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若水月摇了摇头。“我想她之所以用天堂地狱对付夏侯云杰,并非是有什么阴谋。不过就是因为她并非夏侯云杰的对手,情急之下才对夏侯云杰用毒的,想借此逼退他。”她的人武功怎么样,她又怎么会不清楚那?

    “哦?你为何会如此肯定?”夏侯夜修疑惑的问道。

    若水月冷冷一笑。“我的人,武功都是我教出来的,她们有什么样的能力我会不清楚?按当时的情况,若非那个内奸被夏侯云杰逼急了,又着急脱身,否则她是绝对不会对夏侯云杰使用天堂地狱的。”

    “厄?为什么?”夏侯夜修又开口问道。

    “理由很简单,因为既然她敢不顾性命的前去偷我的天堂地狱,那她也定清楚天堂地狱的真正用途。对她看来如此重要的东西,若非被逼无奈之下,我想她是万万不会舍得如此使用的。”说到这儿,若水月漆黑的眸中闪烁着点点星火。

    闻言,夏侯夜修此时是一脸的惊愕。“天堂地狱真正的用途?难道天堂地狱不光只是毒药吗?”

    “没错,凡是我配制出的东西,它是毒药的同时,却也都是另一种毒药的解药。就好比天堂地狱,它是毒药不假,但它同时却也是痛生的解药。”

    若水月的回答,和她那双闪着精光的双眸,让夏侯夜修顿时便明白了,为何一个曾经完全不懂用毒的她,会在五年后的现在成为江湖上人人畏惧的毒王魔月了。就因为她够狠,够毒,更够聪明。

    这时,夏侯夜修猛然从若水月的话中意识到了什么。“等等,这么说的话,那个内奸偷天堂地狱的目的就是为了给冷訾君浩解毒?”

    若水月点点头。“没错,除了这个,便再无第二个解释了。”

    闻言,夏侯夜修的顿时就不由的提了起来。“可这么说来,那冷訾君浩岂不也早已对你知晓他就是鹰型面具男的事产生了怀疑?否则他也不会再命人来盗你的解药了?”

    “可以这么说。而且我相信,冷訾君浩现在早已服下了解药,更甚至与他的身体武功都已经恢复了。”若水月不否认的点点头。也正是如此,所以她这才要急着去见冷訾君浩的。

    “什么?那你还要去找他?”若水月的话让夏侯夜修又猛然一惊。

    冷冷一笑。“正是因此我才要去找他。若他身上的毒还没解,还像是个废人一般,我反而根本不会去理会与他。”

    “你的意思是??”眉头一挑,夏侯夜修不解的问道。

    “我刚不是说了吗?我去找他只是为了去给他演一场戏而已。毕竟这个时候,我还不想要和他把关系捅破。”之所以还不想捅破,是因为现在她怀有身孕,若真的斗起来,她未必是他的对手。而且重点是,他手中那枚夏侯淳的龙符,她还没有从他手中得到。

    “可他既然对你有了怀疑,难道你就怕他会对你痛下毒手吗?”夏侯夜修对此事是一千一万的不放心。

    眨了眨眼睛,若水月是一脸的无所谓。“怕什么,我现在对他还有利用的价值,他是绝对不会杀我的。而且我这一去,也许还能有机会让他对我的怀疑消除不说,甚至于可以借他之手,替我好好的教训教训我的那个叛徒。”

    “话是这么说,可还是难保他会不对你下毒手。”对此夏侯夜修还是持反对意见。

    “冷大哥的话不错,而且上次在龙鳞殿,他不是也发怒的想要杀了你吗?当时若不是皇兄及时出现,那后果可真不敢想象啊!”这时夏侯博轩也开口附和道。

    “这次和当时的情况不同,当时他刚痛失爱子,正处极度悲愤之中,而我也因恒儿和姑姑及其末月的死,一心想要至他于死地,完全不顾后果,才会导致最后的结果。而这次,我很理智,我想他经过这些天后,也该清楚的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又不该做。再说了,我肚子里还有ta做护身符那!”说着若水月不由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闻言,夏侯夜修的心是不由的一紧。“你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就能成为你的护身符了?”

    摸着自己的肚子,若水月淡然的解释道。“理由很简单,他就算再想要杀我,可也要顾忌我肚子里他的孩子啊!”

    “你说什么?”心猛然一沉,夏侯夜修的两眼在瞬间睁的老大,脸色更是冷如寒冰的吼了一句。虽然早已对她肚子里的孩子有所怀疑,可当亲耳听到若水月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冷訾君浩的种时,他的心还是在忍不住的颤抖,在被撕裂般的疼。

    “什么?”与夏侯夜修同时开口问道的夏侯博轩,此时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

    看着两人的反应,若水月是猛的一惊,似乎这时她才意识到什么。该死的,她怎么给忘了,他们可一个是夏侯夜修的亲兄弟,一个是夏侯夜修的好朋友啊!不过万幸的还是夏侯夜修本人并没在这儿,否则她真的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我问你,你一定要老实的告诉我。你肚子里的孩子,究竟是我的还是冷訾君浩的?”双眼通红的怒视着若水月,夏侯夜修是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冲她质道。因为震怒,这一刻他似乎完全的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只是她若水月的朋友‘冷夜’,而非她若水月的夫君夏侯夜修。

    ‘冷夜’的神情和他的话让若水月是猛的一惊,顷刻间她只觉一股寒意袭遍全身。这感觉,这感觉像是。。。

    “我在为你话那?”见若水月半晌不回答,只是一脸震惊的盯着自己的,夏侯夜修忍不住的对着她又是一阵怒吼。

    “那个,月儿,你别误会,冷大哥他不是那个意思。其实他就是想要问你肚子里的孩子究竟皇兄的?还是冷訾君浩的?只是因为太过激动,才说错话的。你也知道他和皇兄的感情。。。所以才。。。”见夏侯夜修一副要发怒的征兆,和若水月一脸惊愕的神色,夏侯博轩是急忙上前,挡在两人中间向若水月解释道。

    闻言,若水月那颗忐忑不安的心这才缓缓的放了下去。真的,差点吓死她了。

    然而只是下一刻,便见若水月是猛的转过头,对着‘冷夜’就是一阵咆哮。“你那么凶做什么?要死啊!”他又不是夏侯夜修,他凭什么那么质问她啊!

    顷刻间,夏侯夜修的怒火是直冲脑门。“若水月,你这个女人。。。”

    “我这个女人怎么样关你屁事!”夏侯夜修的发怒的话还未说完,便被若水月的一阵咆哮给打断了。

    “你。。。”

    “冷大哥!”就在夏侯夜修的火山即将彻底爆发的时候,夏侯博轩是急忙上前制止了他。趁背对着若水月的同时,夏侯博轩是不停的冲他使眼色,意识他注意自己现在的身份。

    见状,夏侯夜修这才作罢,狠狠的撇了眼若水月,冷哼一声便转开了自己的脸。嘴是闭上了,可那颗心,却在还在因为若水月的那句话而烦躁不安。若她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冷訾君浩的,那可就真的别怪他夏侯夜修心狠手辣。因为无论是作为皇帝,还是她的夫君,他都绝对不能容忍她生下别的男人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