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见若水月半天不出一句话,夏侯云杰忍不住的又开口问了一句。“不知月贵妃意下如何?”

    犹豫了片刻,若水月终是开口反问道。“还先请问下王爷,不知贵府内,目前有几位妃子,几位夫人?”

    若水月只是轻然的一句问话,夏侯夜修便已猜到她的意思,随即眉头不由的微微一蹙。

    “三位侧妃,五位夫人。”看了眼夏侯夜修,夏侯云杰如实回答道。

    闭上眼,若水月冷冷一笑,随即睁眼又开口问道。“若我同意将上月赐于你,不知道王爷你打算给她一个什么样的身份?”

    “这个。。。我打算先纳她为夫人,待她日后有了身孕后,我再向皇兄请旨,封她为侧妃。”说这番话的时候,夏侯云杰突然没有勇气去对上若水月那双犀利的眼睛了。

    听到夏侯云杰的回答,夏侯夜修是不由的摇了摇头。哎!看样子这小子是没戏了。

    夏侯云杰的回答让若水月又是冷冷一笑。“为何突然让我将上月赐予你?是想要为半个月前的事情对她负责是吗?”

    扯了扯嘴角,夏侯云杰低了低头却什么也没有说,算是对她话的一种默认。

    见状,若水月是不由的叹了口气。“虽然上月她们都是我的人,但在婚姻大事上,我一向给她们自由,所以此事我想还是先问问上月的意见。”说着,若水月抬起头就冲门外喊道。“初月,去找上月过来。”

    “哦!”初月的话落下没多久,上月就缓缓的走了进来。

    “奴婢见过皇上,见过主子,见过南卫王。”欠了欠身,上月面无表情的行礼道。而她的眼睛从始至终都没在夏侯云杰的身上停过一秒。

    注意到这一点,若水月的两眼顿时就不由的眯了起来。看样子刚和夏侯云杰的对话,她都已经听到了。

    “上月,南卫王想要纳你为妾,做他南卫王府的夫人,不知道此事你怎么看?”看了眼夏侯云杰,若水月也懒得和他饶圈子了,直接开口冲上月问道。

    “我不愿意!”看着若水月,上月没有片刻的迟疑,斩金截铁的回答道。

    闻言,夏侯云杰和夏侯夜修是不由的一愣,俊逸的脸上都写满了惊愕。很明显,两人似乎都没有料到上月会拒绝此事。毕竟对上月来说,这可是让她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大好事啊!可她居然。。。

    注意到两人的神色,若水月嘴角不由的勾勒出一抹讽刺的笑意。是,在皇宫之中上月的身份虽然只是个小小的宫女,可她真正的身份却是她的月使,她若月楼位高权重的堂主,更是江湖众人仰慕的月下美人。她会稀罕去做他夏侯云杰一个身份低微的妾室?而且重点是,这一切还不是为了爱,只是为了他夏侯云杰身为男人的一个责任而已。

    “既然上月不愿意,那我也只能向王爷你说声抱歉了!”看了眼一脸冰冷的上月,若水月无奈地摇摇头后,是一脸‘歉意’的冲夏侯云杰笑道。

    没有理会若水月的‘歉意’夏侯云杰只是脸色阴沉又不甘的紧盯着上月。想他夏侯云杰身份高贵,相貌更是英俊潇洒,风流不羁。整个拓都城里,不知多少漂亮的姑娘撞破头颅都还拼命想要往他怀里扑,想要做他的女人。而这上月,他给她如此一大机会,她不但不感恩,居然还一脸的不屑一顾。

    夏侯云杰阴冷的目光看着上月是浑身不自在。“主子,若没有什么事情,奴婢就先行告退了。”

    扯了扯嘴角,若水月没有开口,却只是微微点点头。

    见状,上月转身就朝门外走去,然而她刚走到门口,就被突然上前的夏侯云杰给一把抓住了。“为什么?为什么不愿意?难道本王还配不上你吗?”死盯着上月,夏侯云杰极度不悦的质问道。

    看着两人,若水月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拉夏侯夜修出去,给他们留点空间让他们两人好好的谈谈。

