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没有理会两人安慰的话,冷訾君浩忍着心里的不安,就那么直直的盯着若水月,似乎想要从她那漆黑的眼中看到一丝蛛丝马迹。

    深深的吸了口气,若水月仰了仰头,一副想要隐忍泪水,不要让它掉下了的模样。待似乎她平静了自己的情绪后,才又缓缓的开口道。“你让那个女人偷的,不过是我之前未完成的配药-天堂地狱。是,它是能暂时的克制你体内的痛生之毒,可随着时间的流逝,它却是一种致命的毒药。会让你提前衰老,活不过半年。你别以为你现在这样就真的什么事儿都没有了。你难道没听说过一句话吗?回光返照!若你不信的话,你可以看看你自己的右手肘。”

    虽然对若水月的话深表怀疑,可当听她那么说后,冷訾君浩却还是急忙将自己的衣袖挽了起来。当看到自己手肘上那一道青紫色蜈蚣样的青筋时,冷訾君浩的一时间是面如土灰。原本站的好好的人,也因为无法接受而往后跌退了几步。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她说的都是真的吗?自己服下的根本就不是痛生的解药,反而是一种致命的毒药?

    “主上。。。”看着此时的冷訾君浩,海龙四人都是一脸的担忧。

    而这时谁也没有注意到,若水月原本哀伤的脸上,一抹阴邪的笑意从中一闪而过。和我斗?冷訾君浩你们都还太嫩了点!

    “你可不要小看了这道蜈蚣青筋,因为此时的它就是你性命的计时器。当它变成黑色之日,便也就是你冷訾君浩的亡命之时!”悲哀的看着冷訾君浩,若水月静静的开口道。

    看了眼自己手肘上的青筋,又看了眼一脸严肃认真的若水月,冷訾君浩一时间只觉的自己的心从未如此的惊恐过,而跳动速度也从未如此的激烈过。这一刻他那藏在衣袖中,紧握的拳头也不由的颤抖起来。

    也正是因为若水月的这一句,惊的海龙四人面面相觑一番后,是说不出的焦急,担忧。若主上真的有个万一的话,那。。。

    装作没有看到冷訾君浩眼底的惊恐,若水月又是一个深呼吸后,很是悲哀的开口道。“因为清楚天堂地狱的毒性,所以我才没有将它交给你。但又担心痛生的毒发,会让你痛不欲生,所以我是想尽办法的在为你配制解药。可我真没想到,就在我没日没夜为你配制解药的时候,你却不知道听了那个女人的什么话,怀疑我不说,居然还让她害死我的墨星,偷了我的药。我的墨星还没有十六岁,她还那么的年轻,而你们却。。。”话还未说完,泪水便已带着绝望的光芒,从若水月绝世倾城的脸上划过。

    冷訾君浩不语,只是忍着自己颤抖的心,眯着眼紧紧的盯着她。她说她这些时日都在想尽办法,没日没夜的为他配制解药,这真的让他感动,可他却不知道她这番话究竟是真是假。毕竟,若她是真的知道自己就是鹰型面具男的话,那她是绝对不会真正的在乎自己的。

    故作‘坚强’的一把抹去自己脸上的泪水,若水月一脸哀怨的盯着冷訾君浩又开口道。“冷訾君浩,难道怀疑我,伤害我和我在乎的人,就是你对我爱吗?还是说你根本就没有爱过我?一生一世一双人?呵呵!我真的没想到你的诺言会如此的脆弱不堪。才多久没见,你就不但有了新欢,居然还。。。”尽管才刚擦掉泪水,可这一刻若水月却已经是泪如雨下。

    看着此时的若水月,不远处的夏侯夜修是一头的黑线。真的,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实在是太会演戏了。若非早知道事情的真相,看着她此时的模样,他可是一定会当真的。甚至还会因为她此时的泪水,而心痛不已的。只是这一生一世一双人,她居然也对他要求过!看样子,曾经的她也是真心的爱过他。

    她的悲,她的痛,她的伤,冷訾君浩是看在眼里。尽管心明明在这一刻,为她的话而心痛不已,可冷訾君浩却还是选择了保持沉默。爱过又怎么样?没爱过又怎么样?现在真的还重要吗?

    在龙鳞殿的那日,很多事便早已注定了结局不是吗?

    ‘努力’的忍着眼底的悲痛,挂着满脸的泪水,若水月苦苦的一笑。“罢了罢了!既然爱已成殇,说什么也都枉然。给。。。”说着若水月手有些颤抖的从怀中掏出两瓶药。

    “这是什么?”没有接,冷訾君浩冷冷的问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若水月缓缓道。“红色这瓶是痛生真正的解药,而蓝色这瓶,是天堂地狱的解药。虽然你现在体内痛生的毒只是被暂时的压制住了,可它迟早还是会再次破茧而出,到时候毒发,会比之前痛苦数倍。而你体内的天堂地狱,虽然已经毒变,但也还没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待你服完这两瓶解药的时候,你便无什么大碍了。”说着若水月硬是将手中的两瓶解药塞到了冷訾君浩的手里。

    当她冰凉的手触碰到掌心的时候,冷訾君浩的心是不由的一紧。为什么她的手会如此的冰凉?为什么?

    “为什么?”待她冰凉的指尖离开掌心的时候,冷訾君浩却不由的将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

    “厄?什么为什么?”怔了怔,若水月装作不解的反问道。

    看着她脸上那还未干的泪痕,冷訾君浩疑惑的开口道。“不是恨我吗?既然恨我,那为什么还要给我解药救我?看着我死去对你来说不是更好?”他真的不懂,她不是已经知道自己就是她恨之入骨的鹰型面具男了吗?按她的个性,这个时候的她不是应该恨不得将自己千刀万剐的吗?可为什么她还要给他解药,还要救他?

    抬起望着冷訾君浩,若水月有些悲哀的笑了笑。“是,我是恨你,恨你不相信我,恨你背叛我,背叛我们的感情。可比起恨你,我却又更爱你!所以我不想你死,想你好好的活着。”

    一时间若水月的话,让冷訾君浩的心是猛然一震。她怎么?恨他,却只是因为他不相信她,背叛了她和他们的感情?怎么?她不是恨鹰型面具男,恨的入骨吗?可她为什么却?难道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就是鹰型面具男?还有她最后的话,比起恨他,她却更爱他,所以不想要他死,要他好好的活着。若她真的知道他就是鹰型面具男的话,以她的性格,她是绝对不会因为爱他,而放弃杀他的,更不会在他快要死的时候,还要救他。可为什么那个女人会说???难道自己被那女人给骗了?

    “况且,曾经是你,是你在我最无助的时候,给了我希望,给了我机会,所以。。。呼!”若水月又深深的吸了口气。“所以哪怕你不再爱我了,不要我了,我也希望能和你好聚好散!”这一刻若水月绝美的脸上是出奇的平静。

    “我其实。。。”张了张嘴,冷訾君浩想要说什么,可最终却还是选择了放弃。

    见状,若水月绝美的脸上勉强勾起笑。“冷訾君浩,再见,再也不见!”说完,留下一滴悲凉的泪水后,若水月转身就朝不远处的夏侯夜修走去。

    而这时,冷訾君浩及其海龙四人根本没有注意到,在若水月转身的一霎那,她原本悲凉的脸上,在瞬间勾勒出一抹阴狠狡黠的笑容。

    将若水月所有神色看在眼里的夏侯夜修是忍不住的哀叹一声。哎!这女人,之前也一定在自己的面前演过类似的戏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