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翌日

    熟睡中的若水月被一阵酥麻感惊醒过来,一张开眼,进入眼帘的就是夏侯夜修那张比太阳神阿波罗还要俊美的脸蛋。

    “月儿,早啊!”看着双眼迷离的美人儿,一抹慵懒诱人的笑容缠绵在夏侯夜修的唇边。

    怔了怔,若水月是猛然回过神来。美妙的睫毛微微一颤,两眼一眯,一脸危险的盯着在她胸前丰满上不停揉捏的大手。“将它给我拿开!”

    “不要!”说着夏侯夜修不但没有将自己的魔爪收回去,还低头就将自己的整张脸埋进了若水月的颈脖间,迷恋的嗅着她身上那专注于她的清香。

    “你。。。”伸手想要将他推开,可脖子间感受到他传来的呼吸,却让若水月的手不由的放了回去。

    “你不去上早朝吗?”看了眼天色,若水月轻然的开口问了一句。

    脸蛋在若水月颈脖间摩擦了几下,夏侯夜修这才缓缓的移开自己的头。“偶尔不上早朝没关系的!”说着伸手就将若水月搂紧了怀中。

    而这时若水月才注意到,夏侯夜修那布满血丝的双眼,不由的蹙着眉头问道。“你昨晚偷牛去了吗?”

    “厄?”扬扬眉,夏侯夜修一脸倦意的看了眼怀中的女人。

    “我是问你昨晚干什么去了?看你给累的!哼!”

    闻言,夏侯夜修顿时是一脸委屈。“你昨晚都不要我进来,我没地方可去,就只能回御书房批奏章去了。”

    看着他此时的摸样,若水月忍不住的抿嘴一笑。“厄?那你现在怎么又进来了?还睡在了我的床上?”

    “我也是刚来没多久,见你睡着了,才敢偷偷的爬上来的!”说完,夏侯夜修还不忘为若水月送上一片讨好的笑容。似乎生怕怀里的女人一不高兴,就又将他给赶了出去。

    “哦?是吗?那你为什么不去别的女人殿里?我想你要是去,她们定会乐坏了,还会将你伺候的是舒舒服服的,而你也不用可怜兮兮的去御书房坐冷板凳不是?”眉头一挑,若水月斜视着夏侯夜修,阴阳怪气的问道。

    闻言,夏侯夜修是忍不住的白了眼怀中的女人,闷闷的起唇道。“还不是为了谁。”

    “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还能有什么意思?我这是要为一个女人守身如玉那!”说话间,夏侯夜修的眼睛已因疲倦不由的闭了起来。

    守身如玉?若水月心里一惊,抬起头就急忙冲他问道。“为谁?你要为谁守身如玉那?”

    “傻瓜,你说我会为谁守身如玉?”闭着眼,夏侯夜修轻飘飘的回了一句。

    抿了抿嘴,若水月绝美的脸上顿时就忍不住的勾勒出一抹甜蜜的笑容。“为什么那?你为什么突然间想要为我守身如玉了?”

    “什么突然间,我为你守身如玉都好一段时间了好不,若不是看在你现在怀有身孕的份上,一定让你好好的补偿我,要你几天几夜下不了床。”坏坏的说了一句,夏侯夜修不由的微微睁了睁眼,偷偷的瞥了眼怀中的女人,在看到她脸上那幸福而又绚烂的笑容时,他的脸上也不由的勾勒出满足的笑意。似乎这一刻他才深深的体会到她为什么一心只求一生一世一双人。也是,只要有她在怀中他此生就真的够了!

    “色鬼!”佯装不满的抱怨了声,若水月紧紧的抱着夏侯夜修就深深的窝进了他的怀里。

    夏侯夜修不语,只是温柔的抱着怀中的女人,享受着这一刻的幸福。

    不知不觉中,两人就慢慢的睡着了。

    两个时辰后

    “皇兄,皇兄。。。”一声惊天怒喊的同时,夏侯博轩是不顾一切的冲了进来。

    刚到门口,一块精致的玉枕就不偏不倚的砸在了他的身上。随即而来的是夏侯夜修一阵暴躁的怒吼。“该死的东西,给朕滚。。。”

    一声怒吼,不但惊醒了一旁的若水月,更吓呆了门口的夏侯博轩。

    看着眼睛都还未睁开,却一脸怒容的夏侯夜修,夏侯博轩是一脸的委屈。原本打算退出去的,可打都挨了再退出去,似乎有些不划算,于是就那么愣愣的站在原地。

    看了眼身旁又睡着的夏侯夜修,若水月摇摇头终于将自己的视线落在了夏侯博轩的脸上。只是在看清夏侯博轩的脸蛋时,若水月顿时忍不住的笑了起来,直到注意到夏侯博轩眼中的不快,这才急忙收起了笑,故作淡定的冲他开口问道。“博轩,你这脸怎么?”

    此时只见夏侯博轩两个眼圈一团乌青,一边的下颚处更是一团红肿。不问也知道,那是拳头所致。

    提到脸,夏侯博轩更是一脸的委屈。只是对若水月他却什么也都没有说,只是闷闷不乐的看了她一眼,便转过脸目不转睛的盯着睡的正香的夏侯夜修。似乎想要等他醒来!

    抿了抿嘴,忍着想笑的冲动,若水月很是好心的开口问道。“要我帮你叫醒他吗?”

    闻言,夏侯博轩的视线这才终于又落在了若水月的脸上。盯着她迟疑片刻后,夏侯博轩终于点点头。她去叫醒皇兄,皇兄总不会将她痛扁一顿吧!

    又看了眼夏侯博轩那逗人的脸,若水月这才强忍着笑意,一脸兴奋的推了推身旁的夏侯夜修。“夜修,快,醒醒,快醒醒,你看看你弟弟被人揍成什么鬼样子了,哈哈,笑死我了!”

    因为若水月的话,夏侯博轩原来就阴沉的脸上是一阵抽搐。鬼样子?鬼样子?她居然。。。

    “夜修,你快醒醒啦,你弟弟被人痛扁成熊猫了,哈哈,实在是太好笑了!”喊着的同时,若水月是用力的摇晃着夏侯夜修。

    早已被摇醒的夏侯夜修,眯着眼,是一脸头痛的看着不停摇晃着他且笑的歪瓜咧嘴的女人。“别摇了,你再摇我就要晕过去了。”

    闻言,看了眼夏侯夜修,若水月这才急忙停手道。“夜修,你看他,哈哈,哈哈。。。”指着夏侯博轩,若水月又忍不住的大笑了起来。

    坐起身,无奈的看了眼若水月,夏侯夜修的视线终于落在了门口处,一脸受伤又一脸委屈的夏侯博轩脸上。

    “皇兄。。。”见夏侯夜修盯着自己,夏侯博轩好不委屈的唤了声。

    在看清夏侯博轩脸蛋时,一抹强忍的笑意从夏侯夜修脸上是一闪而过。随即便见他紧蹙着眉,阴沉沉的冲他问道。“谁?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将你揍成这样?”

    “夏侯云杰,是夏侯云杰那个混蛋。。。”看着夏侯夜修,夏侯博轩很是气愤的回答道。

    “哦?好端端的,他为什么揍你?是不是你又得罪他了?”一听到‘凶手’是夏侯云杰,夏侯夜修的脸色顿时就缓和了过来。随即起身就开始穿戴衣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