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不同之前,此时马车以飞快的速度朝皇宫方向奔驰而去。

    一路上,若水月都眯着眼,一脸若有所思的盯着‘冷夜’。

    “你干嘛这么盯着我?”不知道被若水月用这种奇怪的眼神盯了多久,夏侯夜修终于忍不住的开口问道。

    “我想冷訾君浩是看上你了!”没有回答‘冷夜’的问题,若水月只是若有所思的开口道。

    “你说什么?”冷訾君浩看上了他?开什么玩笑那?他认识冷訾君浩那么多年,可从不知道他冷訾君浩还龙阳癖啊!

    蹙了蹙眉,若水月淡然启唇道。“刚为了不引起他的怀疑,我便说你是因为中了我的魑魅毒,所以才臣服于我的。可他居然问起了我魑魅毒的解药,还问我带没有带在身上。很明显,他是想要我将解药给他,从而让他来‘控制’你。”

    “厄!原来你说的看上是指这个啊!”

    “难道你以为那?”眨了眨眼,若水月是一脸莫名其妙的盯着他。

    “没,我只是随便说说。。。不过你们的对话我听到了,他似乎是有这个意思!”夏侯夜修附和的点点头。

    一说到这儿,若水月的眉头顿时就蹙了起来。“只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想要控制你那?难道就是因为你武功高强?”说着若水月又摇了摇头。“不,以冷訾君浩的性格,你身上定还有什么更值得他利用的地方,否则他今日绝对不会有那种势在必得的眼色。”

    一脸慵懒的轻靠在车壁上,夏侯夜修淡然的笑道。“他看中的是我手中那支10万人马的保龙军团。”

    “什么?10万人马的保龙军团?”闻言,若水月是一脸的惊愕。她一直都知道冷夜手中有支保龙军团,可她却从不知道,他的保龙军团居然有10万人马这么多,她还以为最多就几千人不得了了那。

    挑了挑眉,夏侯夜修不可否认的点点头。“而且我那10万人马,全都是骁勇善战之辈,最差的,都能以一敌十。还别说其中有不少的武林高手,横扫数国的江洋大盗,以及我一手训练出来的铁甲骑兵。这样一支精英军团,他冷訾君浩能不想要吗?”

    闻言,若水月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难怪他冷訾君浩会。。。对了,你的这支保龙军团是为夏侯夜修而建立的吗?”

    “可以这么说,只是我的这支保龙军团,一般不会出动。因为一旦出动,那必定是一场惨绝人寰的屠杀!”说到屠杀,夏侯夜修的眼睛顿时就不由眯了起来。

    她不会知道,他的第一场大屠杀,就是他的父皇,兄弟。整整五万八千多人,鲜红的血,几乎快要染红了皇城的每一个角落。

    注意到‘冷夜’眼中闪过的痛楚,若水月顿了顿,是急忙转移话题。“对了,我都还不知道你今年多大了那!”只是一问完,若水月就忍不住的想要敲打自己的脑袋。可真笨,就算想要转移话题,也不用问出这么白痴的问题吧!

    看着若水月此时的神色,夏侯夜修是忍不住的勾起一抹笑意。她想要转移话题,他又怎么会不明白那?只是。。。呵呵!

    “我和夏侯夜修同岁。”温柔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夏侯夜修俊逸的脸上,突然勾勒出邪魅的笑容。

    “厄?”很明显,若水月似乎没想到‘冷夜’会突然扯到夏侯夜修顿时就愣住了!和夏侯夜修同岁?只是夏侯夜修今年多大,她也不知道啊!

    “你不会是不知道夏侯夜修今年多大了吧?”眨了眨眼,冷夜突然将自己的俊脸凑近了若水月。

    “我,我。。。”若水月有些囧迫的笑了几声。“呵呵。。。我,我当然知道了!”

    “是吗?那他今年多大了?”

    “这个,这个。。。呵呵,你我心里都知道就好了嘛!说出来多没意思的是吧?”若水月是一脸尴尬的笑了笑。等回去,她一定要让人去问问,夏侯夜修今年多大了的。

    扯了扯嘴角,夏侯夜修眼中明显的闪过一抹失落。呼!她果真是不知道他的年纪啊!

    ‘冷夜’眼中的失望,若水月怎么可能没有察觉。只是。。。哎!也是,自己口口声声的说爱着夏侯夜修,可自己却连他今年多大都不知道,这说起来也的确有些可笑。哎!也许真的是自己不够关心夏侯夜修吧!

    收回自己的俊脸,夏侯夜修并没有告诉若水月自己的年纪,反而一脸淡漠的冲她问道。“对了,你刚为什么不问冷訾君浩,你身边的内奸是谁那?”

    看了眼冷夜,若水月扯了扯嘴角,有些郁闷的解释道。“没那个必要,冷訾君浩深知我的性格,我一旦知道内奸的身份,我就一定会杀了他指着的内奸为墨星报仇。可万一冷訾君浩没有将内奸真正的身份告诉我,而是随便说指出一个人,那我岂不是得要错杀了忠于我的人?若不杀,反而还会引起冷訾君浩对我的怀疑。所以了,最好的办法就是什么都不问,只当此事我一时间给忘记了!”

    夏侯夜修点点头。“这倒也是。。。不过不得不承认,冷訾君浩给你的解释实在是太烂了!可说是破绽百出。”

    闻言,若水月不由的冷笑一声。“那又有什么关系那?反正我最终的目的是达到了!能和他少说一句话,就尽量和他少说吧!反正他一向认为爱恋中的女人都是傻子,而我更是爱他爱的早已迷失了自我,对他的话更是深信不疑的地步了。反正只是和他在演戏,做做傻子又有什么关系那!”

    注意到若水月提到冷訾君浩时的表情,夏侯夜修不禁笑道。“厄?看样子你现在是真的很讨厌他啊!”

    瘪了瘪嘴,若水月反感的摇摇头。“不是很讨厌,而是厌恶,恶心他。。。呼!现在我越看他,就越觉得他就是一只披着人皮的畜生,满嘴的谎言和满肚子的坏水!”

    夏侯夜修附和的点点头。“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眸子一转。“没什么打算,就只是安心养胎生孩子!”她是安心生孩子,但有些事情,她还的要做好准备。至于究竟是什么事,现在她还不想告诉别人。

    闻言,夏侯夜修不语,只是看着若水月轻然的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