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屋内,夏侯云杰突然伸手,一把死死的抓着上月美妙的下颚,一脸鄙夷的盯着她,讽刺的笑道。“难道你都从来不照镜子的吗?你有什么资格做本王的王妃?你又有凭什么要本王和你一生一世一双人?”说着,夏侯云杰又是狠狠的甩开了上月的下颚。

    看着夏侯云杰,上月不怒反笑了起来。“正是奴婢自知没有资格,也没有本事,所以奴婢才会回答说不愿意的啊!当然,重点是奴婢不稀罕!”

    “上月,你这个女人。。。”一时间夏侯云杰被上月反驳的是一阵语噻。

    见状,上月又是冷冷一笑。“奴婢奉劝王爷一句!还是别再为奴婢浪费时间了,还是回去陪王府的娘娘们吧!奴婢告退了!”说罢,上月转身就打开了房门,走了出去。这一刻夏侯云杰丝毫没有注意到上月眼中那一闪而过的悲伤和那强忍的泪水。

    此时,若水月和夏侯夜修已快一步的坐到了大殿的主位上,一副开心的说着什么。

    “上月。。。”就在上月欲快步离开两人的视线时,若水月却快一步的叫住了她。

    缓缓转过身,上月低着头,声音苦涩的问道。“主子,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只是一个动作,一个反应,一个声音,若水月便已大概的清楚了上月的心情。

    深深的吸了口气,若水月迟疑了片刻才缓缓开口道。“收拾包袱,明儿一早你就回北辟邀月宫去。”说是让她回北辟,但邀月宫却是若月楼在拓都城内的一个分堂。若水月的言下之意就是让她出宫去散散心。

    刚走出来,就听到若水月的话,夏侯云杰是一脸不敢相信的看向若水月。她这是要赶她走吗?

    “是,奴婢知道了!”若水月话中的意思,上月当然也明白,于是点点头应道。

    “行了,明天还要赶路,你就先下去休息去吧!”说完,若水月目光冷冽的朝夏侯云杰白了眼。

    只是点点头,上月便快速的消失在了大殿之上。

    “你为什么要她离开?”上月前脚一走,夏侯云杰便一脸不满的冲若水月质问道。

    看着夏侯云杰,若水月冷冷一笑。“怎么?我的人,我要她离开,难道还需要询问王爷你的意思吗?”很明显,这一刻若水月对夏侯云杰是极度的不满。既然他嫌弃上月的身份,那他今天为何要前来上演这么一出?这不是明摆欺负人嘛!

    “你。。。”

    “本宫好的很!谢谢王爷你的关心!倒是王爷你,本宫想。。。”两眼瞪,若水月阴沉沉的开口道。

    一听若水月的自称变了,夏侯夜修立马就意识到这女人是真的生气了,于是急忙起身打断了两人。“够了!都闭嘴!还有你,夏侯云杰,你也太不像话了!说话都没有分寸了吗?”

    “我。。。臣弟告退!”夏侯云杰似乎还想要说什么,可在对上夏侯夜修的示意时,这才停了来,衣袖一甩,转身就离开了鸾凤殿。

    一时间偌大的宫殿之内,就只剩下了若水月和夏侯夜修两个人。

    “好了!月儿,此事也不能只怪云杰一个人,毕竟以上月的身份她。。。”

    “你也给我走。。。”夏侯夜修的话还未说完,就见若水月是猛的转过脸,一脸阴沉沉的怒视着他。

    “厄?”很明显,对于若水月突然的发难,夏侯夜修一时间还来不及反应过来。

    目光一沉,若水月对着夏侯夜修便是一阵咆哮。“什么叫做此事不能怪云杰一个人?什么又叫做以上月的身份?上月的身份怎么了?差了吗?难道就只有皇亲贵族才能配的上你们夏侯一族的男人们吗?”

