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殿外,夏侯夜修站在漫天飞舞的血色寒梅下,目光冰冷而又邪恶的盯着远方。这一刻没人知道他的想什么,但依他的神情来看,那绝非什么好事。

    走出大殿,在看到夏侯夜修神色的瞬间,若水月的眉头是不由的一紧。她知道,因为今天的事,夏侯夜修是真的动了怒,起了杀机。虽然不知道他究竟会做什么,但她能肯定的是,这次他一出手,定会让对方生不如死。

    “夜修!”缓缓走上前,看着眼前的男人,若水月温柔的轻唤了声。

    回过头,在看向若水月的刹那,夏侯夜修已收起了眼中的冰寒,轻声问道。“都收拾好了吗?”

    若水月不语,只是微笑着点点头。

    “那走吧!”自然的搂上若水月的肩,夏侯夜修扶着她便上了龙撵。

    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若水月只是轻轻靠在夏侯夜修的怀里,假寐。只是不知不觉,她便睡着了。待她再次睁开眼,已是一个时辰以后的事情了。

    望着眼前的美景,若水月是半天回不了神。

    远处,苍山拔地千尺,危峰兀立,整整20座连为一体,宛如一条蜿蜒盘旋的巨龙,环绕着一滩清澈,成了一座天然的“挡风屏障”。

    正中两座巍峨的云峰间,白色水雾袅袅,千尺飞瀑布犹从九天而下,看不到尽头。朦胧的烟雾下,瀑布带有一种独特的柔媚,打破了清澈湖水原本的平静,留下一圈圈动人的涟漪。不远处,大片的血色梅花,在风中摇曳,散发着她独特的美。

    怔了怔,若水月好半天才回过神。“这里是???”

    看着若水月脸上的惊愕,夏侯夜修眼里是宠溺的笑意。“怎么?才半年的时间你就不记得这里了?”

    闻言,若水月两眼在瞬间睁的老大。“这么说,这里果真就是瑶池盛世了?”

    夏侯夜修轻笑着点点头。“看样子,你还没有忘记嘛!”这是他第二次带她来这里了,而第一次,是他为她动心的那天。因为凤萱殿的那场大火,因为她不顾自身安危为他冲进了火海,还因为她当时眼底的担忧,焦急,以及滴入他心低的她那颗炽热的泪水,他便无可救药的爱上了她,将她带入了他最深处的秘密。尽管随后得知,她当时所做的一切,都并非出于对他的爱,而是痛彻心扉的恨。。。但那些又有什么关系那?只要他爱她,他还能爱她,就够了!再说了,若非他一直坚持用心的爱着她,那他现在又如何能够赢得她的心那!

    “只是,只是为什么那?为什么突然想到带我来这里那?”又看了眼远处的美景,若水月不解的问道。

    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夏侯夜修温柔的笑道。“因为我想要更好的守护你!”

    夏侯夜修轻然的一句话,如一阵微风,温柔的抚过若水月柔软的心田。不再说话,她只是钻进夏侯夜修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他的腰。

    俊美的脸蛋幸福的在她清香的发间摩擦几下后,夏侯夜修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松开若水月,就一脸兴奋的开口道。“走,带你去看看我们的新房!”

    “厄?新房?”睁着自己美丽的大眼睛,若水月好奇的念了一句。

    “去了你就知道了!”说着,夏侯夜修拉着若水月就朝深处走去。

    小桥流水间,两座一大一小的水风水嗒嗒作响,演奏着动人的乐曲。一旁一间典雅精致的小竹楼被一片血色梅花环围着,葱绿的蔷薇篱笆旁是一套雕工精美的桌椅,对面漫天飞舞的落英下还有一架藤萝编制的秋千。

    看了眼若水月,夏侯夜修轻问道。“喜欢吗?”

    若水月惊喜的猛的点点头。“喜欢,喜欢,我真的好喜欢这里啊!”他不会知道,曾经她就幻想过,等结束一切的恩怨后,她就要找个宁静的地方,盖一座这样的房子。和心爱的男人在里面幸福的过上一辈子。真没想到曾经对她来说遥不可及的梦,现在居然就在眼前。

    “这里是专属于我们俩的小房子,从今天开始我们就住在这里了!”看着她脸上那璀璨的笑容,夏侯夜修自觉为她做再多的也值了。

    闻言,若水月是一阵惊呼。“真的吗?真的吗?我不会是在做梦吧!”

    夏侯夜修呵呵一笑。“你掐掐自己的脸就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了!”

    小嘴一嘟,若水月佯装不满的白了眼夏侯夜修,随后便见她突然坏笑着将自己的手朝夏侯夜修的俊脸伸了上去。“就算要掐也得掐你的。”

    见状,夏侯夜修也不躲,就任由她的小手在自己的脸上胡乱抓了一通。

    看着夏侯夜修眼中的温柔与宠溺,若水月心里一暖,原本在他脸上胡抓的手突然变成了温柔的抚摸。“夜修,谢谢你!”

    “傻丫头!”揉了揉若水月柔顺的青丝,夏侯夜修一把就将她搂入了怀中。“只要为了你,无论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甚至是下地狱,我都在所不惜!”

    在听到下地狱三个字的时候,若水月怔了怔,莞尔一笑。“若真的有那一天,我定不离不弃舍身相陪!”

    闻言,夏侯夜修的眉头是不由的一紧,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她不会是想要???

    “你在说什么傻话那?若真有那天,我只希望你能替我好好的活着知道吗?”松开怀中的女人,夏侯夜修此时是一脸严肃的说道。

    他的话让她的心是不由的一疼,可脸上却依旧挂着笑容。“只要和你在一起,就算是地狱,对我来说那也是天堂!可若没有你,我就算活在天堂,那也比在地狱还要痛苦。”

    “你。。。”看着她眼底的清澈,他知道她是认真的。可是。。。罢了罢了,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

    “哦,对了,我们住这里,那清星和冷峻,夜武他们住哪儿?”不想要再继续那种沉闷的话题,若水月突然指着十米开外的几人问道。

    “哪儿。”看了眼清星他们,夏侯夜修朝不远处的府宅看了眼。

    顺着夏侯夜修的视线,若水月这才注意到那座矗立在半山腰上的豪华府宅。以他们的武功看,用轻功不用一盏茶的时间便能够跑个来回了!

    “也好!免得他们打扰我们的二人世界!”

    闻言,夏侯夜修的俊脸立马就朝若水月凑了上去,坏笑道。“呵呵,月儿是对我有什么想法吗?”

    脸一红,若水月伸手就将夏侯夜修的俊脸给推了开,佯装骂道。“你个色鬼!”说罢便冲冲朝屋内跑去。

    见状,身后的夏侯夜修顿时是笑弯了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