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当晚夜深人静之时,谁也没有注意到鸾凤殿右方的假山后,突然多出了三道身影。

    “说吧!这么晚你们叫我出来,究竟有何事?”是一个冰冷的年轻女人的声音。

    “本宫要你助本宫杀了若水月及其她肚子里的孩子。”随即而来的是一个年长女人的声音。

    年轻女人冷冷一笑。“我为什么要助你?这对我有什么好处?”

    “好处?你的好处可多了!其一,只有若水月死了,你才真正的有机会得到冷訾君浩的心!其二,若是若水月知晓是你背叛了她,你的下场,不用本宫言明,你也应该清楚会有多么的凄惨。其三,只要你助我们成功的铲除了若水月,本宫便收你为义女,给你一个尊贵的身份,再以和亲的名义将你嫁给冷訾君浩,让你成为北辟尊贵的太子妃,甚至于北辟未来的皇后娘娘。否则以你现在的身份,就算你真的有本事留在了冷訾君浩的身边,那你一辈子也都只有做妾的命!”

    “可若我没记错的话,殿下现在的太子妃姬申梦,也是你的女儿不是?既然她是你的女儿,你又怎么可能会真心助我成为殿下的太子妃?”年轻女人轻蔑的冷笑道。哼!她姬申罗艳也真是太小瞧她了。

    闻言,姬申罗艳一脸讽刺的笑了起来。“女儿?哼!就她姬申梦也配做本宫的女儿?”

    “哦?难道你是说???”

    “她根本就不是本宫的亲生女儿,她不过就是一个贱婢生的野种!”说这话的时候,年轻女人丝毫没有注意到姬申罗艳眼中那一身而过的阴冷,和她那紧握成拳头的手。

    “哦?若真是如此的话,那此事还真是有些意思了。”很明显,对于姬申罗艳的话,年轻女人是真的动心了。

    闻言,姬申罗艳轻然一笑。“这么说,你是同意了?”

    年轻女人点点头,狡猾的笑道。“是,我是同意了!但是口说无凭,你看。。。”

    “早知道你会这么说,给,这是我西泠皇帝下的一道圣旨,还有这块象征我西泠皇族的玉佩。只要若水月一死,这道圣旨就立即生效。”说着姬申罗艳将圣旨和玉佩交到了年轻女人的手上。

    看了眼圣旨和玉佩,年轻女人迟疑了片刻终于点点头,问道。“说吧!你打算接下来让我做什么?”

    闻言姬申罗艳轻笑着摇摇头,一脸意味深长的开口道。“做什么不该问本宫,而是问你?”

    看着姬申罗艳迟疑片刻后,年轻女人突然开口道。“不如我们这样。。。”说着便俯身在姬申罗艳耳旁说出了一个计划。

    听完年轻女人的计划,姬申罗艳满意的点点头,笑道。“本宫果然没有看错人!”

    年轻女人淡然一笑。“娘娘妙湛了!不过我真的很好奇,为什么娘娘会这么急着杀了若水月那?”

    “理由很简单,其一,我讨厌她那张脸。其二,本宫的欢儿怀孕了,所以本宫要从现在开始,就为他们母子铲除一切的阻碍,还她们一条康庄大道。”姬申罗艳如实的回答道。

    年轻女人点点头。“我懂了!”

    姬申罗艳点点头。“行了,那一切就按计划行事吧!”

    “恩!”应了声,年轻女人就飞身消失在了黑夜之中了。

    望着年轻女人消失的地方,姬申罗艳美艳的脸上突然扬起一抹轻蔑的笑容。“哼!一个卑贱的奴婢,也妄想和本宫的梦儿争夺太子妃之位,真是不自量力!”

    “行了!走吧!”看着姬申罗艳眼中闪过的阴狠,姬申决冷冷的开口道。

    闻言,姬申罗艳不由的挑眉朝他看了眼。“怎么?别直到现在你才想要告诉我,你舍不得了?”

    “我有什么舍不得的?”姬申决不悦的白了眼姬申罗艳。

    姬申罗艳冷冷一笑。“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你和那个贱、人的孽种,你会舍不得,我也可以理解。”

    闻言,姬申决不禁有些生气起来。“若我真有舍不得,当日在悬崖上,我就不会一心想要至她于死地了!”

    “哼!可她最终还是活着不是吗?”姬申罗艳冷哼一声,讽刺的说道。

    顿时姬申决的双眼就眯了下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认为当日在悬壁上,是我故意放走她的吗?”

    “这话可是你说了,我可没有这么想!”

    “你。。。”盯着眼前的女人,姬申决肚子的怒火是腾腾往上直冒。

    “当然,若你真心想要证明你对她没有半点的父女之情,那明日你就亲手杀了她,并将她的心给我挖出来!”这一刻,姬申罗艳眼中是说不尽的狠毒。

    眸光一暗,姬申决冷冷的开口道。“要我亲自动手杀了她,挖出她的心脏都没问题,但你必须答应我,将你手中西泠另一半的兵权交给我。”

    “你。。。”看着姬申决,姬申罗艳是一脸的惊愕,似乎她怎么也没有料到他会在这个时候提出这种要求。

    面对姬申罗艳的惊愕和气愤,姬申决却显得格外的冷然。“你也用不着这么看着我,我之所以这么做,也都是被你给逼的。我身为一个男人,事事被你压制不说,就连作为夫妻,你对我却连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你想要我。。。”

    姬申决冷然的话,让姬申罗艳浑身是不由的一颤,说话的语气也在这一刻明显的弱了下去。“我没有压制你,也没有不信任你,我,我只是怕。。。”

    “你怕什么?为了你,为了西泠,我连和我共同生活了十多年的几个女人,连同我一手养大的亲生骨肉们,都全送下了地狱,你还想我怎么样?为什么我为你做了那么多,可你却依旧不能全心全意的信任我那?”想到当年的一切,姬申决是一脸的冰冷。

    “我没有不信任你。我只是。。。”姬申决为她做的付出,她又怎么会不知道那?可她却无法接受,他在睡梦中都还叫着那个叫白烟的女人。

    “行了,多余的话我也不想再说了!究竟要怎么做,你自己抉择!”说罢,姬申决飞身就离开了。

    看着姬申决消失的地方,姬申罗艳此时是一脸的懊悔。一直以来她都清楚,此事一旦挑明,对她来说可是百害而无一利,而她也一直闭口不谈,可今天她居然却。。。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