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看着若水月远去的身影,冷訾君浩心里是一阵挣扎。似乎此时有个声音在喊他赶紧追上前,否则他会后悔的。而同时又有个声音在阻止他,让他不要去理会她。

    “主上,难道她并不知道你就是鹰型面具男吗?”待若水月身影彻底的消失在了视线中后,海龙急忙上前问道。

    看着手中,她留下的两瓶药,冷訾君浩一脸苦恼的摇摇头。“不知道。。。”若她不知道他就是鹰型面具男的话,他定会不顾一切的追上去的。可。。。

    “她的人都知道,她怎么可能会不知道?”看了眼冷訾君浩,灵衣一脸不悦的白了眼海龙。

    “难说,毕竟主子很多事情都是通过奴婢知晓的,若那个奴婢有意隐瞒,她又何从得知?”还以灵衣一个冷眼,海龙冷冰冰的反驳道。

    闻言,江龙也附和的点点头。“没错,若那个奴婢再怀有什么目的的话,那身为主子的,一不注意,被这个奴婢卖了都不知道。”

    江龙话刚一说完,灵衣便一脸不耐烦的开口道。“行了!你们俩别再那一唱一和,你们怎么想的,我会不知道?你们不过就是因为若水月的那番话而心软了!所以才开始为她说起了好话!”

    “我们心软帮若水月说好话?哼!我看是你嫉妒若水月深得主上宠爱,所以才处处正对于她的。毕竟曾经因为她的肥胖丑陋,你是那么的看不起她,可现在,人家身材曼妙诱人不说,那脸蛋更是绝世倾城,举世无双。你身为一个女人,你能不妒忌吗?”

    “就是,这女人啊!一旦妒忌起来,那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你别以为你那点小心思就没人知道了。”

    灵衣羞愧的撇了眼冷訾君浩后,生气的指着两人就怒吼起来。“海龙,江龙你。。。”

    “他们两个说的没错,这女人一但妒忌起了,可真就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尤其是为了男人。”就在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妙雪,突然开口打断了灵衣的话。

    闻言,灵衣的眉头顿时就不悦的蹙了起了,对着妙雪就是一阵抱怨。“妙雪,怎么连你也这么说?你可别忘了,你也是女人!”

    “我说的是事实,就是因为我是女人,所以我清楚女人的心里,尤其在为了男人的时候。”说着,妙雪的视线突然落在了冷訾君浩的脸蛋。

    因为妙雪的这番话,冷訾君浩不由的抬起头,疑惑的看着妙雪。“难道你的意思是???”

    “没错,监月(冷訾君浩为那个内奸取的名字,顾名思义,监视若水月。)不是说,她从第一眼见到主上就爱上主上了吗?若真是如此,那她又怎么可能不妒忌若水月那?毕竟主上宠幸若水月的次数可不少啊!要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你说她能不妒忌,能不恨吗?可像若水月那样绝世倾城的女人,她又能拿什么和她比,和她争那?”妙雪点点头,一脸若有所思的推敲道。

    目光一紧,冷訾君浩沉沉的开口道。“依你这么说,是监月那个贱、人,因为妒忌若水月深得本宫的宠爱,所以在发现本宫的身份后,没有回报若水月,反而借此来投靠本宫,并骗本宫说若水月知晓本宫就是鹰型面具男一事,用此时来挑拨本宫和若水月的关系,故而在打击若水月的同时,得到本宫的宠幸?”

    妙雪不可否认的点点头。“很有这个可能。毕竟若水月待她下面的人,向来不薄,若不是这个原因,那监月为何要如此的背叛若水月那?”

    闻言,冷訾君浩不语,只是用手托着下颚,一脸的若有所思。

    江龙点点头。“恩,我也这么看,之前监月不是说痛生的解药,若水月早已配制出来了吗?她之所以骗主上说没有,就是因为知道了主上就是鹰型面具男。可结果那?她是将她所说的解药给偷了出来,可却并非是解药,而是毒药,还险些害的主上丢了性命。”

    “没错,若痛生的解药真的是若水月刚配制出来的,那监月说的什么若水月早已配制出了解药,只是不愿意给主上,想要主上过着痛不欲生的日子,以解她的心头之恨之类的话,岂不是都是假话。目的也无非就是要主上恨若水月,和若水月彻底的闹翻。而她,则轻松的将若水月从主上身边推了走。”撇了眼冷訾君浩,妙雪点点头附和道。

    “可这些都只是你们自己的推敲不是吗?你们又如何敢肯定若水月的痛生解药是刚配制出来的?万一她给主上的才是毒药那?”听着几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帮着若水月说话,灵衣的脸色顿时就成了下去,没好气的冲他们反问道。

    白了眼灵衣,海龙冷冷的解释道。“不!你没和若水月真正的接触过,所以你不解她的性格。若痛生的解药不是她刚配制出来的,那换做是你,你会在这种时候还来找主上吗?那不是找死吗?而且说到毒药,那她就更不用骗主子服毒了。因为比起骗主子服毒,她直接向主上施毒还更容易些。”

    “话是这么说,可你们还是难保她今天的一切不是在演戏不是吗?”灵衣不甘的又问了一句。

    “看样子海龙说的对,你真是太不了解她了。若她真的知道主上就是鹰型面具男的话,那她根本不会在明知道主上误服毒药后,还来找他,给他真正的解药,直接看着主上衰老至死便行了!或者二话不说,再次对主上,乃至我们用毒,岂不是更好?毕竟她在用毒方面的手段可不是一般的厉害。”这时,江龙不由的想起,数月前那被血染红的夜晚。那女人光用她身上的鲜血,就在眨眼间,解决了他们数十个手下,而且当时她还是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

    “而且还有个最重要的原因!你难道都没有注意到她的肚子吗?”海龙接着说道。

    眉头一紧,灵衣疑惑的问道。“肚子?她肚子怎么了?”当时那个情况,她根本就没有留意过她的肚子。

    “她怀孕了,已经有五个多月了!”说着,海龙不由的抬头看了眼一旁正想着事儿的冷訾君浩。

    闻言,灵衣是猛然一惊。“什么?她怀孕了?可,可这和主上有什么关系?等等,难不成你是说???”

    “没错,她现在肚子里还怀着主上的孩子。你说,若她真的知晓主上就是那个鹰型面具男的话,她还会允许自己怀着自己恨之入骨的男人的孩子吗?”一想到若水月肚子里的那个孩子,海龙就觉的他很可怜,若他出世后,他的父母再突然反目成仇的话,那对那孩子来说,是多么的残忍啊!

    看了眼冷訾君浩,灵衣脸色阴沉的说。“她现在的身份是夏侯夜修的女人,成天呆在皇宫里,你怎么肯定她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主上的?谁知道会不会是夏侯夜修的!”

    “你。。。”

    海龙刚开口,就见原本一脸沉默不语的冷訾君浩是猛的抬起头。随即便像是想到什么似的,不顾一切的就朝若水月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是的,他怎么给忘了,她肚子可还怀着他的孩子啊!而且他也坚信她肚子里的是他的孩子,毕竟她在和他大婚洞房过后,没多久,就因被他重伤,而一直昏迷直到四个月后才醒了,期间是绝对不会和夏侯夜修有过房事的,所以那孩子一定是他的。还有,海龙的话也不假,若若水月真的知晓自己就是鹰型面具男的话,那以她的性格,她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再继续怀着自己仇人的孩子的,定早已设法将孩子给堕了。所以他是真的被监月那个贱、人给骗了,还害的她以为他不再爱她,不要她了,就那么伤心痛苦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