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转开自己的视线,一抹悲哀又讽刺的笑意从若水月脸上一闪而过。爱?怎么可能没爱过?又怎么可能没真心的爱过?只不过当一切真相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与背叛,欺骗,阴谋诡计相碰撞的时候,那份爱,便剩下了恨和耻辱。再次承认,便只是在自己身上增添污点和不堪。

    若真的没有时间去理会这些儿女私情,那你现在为何又会爱上夏侯夜修?当然,这番话夏侯夜修并没有问出来,不是不敢,只是不忍,不忍去揭穿她。

    轻轻的叹了口气,夏侯夜修目光深邃的看了眼若水月,便也转开了自己的视线。

    哒哒哒哒。。。就在这时,耳边突然转来一阵马蹄声。

    闻声,两人是猛的从思绪中抽回神来,相视了眼,同时撩起窗帘朝外望去。

    远远的就看见冷訾君浩,骑这一匹黑马,快速朝这边追来。

    他华丽的白袍,乌黑的长发,因疾驰的速度在风中摇曳。黑与白,这一刻因他却是如此的绚烂,如此的惊心动魄。

    放下窗帘,回眸间,若水月绝美的脸上突然扬起妖娆而又魅惑的笑。“他总算是来了,也不枉费我费尽心思,上演了那么一出戏!”

    夏侯夜修不语,只是在看到若水月脸上的神情时,双眼不由的眯了起来。

    “月儿。。月儿。。。”马车外突然传来冷訾君浩一声声焦急的呼唤。

    “没有我的吩咐,不许停车。”冲驾车的‘车夫’吩咐了声,若水月冷笑一声后,是一脸惬意的往车壁上靠去。虽然是在同他冷訾君浩演戏,可她也不能让他那么轻易的就将她给‘哄’回去了。

    尽管什么都没有问,但夏侯夜修也清楚,这女人是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那!

    “月儿,月儿。。。”追上马车,冷訾君浩又冲着马车里唤了几声。

    然而无论他怎么喊,却始终不见马车有要停下来的迹象,而马车内的女人更没有丝毫要出来与他见上一面的意思。

    “月儿,你停一下,我有话要和你说。”顿了顿,冷訾君浩又焦急的冲马车里喊了声。若换成别人,他才没有闲工夫在这儿耗,定一脚踹飞马夫,强行停下马车。可偏偏这马车里坐的不是别人,他不敢轻举妄动,怕适得其反,那可就不好了。

    闻言,马车里的若水月顿时就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一脸的不屑。哼!他以为他是谁啊!叫她停就停?

    见马车里依旧没有任何的声响,冷訾君浩又不由的喊了一句。“月儿,你听我向你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月儿。。。”

    马车外,冷訾君浩一脸焦急的在不停的呼喊,而马车里,若水月却翻着白眼,一脸的无动于衷。

    见若水月吊了冷訾君浩都快两刻钟的时间了,可她却依没有要停车的意思,夏侯夜修终于忍不住的开口低声起唇道。“你还真沉的住气啊!”

    扬扬眉,斜瞥了眼‘冷夜’若水月压着声音,漠然的开口道。“没听说过一句话吗?越容易得到的东西,就越不会珍惜。所以就算是在和他演戏,我也不想要便宜了他,当是给他一个教训吧!”

    夏侯夜修眯了眯眼。“可难道你就不怕他放弃回去了吗?”说真的,他倒真希望冷訾君浩这个时候能没了耐心打道回府,别再和她纠缠了。

    闻言,若水月顿时就忍不住的冷笑了起来。“若连这点自信都没有,那我若水月还玩什么?”

    夏侯夜修一时间是无言以对,最终摇摇头转开了自己的视线。

    就这样,冷訾君浩追着喊着又走了好一段路后,马车才终于停了下来。

    “月儿。。。”见马车停了下来,冷訾君浩心中一喜,冲里面又轻唤了声。

    深深的吸了口气,若水月伸手就朝自己的大腿处狠狠的捏了一把,硬是逼着自己挤出了几滴眼泪后,这才起身走了出去。

    将若水月这一系列动作看在眼里的夏侯夜修,一时间是目瞪口呆,半天回不了神。这女人,这女人。。。

    “月儿。。。”见若水月出来,冷訾君浩惊呼一声,是赶紧跳下马朝她跑去。

    若水月并没有急着理会冷訾君浩,反而目光深邃的朝紧随冷訾君浩而来的四人望了眼。在某人眼中得到答案后,若水月的视线这才有缓缓的落在了冷訾君浩的脸上。“你还追来做什么?你我之间已没有什么话好说的了!你回去吧!”挂着泪珠,若水月伤心欲绝的说完,转身就欲回马车里去。

    见状,冷訾君浩顿时急了,上前就一把拉住若水月。“月儿,你听我向你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深深的吸了口气,若水月哀伤的看着冷訾君浩。“解释?事到如今,已经没什么好解释的了!冷訾君浩,你我之间真的结束了!”说罢,若水月是猛的甩开冷訾君浩的手。

    心猛然一颤,冷訾君浩摇摇头,又抓住若水月的手大叫道。“结束?不,没有我的允许,你我之间永远也不可能结束的。”

    你的允许?哼!你算个什么东西?

    吸了吸鼻子,若水月冷视着冷訾君浩却是一脸的悲痛。“结束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不是吗?而我,我成全你,祝你和你的新欢白头到老。放手!”说着若水月就欲甩开冷訾君浩的手,然而无论她怎么用力,冷訾君浩的手却依旧死死的抓着她的手腕不放。

    “这是你的真心话吗?”紧盯着若水月,冷訾君浩沉沉的问道。

    眉头一挑,若水月反问道。“你认为那?”

    见状,眸光流转间,冷訾君浩却突然笑了起来,只是笑的很是苦涩,很是无奈。“看样子,那个女人说的不错,你的心果真不住我身上了,你是真的爱上了夏侯夜修,所以这才急着与我撇清,结束一切关系的是吗?”

    “你说什么?”一时间若水月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现了什么问题。

    “因为你爱上了夏侯夜修,所以这才要急着和我结束一切关系的是吗?”冷訾君浩又重复道。

    闻言若水月一时间是哭笑不得,她可真是没想到,这个时候他冷訾君浩居然会倒打一耙。但事实究竟是如此,那又有什么关系那!反正最终的结果是她要的不就可以了吗?既然如此,那这戏,她就继续陪他演下去。

    脸色一沉,若水月挥手就是狠狠的一个耳光朝冷訾君浩脸上扇去,顿时他白皙俊逸的脸上,五根手指印是清晰可见。“若我不爱你,爱上了夏侯夜修,我还费这么大的劲救你做什么?我疯了吗?真的,冷訾君浩,你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咆哮间,若水月又是狠狠的挤出了几滴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