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见夏侯夜修一脸无奈的摇摇头,一抹狡黠的笑意从若水月嘴角一闪而过,随后便见她很是无辜的眨了眨眼睛。“我没有不将你放在眼睛。”

    “是吗?”夏侯夜修双眼一眯,俊美的脸蛋带着邪魅的笑朝若水月靠近了几分。

    见状,若水月是急忙点点头,很是‘真诚’的回了声。“是的!”

    “那除了眼里,你就没有再将我放在其他地方了吗?”斜视着若水月,夏侯夜修声音危险又充满诱惑的问道。

    “厄?”盛开着倾世桃花的双眼眨了眨,若水月点点头。“有啊!”

    扬扬眉,夏侯夜修两眼放光的问道。“那里?”

    抿了抿嘴,若水月并没有急着回答,只是有些羞涩的摸了摸自己的心堂处。

    见状,夏侯夜修那比太阳神阿波罗俊美的脸上顿时就勾勒出无比绚烂的笑容。她是要说心里吗?

    就在夏侯夜修满心期待等着若水月出说那个地方的时候,若水月却突然指着身旁的位置狡黠一笑。“喏,放一边!”

    “厄?”一时间夏侯夜修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僵住了。她不知道,其实他有多么的希望她能亲自对他说声她爱他。不是在面对‘冷夜’的时候,而是对他夏侯夜修,当然也不是在演戏,而是出于真心的对他说。哪怕只有一次也好啊!可惜她却。。。

    看着夏侯夜修此时的摸样,若水月终于忍不住的大笑了起来。他希望听她说什么,她又怎么会不明白那!只是就因为他,让她刚白白的难过了那么久,所以她也要故意气气他。

    不满的瞥了眼若水月,夏侯夜修腾的一声就从软榻上站了起来。“该解释的我也解释清楚了,而你,就慢慢笑吧!”说罢,夏侯夜修就一脸气冲冲的要走的架势。

    见状,若水月急忙伸手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小气鬼,和你开玩笑那!喏,这里,我一直都将你放在这里那!”说着若水月硬将夏侯夜修又拉来坐下,将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膛上。

    这一刻,若水月丝毫没有注意到夏侯夜修脸上那一闪而过的狡黠笑容。小东西,这下终于老实招了吧!哼哼哼。。。

    “这么说,你是爱我的吧?”忍着心中的喜悦,夏侯夜修故作漠然的瞥了眼若水月问道。

    闻言,若水月不由的白了眼身旁的男人。“白痴,我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能不爱你吗?而且我不爱你又能爱谁?”

    “是吗?可是从未亲口对我说过,你爱我!”夏侯夜修可怜巴巴的看着若水月。

    眨了眨眼睛,若水月有些哭笑不得。“拜托,我之前对你说的还少吗?”而且这爱天天挂在嘴边说,时间久了可就不值钱了。

    “那能一样吗?”之前她说的爱他,根本就是有目的的,并不是真心的。只是这话,夏侯夜修可没有胆子敢说出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眉头一挑,若水月有些不满的问道。

    “这个。。。意思很简单,那个时候你肚子里都还没有孩子,可自从有了他,你对我都没有以前那么好了,所以现在在你心里就只爱他,不爱我了对吧?”顿了顿,眸光闪烁间,夏侯夜修这才一副闷闷不乐的开口吐出了一个‘理由’。至于真正的理由,目前他是打死也不敢说的。

    夏侯夜修的话,让若水月顿时就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天!原来这家伙是在和肚子里还没有出生的小家伙吃醋那!

    “人家都难过死了,你居然还笑的出来,真是个没良心的女人。”看着若水月笑脸如嫣的摸样,夏侯夜修更是入戏的扯了扯嘴角,阴阳怪气的抱怨道。

    闻言,若水月一时间是笑疯了!

