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北山,满山的翠竹,在风中摇曳,远远望去,像是起伏着的大海波涛。随着风势,摇曳的翠竹像是在演奏着一支深沉的乐曲。

    走进竹海,在翠竹林中呼吸带有竹叶清香的空气,若水月突然有种被陶醉的感觉。

    然而只是瞬间,若水月便猛的从那陶醉中抽了出来。现在她可不是来这儿欣赏风景的!

    将若水月的一切反应看在眼底,身旁的夏侯夜修没有开口,却是忍不住的抿嘴一笑。

    深深的吸了口气,若水月便快步朝竹海深处走去。

    竹海深处,一座典雅而别致的竹楼前。一个衣着白色锦袍的俊美男子,正在一片绿色的世界里认真练剑。满天的绿色竹叶,此时如同精灵般,在他身边翩翩起舞,那画面真的是美及了!

    眼前的画面,让若水月一时间也有些看呆了!虽然不愿意,但若水月却也不得不承认,他冷訾君浩在这一刻,真的俊美的像是那不食人间烟火的天神。

    看了眼练剑中的冷訾君浩,又看了眼自己身边看呆了的女人,夏侯夜修虽然什么话也没有说,可那脸色却明显的沉了下去。怎么?难道直到现在,在她心里都还有他冷訾君浩的位置吗?

    就在这时,练剑的冷訾君浩却突然收剑停了下来。有些诧异的望着不远处,那正呆呆盯着自己的女人。若水月?她怎么会来这儿?是她想他了吗?是啊!快有一个月没和她见面了,她胖了,肚子也明显的大了许多。可她那脸蛋还是那般的绝世倾城,双眸还是那般的勾人心魂。还有她那。。。

    然而只是下一刻,冷訾君浩便像是猛的想到了什么似的,眉头在瞬间蹙了起来,看着若水月的目光也在顷刻间冷却。她来,是为了看他死了没有吗?若真是如此,那可就要让她失望了。他不但没死,而且体内的毒也解了,就连武功也恢复了。

    将冷訾君浩眼中的变化看在眼里,若水月深深的吸了口气,对‘冷夜’留下一句。“在这儿等我!”便一脸悲怨的朝冷訾君浩走去。

    若水月此时的神色让冷訾君浩是不由的一愣。似乎不明白她为何会有如此反应,毕竟按情况该生气的是他好不!

    一走近冷訾君浩,不等他开口,若水月挥起手就是狠狠的一个耳光打在冷訾君浩那张俊美的脸上。

    若水月的这个举动一时间不光惊呆了冷訾君浩,就连不远处的夏侯夜修也被她吓了一大跳。她这是在干什么?她究竟是来找冷訾君浩和解的?还是来结仇的啊?

    “喂!若水月,你这是在做什么?”回过神,摸着自己火辣辣的脸颊,冷訾君浩对着若水月就是一阵怒吼。

    若水月不语,就那么静静的站在原地,一脸悲怨的紧盯着冷訾君浩那双魅惑人心的黑眸。

    “你倒是说话啊!你那巴掌究竟是什么意思,你。。。”

    “主上,出什么事儿了?”冷訾君浩的话还未说完,就被闻声赶来的海龙给打断了。随后,江龙,灵衣还有妙雪也跟了出来。

    在看到突然出现的若水月时,四人的脸色在瞬间沉了下去,都目光不善的怒视着若水月。都是这个贱、人,差点就将主上给害死了!现在主上身体刚刚恢复,她居然又出现了。

    根本不理会突然出现的四人,若水月就那么一脸哀怨又悲伤的看着冷訾君浩。“对你来说,我真就如此的不值得信任是吗?”

    盯着若水月那双布满哀伤的双眼,冷訾君浩不语,就只是那么愣愣的盯着她。似乎有些不懂她这演的是哪一出。她不知道早已知晓他就是她恨之入骨的鹰型面具男了吗?既然知晓了,以她的性格,她不是应该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吧!可她现在??还是说她这是在演戏吗?

    见冷訾君浩一脸揣测的盯着自己,眸光流转间,若水月扯了扯嘴角,牵强的勾勒出一抹苦涩的笑。“给,这是你新欢的东西!”说着若水月伸手就将怀中,墨星从内奸身上偷来的令牌扔给向了冷訾君浩。

    看着向自己飞来的令牌,冷訾君浩却并没有接,反而是他身旁的江龙接下来后,给他看了眼。

    两人的举动,让若水月心里是一阵鄙视和不屑。哼!怎么?是怕她又在令牌上下毒,让他再次承受生不如死,痛不欲生的滋味吗?

