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美妙的凤眼,碧水涟漪,繁星闪烁,却不及这一刻她双眸的泪水闪亮,璀璨。

    心微微一颤,冷訾君浩不怒,反而目光温柔的看着若水月。“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蹙了蹙眉,若水月是一脸疑惑的看着冷訾君浩。

    垂眸间,冷訾君浩这才缓缓来口道。“不瞒你,其实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命人演的一出戏码!”

    “你说什么?”闻言,若水月的嗓子不由的扯了起来。

    “我知道,你会因此生我的气,可比起你生气,我更怕失去你,所以我。。。”眸光流转间,冷訾君浩是一脸自责的紧盯着若水月开口道。

    怔了怔。“依你这么说这事儿。。。。。。”

    “没错,其实,无论是新欢,还是偷药,都是我命人配合演的一出戏,为的就是想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不在乎我,不爱我了,而是爱上了夏侯夜修!”点点头,冷訾君浩一脸小心翼翼的‘解释’道。

    闻言,若水月不语,就只是一脸复杂的盯着冷訾君浩。

    见状,冷訾君浩迟疑了片刻后,又开口道。“我原本也不想要借此来试探你的,可听说你因为夏侯夜修独宠姬申欢儿一事,又吃醋,又动怒的。所以我就以为你忘记了你进宫真正的目的,反而爱上了夏侯夜修,毕竟按常理若你不是爱上了他,又怎么会因他而吃醋动怒那?”说到最后,冷訾君浩眉头一挑,是一脸询问的看了眼若水月。

    微微的眯了眯眼,一抹讽刺的笑意从若水月嘴角一闪而过。下一刻,若水月还是冷然起唇‘解释’道。“你听好了,我现在不管怎么说也是夏侯夜修的妃子,若知道他和别的女人成天到晚的颠龙倒凤,却没有丝毫的反应,你说夏侯夜修会怎么看我?难道不会怀疑我对他的感情吗?要知道,他可是有心立我为后,我怎么能因此而白白放过这大好的机会?所以,吃醋,动怒,这种戏码对夏侯夜修我是绝对必不可少的。而且说实话,我也的确不想要姬申欢儿独宠后宫。”

    顷刻间,冷訾君浩的眉头就紧紧的蹙了起来。“为什么?难道你真的对夏侯夜修动了心?”

    “没有的事,之所以不想要姬申欢儿独宠后宫,只是想要以防万一有朝一日她会因为夏侯夜修的宠幸,而夺走原本应该属于我的皇后之位。再则,若她因此有了身孕,那对我们孩子的未来岂不是一个威胁?”此时若水月是面不红心不跳的‘解释’道。至于这话究竟是真是假,也只有她心里清楚。

    闻言,冷訾君浩那紧蹙的眉头,顿时就松了开,随后是一脸自责愧疚的看着若水月。“这么说来,那岂不是我误会你了?月儿,对不起,我。。。”

    “对不起?误会?呵呵,你知道不知道,就是因为你的这个误会让我痛失了墨星!”冷訾君浩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若水月一脸悲愤的给打断了。

    “月儿,对不起,就因为我太在乎你,太爱你,怕失去你,所以才会做出这等糊涂事。我,墨星的死,我真的很抱歉!”说着冷訾君浩又是一脸自责的低下了头。

    抱歉?哼!你以为一句抱歉就能抹去墨星被你们害死的事实吗?

    清冷的盯着冷訾君浩,若水月漆黑的眸中急速闪过一抹阴邪而又讽刺的光芒。“难道你不知道,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就是信任吗?而你居然。。。”

    “月儿,真的对不起,我。。。我保证,这种事绝对不会有下一次了。”闻言,冷訾君浩急忙打断了她,一脸自责又愧疚的盯着她。而此时他原本紧抓着若水月的手,也不知道在何时变成了轻轻的拉着她的手了。

    深深的吸了口气,若水月突然不想再和他多扯下去了,于是一脸郁闷又无奈的看了冷訾君浩很久,才终于起唇道。“这次就在看我们未出世的孩子面上原谅你一次,若还有下次,我是绝对绝对不会再原谅你了!”

    闻言,冷訾君浩心中一喜,是急忙点点头。“恩,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了!”随后便见他洋溢着灿烂的笑容摸了摸若水月的肚子。“宝贝儿,你可真是爹爹的福星啊!”

    这一刻冷訾君浩丝毫没有注意到若水月眼中那一闪而过的厌恶。

    “月儿,时辰不早了,我们该回宫去了!”就在这时,夏侯夜修突然从马车里钻了出来。既然若水月已经‘原谅’了他,那他们两人之间的戏也该是落幕的时候了吧!