    见状,夏侯夜修的两眼顿时就眯了起来。可心里却因为她那灿烂的笑容而满足。

    抿了抿嘴,退下脸上的笑容。若水月突然上前伸手捧着夏侯夜修的俊脸,深情,温柔又认真的开口道。“夏侯夜修,无论今后我的生命中有谁出现,而你,都将是我此生最爱的人!”

    这一刻,夏侯夜修似乎在若水月那漂亮的眸中,看到了那一朵朵绚烂开放的倾世桃花。

    心中是无法压制的澎湃和喜悦。“月儿!”轻唤一声,夏侯夜修低头就吻了吻若水月的额头。“为夫对月儿之爱,入了髓,透了心,生生世世无尽无休。”用额头轻靠在她的额上,温柔的看着她那双迷人的眼,夏侯夜修深情说道。真的,只要有她那一句话,无论前面的道路是刀山火海,还是万劫不复,为她,他都心甘情愿。

    若水月不语,只是嘴角缓缓的勾勒出一抹甜美又幸福的笑。眨眼间,便已主动的吻上了夏侯夜修那性感的唇。

    “主子,主子。。。”正当两人沉浸在甜蜜之中的时候,门外突然不合时宜的响起了初月的声音。

    闻言,若水月猛然一惊,是急忙将夏侯夜修的俊脸从自己的面前给推了开。

    刚尝到甜头就被打断,还被眼前这个女人给无情的推了开,这让夏侯夜修的脸色在瞬间沉了下去。不满的看了眼若水月,夏侯夜修转过头对着门外就是一阵咆哮。“进来!”

    看了眼夏侯夜修,若水月没有说话,只是不由的浅浅一笑。

    听闻房内夏侯夜修传来的咆哮,初月心跳是不由的漏了一拍,可还是推门走了进去。“奴婢见过皇上,见过主子。”

    “少废话,究竟是何事?”初月刚行礼完毕,就被夏侯夜修一脸不耐烦的给打断了。

    怔了怔,初月赶紧回答道。“回皇上,南卫王求见。”从头到尾,初月的目光不敢朝夏侯夜修看去丝毫。

    双眼一眯,夏侯夜修没好气的开口道。“云杰?他家伙最好有什么要紧的事,否则朕一定给他好看。”

    “行了,你别管他,赶紧去将他叫进来吧!”无奈的看了眼夏侯夜修,若水月淡然的冲初月笑了笑。

    “是。”应了声,初月是急忙退了出去。

    看着夏侯夜修,若水月轻然一笑,打趣的劝道。“好啦!大冬天的,你还板着张冷脸,你想要冻死我啊!”

    “你以为我。。。”

    夏侯夜修的话还未说完,夏侯云杰就走了进来。“厄?皇兄也在啊!”

    “怎么?难道朕不能在这儿吗?”闻言,夏侯夜修眼睛一瞪,没好气的甩了一句。

    “厄?我没那个意思,我只是。。。”面对夏侯夜修的冷漠,夏侯云杰是一脸的莫名其妙。自己什么时候又得罪他了吗?

    “哼!”白了眼夏侯云杰,夏侯夜修冷哼一声就不爽的转开了视线。

    无奈的看了眼夏侯夜修,若水月淡然的笑了笑。“你别理他,他正在和我使气那!坐吧!”

    “恩!”坐下身,看了眼此时的夏侯夜修,夏侯云杰是忍不住的弯了弯嘴角。

    “听你的话,你这次是专程过来找我的?”

    夏侯云杰点点头。

    “那不知你找我有何事?”

    看了眼夏侯夜修,夏侯云杰迟疑了片刻后终于开口道。“我想恳求月贵妃将上月姑娘赐给我。”

    闻言,若水月的眉头顿时就不由的蹙了起来,可她却并没有急着回答,只是眯着眼,一脸若有所思的盯着夏侯云杰。

    对此,夏侯夜修倒没有太大的反应,毕竟在他看来,上月身为一个丫鬟,能嫁于一个堂堂的王爷为妃,也可说是她祖上积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