    然而面对若水月的示意,夏侯夜修却纹丝不动,就那么一脸邪笑着看着夏侯云杰。这似乎还是他第一次看到自己的这个弟弟因为一个女人而如此的生气。

    注意到夏侯夜修的神色,若水月的眉头不由的一挑,有些鄙夷的白了他一眼。也不管他愿不愿意,拖着他就将他硬拉了出去。只是在房门为他们关上的瞬间,若水月邪魅一笑,却又拉着夏侯夜修俯身帖耳在门外偷听了起来。

    一时间,偌大的房间内就只剩下了夏侯云杰和上月两个人。

    见上月紧咬着下唇不语,夏侯云杰忍不住的又开口重复的问了一遍。“本王在问你话那?为什么不愿意?难道是本王配不上你吗?”

    浓郁的睫毛微微一颤,上月冰冷且美丽的脸上突然勾勒出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王爷真会说笑,王爷身份尊贵,又怎么会配不上奴婢那!是奴婢身份卑微,配不上王爷才是。”

    “又不是让你做本王的王妃,身份卑不卑微,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只是本王点头而已。”看着眼前的女人,夏侯云杰想也未想便一脸无所谓的道出了一个‘事实’。

    闻言,门外的夏侯夜修和若水月两人的眉头同时一紧,都不由的摇了摇头。要知道,他这话可是比说上月配不上他,还要伤人啊!

    目光清冷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上月扯了扯嘴角,冷冷一笑。“王爷你是点头了,可很抱歉,奴婢却没有点头。还有,请王爷你松手!”说着上月手猛然一甩就欲将夏侯云杰的手从自己的手腕上狠狠的甩开。可此时夏侯云杰的手像是长在了上月手腕上了似的,任由她怎么甩,他的手都依旧紧紧的抓在她的手腕上。

    “你。。。好吧!那你告诉本王,你究竟要怎么样才会点头?”看着眼前这个固执的女人,夏侯云杰只觉一阵怒火冲上脑门,想要发作,可一想到是他事先对不起她的,这才将心中的怒火狠狠的压了下去。

    闻言,上月的脸上不由的勾勒出一抹诱人而又阴邪的笑。“很简单,奴婢不要做王爷你的妾室,而是妻,也就是说,奴婢要做的是你的王妃,正王妃。”

    门外听到上月的要求,夏侯夜修忍不住的冲若水月低语了一句。“你这丫鬟的心还真大!居然妄想做云杰的正王妃,她简直就是在做。。。”梦字还未吐出口,夏侯夜修就被若水月一道凌厉的目光逼的将剩下的话给吞了回去。

    她的上月可不比他夏侯云杰府上的任何一个女人差,凭什么没有资格做他的王妃?而且再说了!若有真爱,那些名利地位又算的了什么?

    俊逸的脸蛋朝上月靠近了几分,夏侯云杰漆黑的眸子满是讽刺。“做本王的王妃?哼!就你一个卑贱的宫女也配?真是痴人说梦话!”说着夏侯云杰是一脸厌恶的甩开了上月的手。

    面对夏侯云杰的羞辱,上月却没有太多的反应,只是搓了搓自己被夏侯云杰抓的通红的手腕,冷冷的笑道。“是有些痴人说梦话,但又有什么关系那?因为这就是奴婢要的!当然,王爷你也可以选择放弃!也就是说,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你这个女人。。。”

    “哦!对了!奴婢还忘了说了!做妻,做王妃只是奴婢的第二个要求。而第一个要求是,奴婢要一生一世一双人。也就是说,若王爷你选择接受我的要求的话,那你就不能再有别的女人了,因为奴婢不想要和别的女人分享同一个男人。”夏侯云杰的话还未说完,便被上月冷然的给打断了。

    看了眼身旁的若水月,夏侯夜修不由的在心里是一阵感慨。“还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婢!”

    注意到夏侯夜修的视线,若水月不由的挑起了眉头,低声问道。“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扬扬眉,夏侯夜修急忙低声赔笑道。“没什么!”

    闻言,若水月不语,只是忍不住的白了眼他。他在想什么她会不知道?哼!不过身为女人,若不能得到一份纯洁,唯一的爱,那还拿那个男人来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