    虽然凡是他的女人,都有一枚这样的令牌,但看到令牌的时候,冷訾君浩还是一眼便分辨出了这枚令牌是属于谁的。

    “你将她怎么样了?”眉头一紧,怒视着若水月,冷訾君浩怒声质问道。他相信,以她若水月的毒辣,她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背叛她的人的。当然,若不是因为知道她已经知晓了自己就是那个她恨之入骨的鹰型面具男的话,他也许还会看在霸业的份上,哄哄她,陪她演演戏。可现在想来也已经没那个必要了!毕竟她既然已经知晓了自己就是鹰型面具男,那她又怎么可能还会听自己的去杀了夏侯夜修,让他们的孩子登上南拓国皇帝宝座后,将南拓国的大权交给自己?

    闻言,若水月那开满倾世桃花的眼中,顿时布满了无法言喻的悲痛。深深的吸了口气。“看样子你还是真的喜欢她啊!不过你放心,虽然知道了我的人背叛了我,成了你的女人,可至今为止,我却还不能找出她究竟是谁。而这枚令牌,不过是我那被她重伤之死的墨星,在生前和她打斗过程中捡到的。”虽然脸上还强挂着笑,但她那‘颤抖’的声音,却在这一刻‘出卖’了她。

    她眼底的悲痛,和她颤抖的声音,却让冷訾君浩的心在这一刻不由的一紧。她?这是在隐忍吗?为什么还要隐忍?

    见冷訾君浩丝毫没有要开口解释的意思。若水月又开口道。“告诉你的那个新欢,最好藏好了!若是被我查出来她究竟是谁,我一定会让她比中了痛生还要痛不欲生,生不如死的。”这一刻若水月眼里是痛,更是恨。

    脸色一沉,冷訾君浩冷冰冰的冲若水月问道。“你这是在威胁她?还是在威胁我?”

    又是一抹隐忍的痛楚在眼底飘过,看着冷訾君浩那张魅惑人心的俊脸,若水月冷冷一笑。“不是威胁,只是提醒。当时也并非对你,而是在对她。至于你。。。”眉头一紧,若水月却在一刻突然停了下来。

    见若水月没有再说下去,冷訾君浩不禁又开口问道。“至于我怎么?”

    闻言,若水月并没有急着回答冷訾君浩的话,反而狠狠的闭了闭眼,深深的吸了口气,在睁开眼时,冷訾君浩清晰的在她眼中看到了强忍泪光和倔强。

    “至于你。。。虽然我不知道什么原因,让你不信任我,怀疑我。但你勾引我的人,背叛我不说,还让她偷我的东西!这些却都是事实。原本我该恨你,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你,在半年后急速衰老而死的,可是我。。。”看着冷訾君浩,若水月绝美的脸上是痛,却也是无奈和不忍。

    “你说什么?眼睁睁的看着我在半年后急速衰老而死?”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冷訾君浩一脸震惊的给打断了。

    此时就连海龙四人也是一脸惊愕的紧盯着若水月。

    若水月苦苦一笑。“哦,对了!这事儿我根本就没对任何人说过,你们又怎么会知道那!”

    “你说什么?什么事儿?你说什么我们不知道?”闻言,冷訾君浩的心不由的被提了起来。

    “就是关系痛生解药的事。你让人偷去的,根本就不是痛生真正的解药。”说着,若水月的目光是紧紧的锁在冷訾君浩的脸上。似乎想要将他的神色一点不落的记在心里。

    闻言,不光江龙四人,就连冷訾君浩也是猛然一惊。怎么会?不,他不信,不相信,一定是这个恶毒的女人故意吓唬他的。

    注意到冷訾君浩眼中闪过的慌张,灵衣狠狠的瞪了眼若水月后,急忙冲冷訾君浩安慰道。“主上,你不要相信这个恶毒女人的话,她一定是骗你的。”

    “就是就是,若那不是毒生真正的解药,那为什么主上服下后,不但不再毒发,就连身体武功都已恢复。主上,一定是在她在骗你那!”见状,妙雪也急忙附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