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北山林间的大道上,马车缓缓的向前行驶着。

    马车里,看着若水月舒适的靠在软卧上,笑眯眯的样子,夏侯夜修忍不住的开口问了一句。“你真就如此的有自信,冷訾君浩那家伙回来追你?”

    扬扬眉,斜眼着‘冷夜’,若水月邪邪一笑。“我不是有自信,而是非常的有自信!”

    看着若水月,夏侯夜修很是无奈的摇摇头。“万一,我说万一冷訾君浩那家伙不来追你那?”

    “你就放心吧!我的戏演的那么的足,是绝对不会有万一的。而且我的天月也早在我们来这儿的时候,就已接到了我的吩咐,她知道该说什么会让冷訾君浩动摇的。”眨着自己美丽的大眼睛,若水月是相当自信的说道。

    “什么?你的天月?难道你在冷訾君浩的身边也安插上了你的人?”看着若水月,夏侯夜修此时是一脸的惊讶。

    若水月点点头。“那是,要知道在我夺下黄泉炼狱大权的时候,除了想要杀夏侯夜修外,更想要杀的便是他冷訾君浩了!”

    在听到她说想要杀自己的时候,夏侯夜修的目光还是不由的一沉,然而只是眨眼间的时间便又恢复平静。“为什么?那个时候他冷訾君浩不是你的主子,大恩人吗?而且还是他将你带去黄泉炼狱磨练,给你复仇的机会的吗?”

    闻言,若水月忍不住的冷哼一声。“大恩人?主子?哼!你以为他真想要帮我吗?他不过是看在我是若文荣的女儿,想借我对夏侯夜修的仇恨,而利用我。若我能活着离开黄泉炼狱还好,若不能活着离开,那就是我的命了!而且你不知道,当时我在黄泉地狱过的是什么日子,真的是生不如死,痛不欲生,连狗都不如!而且他冷訾君浩的师傅阎罗宫主,那简直就是个变态,他是想着法子的折磨我们,活生生的削掉我的血肉喂狗不说,居然还要我生吃自己腿上的血肉,甚至别人的。真的,那味道,我现在光想着都忍不住的想吐。而这些,一半可都是他冷訾君浩赋予我的。你说这样的情况下,我能不想要杀他吗?”说道这些的时候,若水月却显得格外的平静,似乎那不是她自己的事儿,而是别人的。

    若水月的话让夏侯夜修是一阵心疼。这一刻他似乎能看见她当时被折磨,被削掉血肉,生吃人肉时的痛苦。

    注意到‘冷夜’眼中流露出的神情,若水月淡淡的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行了,你别用那副同情的眼神看着我,我还没那么可怜那!而且,若不是在黄泉地狱的那几年,我现在说不定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她不会知道,正因为她脸上的淡然,和她那无所谓的话,却让夏侯夜修更是心疼不已。她要经历过多大的痛苦,才会有今天的漠然啊!

    “厄,对了,既然你一直都想着要杀冷訾君浩的,可为什么到后来你和他却???”其实一直以来她和冷訾君浩的往事,都是他心中的一根刺。虽然他一直告诉自己他没关系,可却也只是在自欺欺人罢了。

    扬扬眉,看着‘冷夜’若水月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告诉了他。“原本我是想要杀他,可当他和夏侯夜修的资料情况摆在眼前的时候,我才知道,想要杀他们,我还不能急。因为我根本就不是他们两个人对手。所以我便决定,先依附冷訾君浩杀了夏侯夜修后,再借机杀了他的。可在他身边,我是属下,而他是主子,所以很多事,都不是我能决定的。哪怕才刚见面,他要我脱衣服,我也不得不从。尽管心里再不愿意!”

    闻言,夏侯夜修原本就有些阴沉的脸色一时间是更加冰冷。脱衣服,他要她脱衣服?该死的!

    “当时我原本以为他会对我。。。我出乎意外,他却并没有,而是亲自为我涂抹药膏。只因在黄泉地狱的日子,在我身上留下了一道道惨不忍睹的痕迹。说真的,那个时候我还是挺感动的,毕竟他是主子,而我只是他的属下。”脑海中是他那时那温柔的眼神时,而脸上却是若水月讽刺的笑。

    “就是因此你就爱上了他?”说着夏侯夜修的眼睛已不由的眯了气来。

    “当然不是,只是在往后的日子里他真的对我很好,也许是因为当时我需要依附他的原因吧!反正就。。。”

    “就爱上他了?”看着若水月,夏侯夜修冷冰冰的问道。

    “当然不是。。。其实正确的来说,我根本就没有爱过他。不过就只是依赖他,毕竟当时在面对夏侯夜修那么强大的敌人时,我除了依靠他,便再无人可靠了。”因为‘冷夜’这冷冰冰的语气,让若水月是猛的意识到什么,于是急忙摇摇头否决道。她怎么一时间给忘了,冷夜这家伙可别提有多维护夏侯夜修的。要是她真的承认自己爱上过冷訾君浩,还真不知道这家伙会不会突然发疯的将她给丢出去。真的,有时候因为这家伙的过激反应,她可是一再的怀疑过自己究竟是夏侯夜修的女人那?还是他的女人啊?

    “你说的是真的?”眯着眼看着若水月,夏侯夜修幽幽的问道。

    闻言若水月想也没想便点头道。“那是当然,那个时候我一心想着要杀夏侯夜修和倪诺儿那个贱、人报仇,那还有时间去理会这些儿女私情啊!”

    夏侯夜修不语,只是一脸郁闷又无奈的盯着若水月。这个时候他真不知道自己是该哭那?还是该笑?她无暇儿女私情,就只是为了想要要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