    在看到‘冷夜’的瞬间,冷訾君浩的眉头顿时就不由的蹙了起。“他是???”这一刻他的声音明显的冷了许多。

    “冷夜,我的贴身侍卫,也是我的朋友!”看了眼‘冷夜’,若水月扯了扯嘴角淡淡的解释道。

    “冷夜?”轻念了一遍‘冷夜’的名字,冷訾君浩的脸色在瞬间暗了下去,漆黑的眸子上顿时覆盖上了一层寒冰。“冷夜,真是久仰大名啊!只是若本宫没记错的话,你应该就是保龙军团的首领吧?也就是说,你是夏侯夜修的人?”

    目光清冷的看着冷訾君浩,夏侯夜修不可否认的点点头。“你说的没错!”

    闻言,冷訾君浩的眸子猛然一紧,随即是一脸冰冷的看向了若水月。似乎想要让她给他一个解释!

    见状,若水月扯了扯嘴角,一脸邪魅的笑道。“是,他之前是夏侯夜修的人,但现在,他却是我的人!”其实正确的来说,只是她的朋友。不过为了让冷訾君浩安心,她才这么说的。

    “哦?”疑惑的看了眼‘冷夜’,冷訾君浩是急忙将若水月拉倒一旁,沉沉的冲她质问道。“他现在真的是你的人?”

    若水月点点头。“没错,他现在是我的人,所以对他,你大可放心!”

    “怎么会?他可是冷夜啊!那个震惊整个江湖的冷夜!”看了眼若水月,又看了眼‘冷夜’冷訾君浩是一脸的不敢相信。毕竟当年冷夜在江湖上的传说,他可是如雷贯耳啊!冷夜,冷夜,冰冷的夜晚,地狱的魔鬼。

    看了眼‘冷夜’,若水月扬扬眉,轻笑道。“那又怎么样?无论他曾经有多厉害,可现在还不是我的人?”

    若水月绝世倾城脸上,那如烟花爆破般绚烂的笑容,让冷訾君浩的脸色顿时就暗了下去。“说,你究竟是用什么收服他的?是不是你的身子?”说真的,对于眼前这个女人,除了她那绝世倾城的容颜,和她那曼妙诱人的身子,他还真想不到她究竟还有什么能让冷夜这号人跟随的。

    虽然隔了一段距离,但夏侯夜修还是将冷訾君浩的话听的是一清二楚。只是在听到这句话时,夏侯夜修俊逸的脸上明显的扯过一抹强忍的笑意。身子?呵呵,他冷訾君浩真是太小瞧他‘冷夜’了!

    若水月的脸色在瞬间沉了下去,看冷訾君浩的目光也越发的阴冷。“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我没什么,只是好奇,你究竟是用什么收服冷夜这号人物的。”注意到若水月的脸上,冷訾君浩是急忙收起了自己的凌厉,摇摇头淡淡的解释道。

    不悦的白了眼冷訾君浩,若水月还是开口道。“你难道忘了,我可不光只有这身皮囊,我还有数百种难解奇毒。”

    怔了怔。“这么说,你是用毒控制了他?若真是如此,那可真就太好了!”这一刻,冷訾君浩的眼中明显的闪过一抹诡异的笑意。

    蹙了蹙眉,若水月是一脸疑惑的盯着他。“你为何会这么说?”

    “那是因为,他。。。他那么厉害的高手都被你收服了,能在你身边保护你的安全,那当然是件好事啊!”脱口而出的话,随即被冷訾君浩给收了回去,顿了顿,才见他淡然的笑着解释道。

    “这样啊!”扯了扯嘴角,挑眉间,若水月轻然的笑了笑。

    一道阴邪的光芒从冷訾君浩眼中闪过的同时,便见他勾勒着笑容冲若水月开口道。“对了,月儿,你给他下的什么毒?解药那?你带着吗?”

    闻言,若水月的眼睛顿时就眯了起来。“魑魅!至于解药,我怎么可能会随身携带。怎么了吗?”

    “没。没什么。。。”顿了顿,冷訾君浩有些失望的摇摇头。罢了!这种事还真不能急。

    “恩!那我真的要走了,否则被夏侯夜修发现我偷偷出了宫,肯定会引起他的不满的。”看着此时的冷訾君浩,若水月只觉一阵厌恶。

    又看了眼‘冷夜’,冷訾君浩这才一脸不舍的点点头。“好,路上小心点!”

    闻言,若水月也不再和他废话,拉上‘冷夜’就上了马车。

    望着远去的马车,冷訾君浩冰冷的眸子,顿时染满了阴狠之色。“冷夜!总有一天,本宫会让你臣服于本宫脚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