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当晚

    也许是因为一天都没有进过食了,也许是因为心情极好,若水月是食欲大增,吃了足足三碗饭菜这才恋恋不舍的放下了碗筷。

    见她,无论是吃像,还是吃饭的速度都让一旁的夏侯夜修,清星,冷峻,夜武四人是目瞪口呆。

    见她还一脸余意未尽的模样,夏侯夜修不由的开口问了一句。“月儿,还要再来点吗?”

    看了眼桌上的菜肴,若水月点点头。“还可以再来点!”

    闻言,夏侯夜修手中的筷子险些被惊的掉下来。她这样吃下去,身子真的可以吗?

    见状,若水月顿时就忍不住的大笑了起来。“呵呵,骗你的。看你们一个二个惊的。。。怎么?不会是怕我将你给吃穷了吧?”说着若水月突然双肘撑在桌上,身子朝前送了过去,眯着眼睛幽幽的冲夏侯夜修问道。

    无奈的看着若水月,夏侯夜修抿嘴一笑。“若我连你都养不起,那我这个皇帝岂不是白当了吗?而且若连我都被你给吃穷了,那。。。”

    “身为堂堂的一个皇贵妃,你这个样子成何体统?”夏侯夜修的话还未说完,便被一阵厉声给打断了。

    闻言,众人是不由的朝门外看去。

    只见一个衣着奢华,长相美丽娇艳的中年妇女在一个嬷嬷的搀扶下缓缓走了进来。而她身后还跟着一个粉色衣着的俏丽的女子。

    在看清对方的瞬间,若水月的眉头是不由的一紧。这个女人她认识,就是夏侯夜修口中的那个母亲,老夫人。可至今为止,她都还不知道她真实的身份,更不知道她和夏侯夜修真正的关系。然而她唯一知道的是,她这次前来绝对没有什么好事。

    “见过夫人!”见到来人,冷峻和夜武率先起身行礼道。

    疑惑的看了眼两人,清星虽然不清楚对方的身份,但还是急忙起身,欠了欠身。

    “母亲!”夏侯夜修也急忙起身上前,恭敬的唤了声。

    看着夏侯夜修,老夫人不满的抱怨了一句。“你还知道有我这个母亲吗?来了瑶池盛世也不知道来看看我这个老东西?”

    面对自己的母亲,夏侯夜修无奈的叹了口气。“是孩儿的疏忽,还请母亲见谅!”

    闻言,老夫人倒也不再说什么,只是将自己的视线冰冷的落在了若水月的脸上。“怎么?就不认识我了?”

    扯了扯嘴角,若水月更是无奈的起身,走上前欠了欠身。“媳妇见过母亲!”

    “哼!”老夫人冷哼一声,很是不屑的开口道。“你还没有资格叫我母亲!因为你只是夜儿众女人中的一个妾!”

    一个妾字,如利刃狠狠的刺入了若水月的心脏。若水月不语,只是紧紧的闭了闭眼自己的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说真的,若不是看在夏侯夜修的份上,她早就给她火上了!可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一个字,忍!

    不安的看了眼若水月,夏侯夜修的眉头顿时拧成了一团。“母亲,你怎么能。。。”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虽然她现在身为皇贵妃,但不可否认,她依旧还是你三千佳丽中的一个妾!”说着老夫人的视线又落在了若水月的脸上。从她眉宇间,似乎能看到那个人的影子,这点让她是更加的讨厌她。

    拽着手中的衣袖,若水月还是一言不发,只是低着头,紧咬着自己的下唇。是啊!无论她和夏侯夜修关系再好,她现在也只是他的妾而已。

    看了眼若水月,夏侯夜修眉头一蹙,转过头便一脸不悦的对老夫人道。“但在我心里,她就是我的妻子。”而且是独一无二的妻子。

    闻言,若水月猛的抬起头,又惊又喜的朝夏侯夜修看去。

    听出他的言外之意,老夫人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我母子之间,孩儿的话是什么意思,我想母亲你最明白不过了!”扬扬眉,夏侯夜修幽幽开口道。

