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双手颤抖的紧搂着怀中的女人,夏侯夜修的心是久久不能平复。在他听到鸾凤殿遇刺的消息时,他的心是瞬间被提到了喉咙。来不及理会服了解药便一直的昏睡的夏侯云杰,就火急火燎的赶了回来。可回来后,他看到的却只是遍地的尸首。而她,他几乎将鸾凤殿翻了个遍,却依旧不见她的身影。一时间,他只觉自己的心被人活生生的拽手里,窒息般的难受。只因,他深知对方的目的就是若水月的性命,而以若水月现在的状况,别说和对方打了,就连想要逃跑都成问题。就在他怒发冲冠的打算直接去找姬申决的要人的时候,却突然听到若水月的屋里传来一阵声响。原本他还以为是遗漏的刺客,可没想到居然是她!

    “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受了伤?”松开怀中的女人,夏侯夜修是一脸不放心的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翻。

    看着夏侯夜修眼中的担忧,若水月甜甜一笑,摇摇头。“我好好的,没事儿!”

    “可。。。对了,你刚上哪儿去了?我到处找都没有找到你。”

    怔了怔,若水月才指着床下,有些怯怯的回答道。“刚因为害怕,所以就带着她们躲到床下去了。”

    顺着若水月手指的方向朝床下看去,夏侯夜修这才恍然大悟。对啊!一着急他居然给忘了,她床下可有条布满巨毒的密道啊!只要她下了密道,任对方武功再厉害,也根本伤不了她丝毫的。

    “皇上。。。”就在这时,冷峻走了进来。

    闻声朝冷峻看去,夏侯夜修阴冷起唇。“事情怎么样了?”

    不安的看了眼夏侯夜修,冷峻一脸怯容的回了一句。“跑了两个。”

    闻言,夏侯夜修两眼一眯,嘴角一勾,那比太阳神阿波罗还要俊美的脸上,顷刻间扬起地狱修罗般邪魅而又令人生惧的笑容。看的在场众人是不由的一颤,就连若水月在看到他眼底的邪恶残暴时,心跳都不由的漏了几拍。

    “跑了?没关系,朕会让他们为今天所做的一切付出惨重的代价。”冰冷刺骨的声音如地狱传来一般,听得几人又是一颤。

    “夜龙。”夏侯夜修突然转过头,冲门外的夜龙喊了声。

    闻声,夜龙冲忙跑了进来,有些惶恐的唤了声。“皇上!”

    目光冰冷的看了眼几人,夏侯夜修迟疑片刻后,是俯身在夜龙的耳朵说了几句。

    随着夏侯夜修的命令,众人只见夜龙是一脸的惊色。“属,属下知道该怎么做了!”

    抬起头,夏侯夜修挑着眉,幽幽的吐了一句。“不要让朕失望!”

    点点头,应了声,夜龙就急忙离开了。

    转过身,在看向若水月时,夏侯夜修漆黑的眼中已没有了前一刻的邪恶残暴,而是说不尽的温柔。“月儿,命人将东西收拾下,你这就随我离开!”

    怔了怔,若水月不解的问道。“我们要去哪儿吗?”

    “恩!而且从今天开始,由我亲自保护你!”想到今天的事,夏侯夜修是一脸心有余悸的说道。

    “厄?可是你是皇上耶,而且你还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处理,我担心。。。”虽然由他亲自保护的确是最安全的办法,可是若水月还是觉得有些不妥。

    “没有什么好担心的,若我身为皇帝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那我这个皇帝不做也罢!”很明显,对于今天的事情,夏侯夜修是真的动怒了。

    夏侯夜修的话让若水月心底最柔软的地方是忍不住的一颤。扯了扯嘴角,还想要说什么,可在看到夏侯夜修眼底的暴戾时,若水月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

    “你,赶紧却给你家主子收拾东西!”夏侯夜修目光突然阴沉的落在了初月的脸上,冰冷吩咐道。

    看了眼夏侯夜修,又看了眼若水月,初月的脸上是明显的不悦。这有这么多人,干嘛偏偏让她去收拾东西啊!

    然而不愿意是一回事儿,去不去又是一回事儿。瘪了瘪嘴,初月还是移动了身子。

    目光深邃的瞥了眼初月,若水月突然若有所思的冲清星吩咐道。“你去帮她。”说话间,若水月是不动声色的冲清星使了个眼色。不得不承认,就算是光收拾东西,若水月对初月都不再放心了。

    “我在外面等你!”沉沉的冲若水月说了一句,夏侯夜修转身就走了出去。要走了,她应该会需要些时间对她下面的人吩咐一声。若他在,她会有所不便的。

    果然,夏侯夜修一离开,若水月阴沉的瞥了眼正背对着她们收拾衣物的初月后,是急忙凑到上月和白星的耳边低声将事情安排了下去。

    若水月刚安排完,便见初月和清星一人拿着两个包袱走了过来。

    “主子,你们在说什么那?”很明显,刚若水月低声对上月他俩吩咐的画面被初月给看见了。

    闻言,若水月只是淡然的看着她。“没什么,只是在为她们安排我离开后这段时间的工作。当然,你也少不了!”

    “厄?主子,我不和你一起去吗?”若水月的话,倒是让初月很是惊讶。

    若水月点点头。“对,这次由清星和我一同去!至于你这几个月的任务就好好的给我守着鸾凤殿,这可是最轻松的活儿了!”说着若水月嘴角不由的勾勒出一抹是似而非的笑容。其实之所以将她留在这儿看守鸾凤殿,并非因为这里的活儿轻松,而是因为她故意在给她找难受。毕竟只要密室一封,她再想要出宫,那可就是件难事了。

    果然,若水月话刚一落,初月就不悦的反对起来。“可是清星的武功太低,若遇到什么事,她根本就不能保护主子你!”

    “难道你就能保护得了主子吗?对我来说你的武功也好不到哪儿去。”冷眼看着初月,上月一脸讽刺的笑道。

    “你。。。是,我的武功是没你的好,那就由你随主子一块去保护她好了!至于你要完成的任务,我想以清星的能力也完成不,那就由我代替了。而我守鸾凤殿的任务就交给清星好了!”说罢,初月是一脸询问的看向若水月。期盼着她能同意她的意见,否则要她留在宫里几个月的时间见不到殿下,她真的会被憋疯的。

    看着初月,若水月是清冷一笑。“你的话也在理,但正是因为你的武功比清星的高,所以我才要留你在这儿守着的。否则以清星的功力,我怕她根本就守不住鸾凤殿。至于上月的任务,别说清星,我想就连你的能力都无法做到。所以,一切按原先安排的行事。”

    “可是,主子我想要是。。。”

    听到可是两字,若水月的脸色就在瞬间沉了下去,不等初月将话说完,就很是不悦的打断了她。“可是什么?初月,你今天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怎么我说什么你都要和我唱反调?”

    “我。。。主子,对不起,我知道错了!”初月还想要说什么,可当看到若水月眼中的厉色时,这才急忙将后面的话吞了回去,佯装委屈的低下了头。哼!得意什么,等我做了北辟的太子妃,看我怎么收拾你!

    “行了!就这样!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吧!”说完,若水月鄙夷的白了眼初月,就转身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