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哪儿是我得罪他了,是他在发疯好不!”闻言,夏侯博轩激动的险些跳了起来。

    系着金色华丽的腰带,夏侯夜修不由的挑眉抬头撇了眼他。“说吧!他究竟为什么发疯?”

    “还能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上月那个女人。不过想也是,他一个身份高贵的王爷,居然被一个卑贱的奴婢给拒。。。”话还未说完,夏侯博轩就清晰的感觉到身后传来一道凌厉的目光。顿时意识到了什么,于是急忙转口道。“被一个女人给拒绝了,他身为男人的面子肯定是挂不住的。于是我就好心请他去飘香院喝花酒。可那知道才几杯酒下肚,他居然就发起了酒疯。找茬和别人打架不说,最后连人家整个飘香院都给砸了。而我不过是好心上前劝阻他,可最后他却连我都一块揍了,我可是他的亲弟弟啊!他居然都狠心下得了毒手。”一说到此事,夏侯博轩就是一脸的气愤。

    “活该!”话一落,身后就突然传来了若水月阴冷的声音。

    闻言,夏侯博轩没有还嘴,只是扯了扯嘴角一脸的无奈。他心里明白,是因为他刚无心的一句话将她给得罪了。而她的性格,他更是清楚,吃软不吃硬的。

    “你笨啊!他打你,你不知道还手啊?”无奈的朝若水月看了眼,夏侯夜修又冲夏侯博轩起唇道。

    “还了。。。”说着夏侯博轩是不由的低下了头。

    “厄?还手了还被他打成这副熊样?”

    “我,我,我打不过他!”吞吞吐吐了半天,夏侯博轩才吐出了一句让夏侯夜修想要撞墙的话。

    夏侯夜修眉头一紧。“你。。。打不过,你不知道跑啊!”

    “也跑了。。。”夏侯博轩闷闷的回了一句。

    “那你?”

    “又被他抓了回去,给痛揍了一顿。”说着,夏侯博轩是哭丧着一张脸。

    “噗呲!哈哈,哈哈。。。”一时间一旁原本还一脸不满的若水月顿时就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闻言,夏侯夜修两兄弟是同时甩了个白眼给若水月。

    见状,扬扬眉,若水月这才收起了笑声,可脸上却依旧挂着止不住的笑容。

    收回视线,看着眼前的夏侯博轩,夏侯夜修是一脸的恨铁不成钢。“都给你说过多少次了,让你少喝点酒,勤奋练功。可你那?还好这次打你的是云杰那家伙,若换成有心之人,还不要了你的小命啊?”

    夏侯博轩不语,只是扯了扯嘴角,低着头,一脸的委屈。

    看着眼前两人的架势,一旁的若水月突然有种老子训儿子的感觉。毕竟这样的夏侯博轩,在记忆中可是从未有过的。

    “他现在在哪儿?”无奈的叹了口气,夏侯夜修一脸阴沉的问道。

    “应该还在飘香院附近吧?”看了眼夏侯夜修,夏侯博轩是一脸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夏侯夜修的眉头顿时紧紧的拧成了一团。“什么?都这个时辰了,他怎么还在哪儿?”

    夏侯博轩摇摇头,一脸无奈的开口道。“我也不知道,从昨晚开始,到我离开飘香院来皇宫的时候,他都在还哪儿发酒疯那!就是因为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所以我才进宫来找皇兄你的。”

    闻言,一旁若水月的眉头顿时就不由的蹙了起来,开满倾世桃花的双眼也在那一刻闪烁起了阴冷的寒光。这迹象,像是???

    夏侯夜修脸色一沉,没好气的冲夏侯博轩吼了一句。“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不早说?行了,赶紧带朕去看看。”很明显,这一刻夏侯夜修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

    “等一下。”见两人要走,若水月是急忙叫住了他们。随后便见她裹着被子就跑下了床,在对面的柜子中翻出一瓶药交给了夏侯夜修。“我皇兄给的解毒良药,你带上,以防万一!”

    看了眼手中的药瓶,又看了眼若水月,夏侯夜修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点点头,就带着夏侯博轩冲忙的离开了。

    夏侯夜修两人前脚一离开,若水月就急忙穿上了衣服,开启了床下的密道。

    “主子,你这是?”若水月正欲翻身进入密道,初月就端着饭菜走了进来。

    “我有事要下去一会儿。”

    见若水月一脸严肃的样子,初月是不由的一惊,可随后便见她笑眯眯的开口道。“主子,还是用了午膳再去吧!你早膳就没用了!这身体怎么吃的消啊!”

    “收走吧!我不饿!”现在这个时候,她哪有什么心情吃东西啊!

    “可就算主子你不想吃东西,你肚子里的小皇子也要吃东西啊!”

    闻言,若水月郁闷又无奈的看了眼初月,在她盘中抓起一块鸡腿就急忙的下了密道。

    “主子,你。。。”初月开口想要叫住若水月,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看着若水月消失的地方,一抹恼怒的神色在初月脸上是越演越烈。该死的,她怎么能在这个时候下去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