    “你,这事以后再说!”注意到夏侯夜修眼底逐渐升起的寒冷,老夫人知道,此事不能再争论下去了。

    转过头脸色难看的白了眼若水月,老夫人又开口道。“你要她来瑶池盛世养胎,我不反对。你要陪她,我也不反对。但是,她现在有了身孕,是绝对不能再伺候你了,所以这几个月就由之桃伺候你。”说完,老夫人就将她身后的粉衣女子柳之桃给拉了上前。

    闻言,若水月身子一颤,手也在瞬间紧握成了拳头,一时间尖锐的指甲是深深的扎入了肉里。可此时的她却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只是一脸惊愕的看着老夫人,和她身边的那名为柳之桃的女子。

    被拉上前的柳之桃羞涩的看了眼夏侯夜修后,便急忙的低下了头。没人知道,她等这天究竟等了多久了!

    注意到柳之桃的神色,若水月的脸色一时间是更加的难看。可此时,她却依旧是一言不发。毕竟身为当事人的夏侯夜修还没有表态不是吗?

    看了眼柳之桃,又看了看自己的母亲,夏侯夜修是紧绷着一张脸。“不用了!”

    闻言,柳之桃是猛的抬起头,一脸难以置信的盯着他那张冰冷的脸。他说什么?他居然,居然说不用了!他是不喜欢自己吗?

    “你说什么?”很明显,此时无法接受的不光柳之桃,还有他夏侯夜修的母亲。只见她眉头一皱,对着夏侯夜修就厉声质问道。

    眨了眨眼,夏侯夜修有些不耐烦的低沉起唇道。“我说不用了,我不用她来伺候我,也不用别的女人来伺候我。”

    脸色一沉,老夫人扯着嗓子就冲他厉声吼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扬扬眉,夏侯夜修迟疑片刻后,是一脸若有所思的道。“母亲,我这样和你说吧!从今以后,除了月儿,我不会再碰别的女人!当然,你最后也不要再费尽心思的往我怀中送女人了!因为我怕我会忍不住的杀了哪些女人!”夏侯夜修冷到不能再寒冷的嗓音里却有一丝慵懒在里面。

    闻言,若水月心里一颤,先前所有的不快,在瞬间烟消云散。感动的望着夏侯夜修那张俊美而又冰冷的脸,若水月觉得只要有他那句话,就算为他受再多的委屈,都是值得的。

    怔怔的盯着夏侯夜修看了片刻,柳之桃突然她捂着脸就伤心的跑了出去。

    见状,老夫人眉头一蹙,挥手就是狠狠的一个耳光打在夏侯夜修的脸上。“这阴险毒辣的女人,究竟给你吃了什么迷魂药了?你居然,你居然为了她。。。你难道不知道这恶毒的女人。。。”

    老夫人的话还未说完,夏侯夜修便已猜到了她会说什么,于是眉头一紧,有些动怒的冲她厉声起唇道。“母亲,若你再说这样的话,孩儿立马就带月儿离开,而且从今以后绝对不再踏入这里半步。”她难道不知道,她一旦说出那番话,他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吗?很有可能他就将永远的失去她了!

    看着对持的两人,若水月心里顿时是一阵复杂。很无奈,又很欣慰。无奈是不明白他母亲会那般的讨厌她。欣慰,是因为他对她的不惜一切。

    闻言,老夫人的脸色一时间是更加难看。“你说什么?你居然要为了这个阴险恶毒的女人。。。”

    “母亲,孩儿刚的话是认真的!所以母亲你最好不要逼我!”老夫人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夏侯夜修生气的给打断了。他真的不想要听到谁骂他的月儿是个阴险恶毒的女人!而且就算她真的那样的女人,那她也是被逼出来的,而且逼她最凶的还是他!

    “你是有了媳妇就不要娘了是吧?”

    “孩儿不敢!”话是这么说,但看夏侯夜修的脸色就知道,敢不敢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情。

    “你,,,你最好不要有后悔的那一天!”看着夏侯夜修眼中的认真和固执,老夫人是真的被他给吓住了。只见她衣袖一甩,生气的吐了一句话就朝门外走去。

    望着两人的背影,夏侯夜修又冷冷的甩了一句。“只要是我自己选择的路,就算是万劫不复,我也在所不惜!还有月儿是来这里养胎的,我希望母亲以后若是没有别的事,最后不要来的好。”

    闻言,老夫人明显的浑身一震,回头狠狠的瞪了眼若水月后便愤然的消失在了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