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夏侯夜修两兄弟一离宫,宫门一侧说的阁楼上就突然挂起了一条白色的丝带。随即便见十几名黑衣蒙面高手,手握利剑快速朝鸾凤殿的方向飞跃而去。

    只是眨眼的时间,十多名黑衣蒙面高手便就已停落在了鸾凤殿的庭院之内。

    然而黑衣蒙面人们还未来得及上前一步,身着华丽宫装的夜龙及其夜武,冷峻便突然带着数名高手拦在黑衣蒙面人的面前。

    “恭候多时了!”看着来人,夜龙冷冷一笑。

    面对突然挡在面前的夜龙等人,黑衣蒙面人们的眼中却没有丝毫的惊慌之色,就那么冷冷的盯着他们。

    见状,夜龙也不再浪费时间,手中的厉剑一挥,就下令动手。

    黑衣头子没有开口,只是冷冷的朝身后看了眼,顿时十多名黑衣蒙面高手,手举厉剑就朝夜龙等人迎了上去。

    一时间,院内的场面是一片混乱。

    就在这时,两名黑衣蒙面人突然趁机从混战中抽身,朝大殿内冲了进去。

    见大殿内没有若水月的身影,两人没有片刻的停留,转身就直接朝若水月的卧房跑去。

    卧房内,初月坐在桌前,阴沉着脸,双眸恼怒的死盯着若水月的床下,密室口。

    冲进房间,却没有看到若水月的身影,其中一名黑衣蒙面人是一脸不悦的冲初月质问道。“那个贱、人那?”是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

    光凭声音,初月就已知晓了他们的身份。是姬申罗艳和姬申决!

    冷然的看了眼两人,初月紧蹙着眉,一脸愤然的开口道。“喏,下面密室里。”说着初月又朝若水月的床下看去。

    闻言,两人不语,迈出脚步就欲翻身下去。

    见状,初月急忙上前拦住了他们。“你们找死啊!那里面从出口到尽头,每一寸地方都被若水月施满了数十种不同的剧毒。你们还未来得及靠近她,就会中毒身亡的。”

    一时间两人的眉头顿时紧紧的拧成了一团。

    “怎么会这样?”盯着初月,姬申罗艳一脸不悦的质问道。

    “我怎么知道,她连午膳都没有用,就突然说要下去办点事,到现在都还没有上来。”看了眼若水月的床下,初月也是一脸的不满。

    “哦?是吗?”两眼一眯,姬申罗艳是一脸的怀疑。

    见状,初月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去,没好气的开口道。“怎么?你这是在怀疑我吗?”

    “想我不怀疑你也可以,想办法将若水月那个贱、人给我骗上来。”

    白了眼姬申罗艳,初月不悦的回了一句。“我刚就是在想办法,否则我也。。。你们这两个恶贼,拿命来吧!”话还未说完,一抹身影突然无声的进入了初月的视线,随即便见她话锋一转,露出袖中的匕首就朝两人刺去。

    初月突然的转变让姬申罗艳和姬申决先是一愣,随即两人便意识到了什么,于是同时挥起手中的利刃就朝初月砍了上去。可此时两人的速度却明显比他们真正的实力缓慢了许多。

    初月‘奋力反击’,可因为实力悬殊太大,很快她便有些撑不住了。

    “初月姐姐,你没事吧?”就在这时,清星突然手握利剑的冲了进来。

    看着清星,一抹阴邪的笑意从初月脸上一闪而过。然而只是眨眼睛,便见她一脸气愤的冲清星怒吼道。“你进来做什么?还不赶紧跑。”

    清星摇摇头。“不,我要保护主子。”

    “主子?”惊唤了声,初月突然故作低声的冲清星道。“主子在密室内,快,快去将上面的事情禀报主子。”她坚信,只要若水月知道了上面的情况,她是绝对不会坐视不管的。

    “可是初月姐姐你。。。”

    “我没事,你快去。”不等清星说完,初月就一副着急的将她推向了若水月的床边。然后再回起匕首和姬申罗艳两人‘打斗’起来。

    担忧的看了眼初月,清星咬了咬牙,这才翻身下了密室。然而她似乎没有注意到,在她消失在床下密室的瞬间,原本打斗的三人却都突然停了下来,脸上都露出了同样阴邪狠毒的神色。

    密室口,清星刚下到密室,就被突然出现的两个身影吓了一大跳。惊恐的刚想要尖叫,一只手就已将她的嘴给捂住了。

    “是我。”压着嗓音,上月阴沉沉的说了一句,拉着清星就随若水月朝密室内走去。

    密室中,若水月的房间里。

    众人是一脸惊愕的看着若水月。似乎对于初月背叛主子一事,都难以置信,更不愿相信。。。可看着主子愤怒又受伤的神色,众人却也是不得不信。

    若水月一直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眯着眼,目光深邃而又复杂的盯着一处。其实从昨儿一回来,在看到初月的第一眼时,若水月便已对初月产生了怀疑。只因她白皙的耳间少了一根服用过护心丸后,因刺激而产生的红色经络。也就是说,这一个多月来,她根本就没有服用过护心丸。可既然没有服用过护心丸,那她又怎么可能会逃得过醉梦的毒性?除非她原本就有醉梦的解药。而她既然有醉梦的解药,为何当时却。。。这只能说明一点,她对她若水月已存了异心。

    也正是因此,经若水月细想,也怀疑到界于她与冷訾君浩之前的那个内奸也是她初月。毕竟她知道冷訾君浩就是鹰型面具男的事情,除了她和上月就没人知晓了。而且依墨星出事的时间分析,当时除了她,其他人都在不在场的证明。原本因她中了醉梦,所以她也根本就没有怀疑到过她身上,可结果却。。。而这次,若非因为她发现夏侯云杰的征兆,有些像是她一种名为狂颠的毒。她也不会想到要下来检查一遍她的毒药的数量是否有所缺少。若不是因为她下来了,她便不会亲耳听到初月背叛她的话。

    也许是因为对初月早已有所怀疑,也许是因为被背叛的次数多了,这一次反倒让若水月显的格外的淡漠。

    “上月,修书月邪,月寒,还有暗月,将此事告知他们。有些事情,他们会知道该怎么做的。”沉默片刻后,若水月一脸若有所思的开口道。

    上月点点头。“我知道了!”

    垂眸间,若水月又开口道。“还有,吩咐人将偏殿暗室内的所有珠宝财物全都转移到对面那间空房内。到时候我会亲自在里面施毒的。”

    “恩。。。那初月哪儿?”

    “你们就全当什么都不知道,只需要防着点她就是了。现在她还不是死的时候,我留着她还有用处!”说到这儿时,若水月绝美的脸上不由的勾勒出阴狠毒辣的笑意。

    “是!”众人点点头应道。

    “主子,那上面?”看着若水月,清星小心翼翼的问道一句。

    若水月冷然一笑。“就让初月在哪儿慢慢配他们玩吧!”

    只是一句话,众人便都明白了若水月的意思,不由的都露出了阴邪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