    闻言,夏侯夜修是猛然一震,随即是急忙解释道。“我,我,月儿,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

    “滚,你也给我滚。”夏侯夜修还想要解释什么,可话还未说完,就直接被若水月给赶了出去。

    看着那紧闭的殿门,夏侯夜修一时间也是一肚子的火!这和他有什么关系?为什么她最后连他都要赶出来?之前他们都还那般的恩爱甜蜜,可现在,都怪云杰那死小子,早不来迟不来的,偏偏在那个结果眼上跑了过来,坏了他的好事不说,居然还连累他被赶了出来。

    “可恶。。。”夏侯夜修是越想越气,最后回过头就是狠狠一拳打在身旁的寒梅树上,顿时寒梅树被他打的是一阵震动,一时间艳丽血色花瓣是漫天飞扬。

    殿内,看着夏侯夜修在院子内的一系列动作,若水月却很是不屑的一阵冷哼。这白痴,和她在一起这么久了,难道都还不知道真爱是没有什么界限的吗?居然还想要说以上月的身份配不起夏侯云杰那家伙。以他这么说,按她若水月现在叛国贼的女儿,岂不是更配不上他夏侯夜修了?

    狠狠的白了眼夏侯夜修远去的身影,若水月转过头,就冲偏殿内的初月喊一句。“初月,去将上月给叫到我屋里来。”说罢,她起身就朝屋内走去。

    屋内,若水月刚坐下身,就见上月故作平常的走了进来。“主子。”

    “知道我为什么突然让你离宫回邀月宫吗?”看着上月,若水月若有所思的问道。

    “避一避夏侯云杰?”虽然上月满脸的淡然,但在说道夏侯云杰时,若水月还清晰的感觉到她的声音有微微的颤抖。

    “说是避,倒不如说是给你自造另一个机会。当然,这也不是要你出宫的唯一目的,我还有事要吩咐你去办!你要。。。”说着若水月突然起身在上月耳边低声交代了些事情,并将一本手札交给了她。“记住了!此事可不能让那个内奸知道了!”

    怔了怔,上月半天才从若水月的话里面回过神。“恩,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行了!那就着手安排下去吧!有什么问题再回来找我!”

    “知道了!”点点头,上月转身就朝门外走去,然而没走几步,她却又突然走了回来。

    见状,若水月不解的问了一句。“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

    上月点点头。“主子,我,我想问你,那个,那个。。。”

    “你是想要问夏侯云杰的身体情况吧?”现在能让上月吞吞吐吐的,恐怕除了夏侯云杰那混蛋就没有别人了。

    上月点点头,迟疑了片刻,终是红着脸问了出来。“难道他真的不能再行房事和有子嗣了吗?”

    目光一转,若水月一本正经的点点头。“恩,他都这样了,你还会想要和他在一起吗?”

    垂着眸,沉默了一会儿后,上月面带羞涩又有些无奈的点点头。“若他愿意的话。。。”

    “为什么?他对你那么坏?”

    “主子不是说过吗?喜欢一个人,是不需要什么理由的!而且喜欢他,也不一定要和他在一起,只要看着他幸福了,你也会很幸福的。”

    “话是这么说,可你是真的喜欢上他了吗?你之前不是不喜欢他吗?怎么才半个月的时间你就??”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上月会在夏侯云杰的感情上受伤的。

    上月不语,只是微微摇了摇头,浅然一笑。

    若水月无奈的吐了口气。“好了!我知道了!至于夏侯云杰的身体情况,你就放心吧!”

    闻言,上月吃惊的看着若水月。“主子不是对南伊王他们说,他的情况很。。。”

    “我那是骗他们的,不过就是想要借机好好的惩罚惩罚他。”说着,若水月不由的坏坏一笑。

    上月心中一喜。“这么说他的身体是没什么大碍了?”

    “不,夏侯云杰的身体状况虽然没有我说的那么严重,但想让他痊愈,还差一味药引-血麒麟。”说到这枚药引时,若水月的眉头是不由的一紧。

    “血麒麟?”闻言,上月的心一时间被提到了喉哝。“世间真会有此等圣品?”

    血麒麟!传说这可是上古神兽麒麟的精血滴落炽热的岩石上,经过终年烈焰熔浆的灌溉生长而成的一株赤色的草。据说血麒麟,不但可以医治百病,解百毒,让人容光焕发,更可以使练武者的功力提升数倍。只可惜,因为它生长的地理环境险要,和一个致命的缺点(只有女子可以触碰采摘,若换成男子,血麒麟不但会在瞬间枯萎,熔化,而它的浆汁更会成为致命的巨毒,让人当场丧命。),令众江湖高手,不得不望而止步。

    若水月点点头。“等我生下孩子后,我便会亲自前往烈焰熔浆,采摘血麒麟。所以你放心,我一定会将夏侯云杰给治愈的。”

    “谢谢主子。”

    淡然一笑。“行了,收拾好东西,今晚你就下密室去准备吧!”

    “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