儿,若水月的脸色就又沉了下去,有些不悦的开口道。“毒,我的确是没给他解。可担心引起他的怀疑,所以却又教了他们暂时止痛的法子,让他暂时没了武功。可没想到尽管如此,还是引起了冷訾君浩那该死的家伙的怀疑。”

    “厄?这好端端的冷訾君浩为什么会怀疑你那?”眉头一挑,夏侯夜修不安的问了一句。

    狠狠的吐了口气,若水月阴沉着脸冷冰冰的说。“这还用问吗?定是我的人里面出了内奸。否则冷訾君浩绝对不会怀疑上我,更不会知道我床下的这条密道。”

    “难道你就因为这些,而怀疑是你的人里面出了内奸?”因此就下判断,明显夏侯夜修并不赞同。若她冤枉了自己的人,那岂不是会让她的属下寒心!

    “当然不是,我真正能肯定的重点,是因为无论是我床下的密室入口,还是这里的入口,都被我重重的下下了数十种不同毒性的巨毒。若非是我的人,那别说她想要伤害墨星了,就是她想要距离我密室入口一丈之内都成问题。所以我因此而肯定,我的人里面绝对出了内奸。而且就是这个内奸,偷走了我的天堂地狱,并害了夏侯云杰和上月的。”一想到这个内奸,若水漆黑的眸中就冻结起一层厚厚的寒冰。她此时最恨的就是被她相信的人所背叛。所以无论这个内奸是谁,她都绝对不会让她好过的。

    “厄?这么说那日闯进御书房和三皇兄交手的也是这个内奸了?”闻言,夏侯博轩是一阵惊呼。

    “很有这个可能,只是我不懂,这个内奸为何会偷你的天堂地狱?并用这种毒对付云杰那?难道是她还有什么阴谋吗?”夏侯夜修点点头,一脸若有所思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