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听到两人的对话,不用张开眼,若水月便能想象的出初月现在的脸色有多么的难看,但她要的就是那个效果!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此时初月心里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是急不可耐。

    将初月的神色看在眼底,上月不动声色的冲白星使了个眼色后,是轻蔑一笑。哼!想骗主子上去送死,她初月还真是太嫩了点。

    然而就在这时,初月终于按耐不住了,突然上前就用力的摇了摇若水月。“主子,主子。。。”

    被摇晃的厉害的若水月险些就忍不住的想要伸手给她一掌,可最终她还是没有这么做,只是依旧紧闭着眼睛。但在心里,她却早已将初月给大卸八块了。

    见状,上月和白星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去,随即便见上月上前就一把将初月从若水月身边推了出去,压着嗓子冲她厉声训斥道。“你这是在做什么?没看到主子在休息吗?”

    “我在做什么?我倒是想要问问你,你究竟在做什么?你明知道这里通风不好,且处处毒烟,你居然还让主子在这里养病,你这究竟按的是什么心那?”两眼一瞪,初月对着上月就倒打一耙。而她怒吼的声音更可谓是‘惊天动地’。

    “你。。。”初月的倒打一耙,让上月及愤怒又惊愕。认识她这么多年了,她似乎还不知道,她的卑鄙无耻,居然都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

    “你们这是在吵什么那?”微微抬起眼帘,若水月脸色阴沉的打断了上月的话。

    “主子,你醒了?”若水月的醒来让初月心中一阵欢喜。上前就一脸无邪的笑道。

    看着初月脸上的笑容,一抹阴狠的神色从若水月眼中一闪而过。“你的声音那么大,就算是聋子也都被你给吼醒了。”看着初月,若水月阴沉着脸,一脸不悦的甩了一句。

    初月一怔,一脸委屈的开口道。“是上月在吼,又不是我,我。。。”

    初月的话还未说完,就被上月阴森森的给打断了。“你这女人还真是会睁着眼睛说瞎话那?明明是你。。。”

    “都给我闭嘴!”见两人一副要看架的架势,若水月不悦的怒吼了一句。

    闻言,两人猛的一惊,相对瞪了眼,这才闭上嘴退到了一旁。

    “主子!”就在这时清晨缓缓的走了进来,冲若水月甜甜一笑。

    见状,除了初月,其他人顿时便知道了,是夏侯夜修回来了!

    邪魅一笑,若水月突然抬起一脸若有所思的冲初月问道。“你刚不是出去打探情况去了吗?怎么样?那群黑衣人还在吗?”

    见若水月主动问起此事,初月窃窃一喜。“不在了,他们早走了!”

    “恩!既然如此,那我们就都上去吧!”目光深邃的冲初月看了眼,若水月便率先走了出去。

    见状,初月冲上月得意的一笑,便好不欢喜的急忙跟了上去。

    看着初月那张令人恶心的脸,上月却只是扬扬眉冷冷一笑,哼!她初月高兴的实在是太早了。

    还算宽敞的通道里,若水月走在最前面,初月,上月及其清星,白星是紧随其后。一路上谁也没开口,都在心里各自思索着什么。

    在经过练毒房时,若水月却突然停了下来。见状,几人也都纷纷停了下来,一脸疑惑的看着她。

    “这段时间我毒房里的毒药少了不少,看样子是有人开始不老实了!”说着若水月突然转过头,目光复杂而又深邃的在几人脸上扫过。在轮到初月时,若水月清楚的在她眼中看到一抹惊慌。

    转开自己的视线,若水月顿了顿是突然下令道。“上月,传令下去,从今以后,凡是在上面伺候的人,没有我的允许,不得入密室。同样的,在下面伺候的人,也不得上去。”说罢若水月是不动声色的对上月使了个眼色。她相信以上月的才智,她会懂她的意思的。

    上月点点头,淡然的应了声。“知道了!”

    闻言,初月的眉头是不由的一紧。很明显对于若水月的这个命令,她是非常的不满。要真是如此,那她以后岂不是不能再随意下去了吗?若不能随意下去了,那她又要怎么去见殿下那???咦!等等,还真笨啊!等会儿,若水月只要一上去便会命丧黄泉,到时候她只要再借姬申罗艳他们之力杀了上月她们,那这里还不都是她说了算?想下还是想上还不都由她?转念这么一想,初月心中的不悦顿时便都散了开!

    清冷的目光又一次从初月脸上扫过,若水月从怀中掏出四瓶毒药交到上月手中。“在密室内用毒的地方再加上这三种毒药,避免有些不怕死的人,敢违背我的命令。白色那瓶是三毒的解药,等会儿你就依次发下去。”说完若水月不动声色的冲上月使了个眼色,示意她,那三种毒药是专门争对初月的。

    看了眼手中的几瓶药,又看了眼若水月,上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见状,一旁的初月不由的露出了一抹讽刺的神色。都要死的人,居然还有心思在哪儿玩什么鬼花样。

    只是冷冷的瞥了眼初月,若水月不再说话,转身便朝快一步的密室口走去。

    密室口,若水月迟疑片刻后,还是起身翻了出去。在翻身出去的瞬间,若水月的心是不由的绷了起来。虽然夏侯夜修是回来了,可突然间,她还是难免有些担忧。

    起身,若水月一脸防备,且目光极快的在四周扫射了一周。然而此时的房里别说姬申罗艳夫妻俩的身影,就连一个黑衣杀手若水月都没有看到。

    咦?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怎么突然没人了???难道他们也接到了风声,知道夏侯夜修回来了,所以就先撤了?

    紧随其后而来的上月她们看到眼前状况也难免有些惊讶。这怎么会?

    没有注意到几人的脸上的惊讶,初月此时正一脸期待又紧张的等待着姬申罗艳他们突然杀出来。

    咯吱。就在这时原本紧闭的房门突然被人推了开。

    闻声,屋内几人的心顿时被提到了喉咙,唯有初月是一脸期待的朝来人看去。

    下一刻,在看清来人的瞬间,初月猛然一惊,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的朝后跌退了几步。怎么会?怎么会是他?姬申罗艳他们那?

    “夜修!”在夏侯夜修那张比太阳神阿波罗还要俊美的脸蛋出现的瞬间,若水月那紧绷的心顿时就松了开来,激动的轻唤一声后,便不顾一切的朝夏侯夜修的怀里扑了上去。

    见状,上月她们不由的松了口气。只要有夏侯夜修在,姬申罗艳她们就不敢轻举妄动。

    回过神,初月不甘心的又朝四周望去。似乎还期盼着姬申罗艳她们并没有离开,只是暂时的躲了起来伺机动手。只可惜。。。屋内除了他们便再无他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