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望着老夫人消失的方向,若水月怔怔的站在原地,是半天回不了神。此时她脑海中全是老夫人离去时的眼神,有厌恶,有恨,还有一丝无法言喻的痛和无奈。她真的不懂,这才是她和她第二次见面,为何她对她会有那么多的情绪那?

    修长的大手温柔的抚过她柔顺的青丝,夏侯夜修是又抱歉又心疼的看着她。“月儿,对不起,我让你受委屈了。”

    若水月浅浅一笑,摇摇头。微凉的手指轻轻的抚摸上夏侯夜修被打的发红的脸颊,心疼的问道。“还疼吗?”

    轻握着她抚在自己脸上的手,夏侯夜修也摇了摇头。“不疼!”

    “都怪我,若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被老夫人给。。。”

    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夏侯夜修给打断了。“傻丫头,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就算每天被母亲打一顿,我也心甘情愿。”说罢,夏侯夜修松开她的手,就温柔的将她拥入了怀里。贪婪的嗅着属于她的那份幽香。

    抱着他健壮的腰,若水月浅然一笑却不语,只是轻轻的靠在他怀里。而脑子里却在思索着该不该向夏侯夜修问清楚老夫人的身份。

    纠结着这个疑问,若水月直到上床睡觉都还是没敢问出口。她有些担心她这么一问,便会触碰到夏侯夜修的痛楚。可若不问,她又。。。

    侧身看着身旁一脸若有所思的女人,夏侯夜修眸光一转,突然淡然起唇。“你有话想要问我?”

    看了眼夏侯夜修,若水月咬了咬唇,点点头。“若我真的问了,你会告诉我吗?”说这番话的时候,若水月明显的有些小心翼翼。

    听她这么说,夏侯夜修便已猜到了她会问什么。眨了眨眼,夏侯夜修点点头。“你问吧!”

    看着夏侯夜修,若水月迟疑片刻后,终究还是开口了。“那个,那个老夫人,她真的是你的母亲吗?”若真的是的话,那只能说明她便是当年的离妃。

    没有急着回答若水月的问题,夏侯夜修神色漠然的反问道。“你为何会这么问?”

    “那个,不是说太后在五年前便已经去世了吗?可她却。。。”看着夏侯夜修那双漆黑且微凉的双眸,若水月的心是不由的一紧。

    “太后并非我的亲身母亲。”这点,夏侯夜修相信她早已清楚。

    睁着自己的大眼睛,若水月没有开口,只是直直的盯着他。似乎在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顿了顿,夏侯夜修双眼一眯又继续开口道。“当年太后和我母亲离妃几乎同时生产,可她的女儿一生下来便夭折了。为了争宠,她便买通的御医和产婆,将我和她夭折的女儿调了包。正是因为我母亲郁郁寡欢,没过多久便去世了!”提到他母妃的时候,若水月清楚的在他眼底看到了一抹痛色。但只是眨眼睛便消失了!

    他说的这些若水月是知道的,因为他和姑姑当年说的基本无误。

    “这些是谁告诉你的?你怎么会知道?”那时他还年幼,根本就不会知道那些过往。

    “在我十岁那年,母亲告知我的。”直到此时他似乎都还记得第一次看见她时候的画面。那是他生命中最寒冷的夜晚,满天的飞雪,而他奄奄一息,浑身是血的躺在冰冷的雪地上,无人问津,就连他的父王,他的亲生父亲,在留下一个残忍的笑容后便离开了。就在他以为他快要死的时候,她一身红装犹如天神般从天而降。

    目光一紧,若水月不由的开口道。“那老夫人她真正的身份是???”

    目光复杂而又深邃的看了眼若水月,夏侯夜修迟疑了片刻终于还是开口道来。“她叫慕容烟,是东弥国先帝的小女儿。因为不受其父的宠爱,加以后宫之争,在她很小的时候便被弃出了宫。是我母妃捡到了她,将她带回了家,并当作妹妹般的照顾她长大。换一句话来说,她真正的身份是我的姨娘。”

    若水月眉头一挑。“那你为什么不唤她姨娘,而是唤她母亲那?”

    垂了垂眸,一抹无奈而又悲哀的神色从夏侯夜修俊美的脸上划过。“因为,因为她为了我,抛弃了自己的一双儿女。而且她是真的很疼我的!”

    夏侯夜修的话让若水月是一阵惊愕。她真的想不到,像慕容烟那般莫名其妙又难缠的女人居然会为了别人的儿子还抛弃自己的一双儿女。

    “既然她是那般的疼你,那你今晚那番话岂不是很伤她的心?”

    看着枕边的女人,夏侯夜修的目光中突然多了一抹怜惜,伸手将她拥入怀中。“其实我之所以那么对她,并非只因为我爱你,还有是因为。。。哎!算了,有关于她的事情,你还是少知道为妙!”顿了顿,夏侯夜修最终还是决定算了!

    虽然很好奇,可听他这么一说,若水月还是没有再多问下去。毕竟他能将老夫人的身份告诉她,真的已经很不错了。有些事,挖深了,也许最痛的还是他。就好比他的曾经。。。

    想到这儿,若水月目光一定,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得。

    微微抬起头,看着夏侯夜修那张俊美的脸上,若水月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那个,夜修你今年多大了?”

    “厄?”被她突然这么一问,夏侯夜修明显的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扯了扯嘴角,若水月尴尬的笑了笑。“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啊!其实,其实直到现在,我都还不知道你今年多大了!”

    闻言,夏侯夜修这才猛的记起什么,顿时双眼就眯了起来,佯装不满的看着她。“你真的不知道?”

    一双大眼很是无辜的盯着他,若水月点点头。“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只是因为之前她根本就不爱他,既然不爱他,她那还有闲心去理会他究竟多大了。可现在。。。

    “唉。。。翻过年就二十六了!”虽然早就猜到了她不知道自己的年纪,可当她真的问出来的时候,他多少还有些郁闷。

    若水月甜甜一笑。“我记住了!好了!那晚安了!”说着,若水月翻过身,就打算睡觉。

    见状,夏侯夜修两眼一眯,半撑着身,就将自己的俊脸朝若水月凑了上去,危险的开口道。“睡觉?居然连我的年纪都不知道,你不认为你该受到一定的惩罚吗?”

    看夏侯夜修的样子,若水月顿时便示意到了他想要做什么,于是伸手就将他轻轻的推了开。“不行,会伤到孩子的。”

    “噗呲!”若水月的话一落,夏侯夜修顿时就忍不住的笑了起来。“月儿,我看是你想多了吧!我说的惩罚并非是指那个,我只是想要你主动亲我一下而已,可没想到你。。。哈哈。。。我还从不知道,原来月儿你还是很色的啊!哈哈!”

    “你,我。。。睡觉!”想要争辩什么,可看着夏侯夜修笑的合不拢嘴的脸,若水月郁闷的扯过被子,翻身就躺了下去。好家伙!你给我记住了!总有你主动求我的那天!

    “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