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从那晚起,老夫人慕容烟便果真没有再也出现过了,只是不时命人送来些安胎的补品。而瑶池盛世的生活更是若水月两世都从未有过的幸福。夏侯夜修是将她宠上了天,只要是她想要的,想做的,夏侯夜修对她几乎都是有求必应。甚至于不顾自己皇帝的身份,每日亲自伺候她更衣,打水洗漱,为她捶腿按摩,为她煎药泡茶。。。凡是她的事,他都事事亲历亲为,绝不要假手于人。当然,除了做饭!因为他做的饭菜不但难以下咽,甚至还会要人的命。有次若水月见他辛苦半天,实在不忍伤他的心,于是鼓起勇气硬是强‘吞’完了他做的饭菜,可没想到当天下午,若水月便上吐下泻,险些一尸两命。最后才知道,原来是他将两种相克的食物一块煮了,造成若水月食物中毒。从那天起,众人是打死也不再让他下厨了!

    因为若水月有孕在身,不方便剧烈运动,所以闲来无事时,若水月便制作的两幅纸牌,教他们玩斗地主之类的游戏。刚开始还是纯粹的游戏,可后来见几人牌瘾大了起来,她便玩起了赌博,时常输的几人是欲哭无泪。心情好的时候,她不是为他们,抚琴,轻歌一曲,便是给他们讲故事。从金庸到古龙,又从西游到三国,每次听的几人是欲罢不能。而夏侯博轩和夏侯云杰更是从听过若水月将的故事后,便三天两头的往这儿跑,最后甚至成了每日准时报到。

    幸福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冬去春来,漫天飞舞的再也不是那血色的寒梅,而是那一朵朵绚烂的粉色桃花和娇艳的蔷薇。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只是。。。

    一日清晨

    “啊~啊~好痛!好痛~啊。。。”若水月刺耳的尖叫声打破了一切的宁静。

    “月儿,月儿,你怎么样?你可不要吓我呀!来人!快来人。”盯着疼痛不已的若水月,夏侯夜修着急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呀!完了,完了,夏侯夜修,我不行了!啊!好痛,啊~~!”若水月指着自己的肚子大叫着。真的快受不了了,一阵阵撕心裂肺般的疼!

    御医产婆进来先看了看若水月的情况,又摸了摸她的额头,随后是一脸小心翼翼的看着站在床边着急的夏侯夜修,“回皇上,贵妃娘娘的情况是要生了,还请皇上回避。”有这皇上在,他们可没法专心的工作啊!而且这里是产房,男人更是不能在这里待的。。。

    “朕不出去,朕就要再这陪着月儿。”夏侯夜修死犟的摇摇头,目不转睛的盯着若水月那不断从额头上淌下的汗水,小心的擦掉。“月儿,你别怕,有我在,我会一直守着你的。”这是夏侯夜修第一次见到女人生孩子,听说女人生孩子就好比褪了一条命似得。看着若水月痛苦的样子,夏侯夜修是心疼不已,着急的连他自己也是一身的冷汗。早知道生孩子这么辛苦,他就不让月儿生了,害的她现在如此的痛苦。

    “皇上,你还是出去吧!这里御医和产婆都在,你放心吧!”看夏侯夜修纹丝不动的坐在原位,清星走上前小声的说道。

    “朕说了不出去,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月儿接生。。。你们最好不要惹朕发火!”说着夏侯夜修脸色一变。这么关键的时刻,自己怎能不在月儿身边那。

    “啊~!啊~!好痛,好痛,真的受不了了,我不要生了!”接着而来的又是若水月的一阵阵痛苦的呻吟。这感觉,真的比削她的肉,刺她的骨还要痛,还要难过。

    见夏侯夜修坚决的态度,众人也不敢再多说什么,是赶紧的为若水月接生。

    这时屋里是终于是安静了下来,可片刻的安静后,又是若水月一阵阵的痛苦的呻吟,随后若水月的呻吟是越发的急促。

    见状,夏侯夜修的心都快提交了提到嗓子眼,大脑在瞬间停止了工作,就那么紧紧的盯着若水月。

    “快,羊水破了。快将准备好的热水毛巾端上来。”这时传来太医着急的呐喊声。

    片刻间,夏侯夜修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夏侯夜修正想站起身去看,就在这时旁边蓦然传出一声响亮的儿啼声。

    “生了,生了,终于生了!”望着满身血淋淋的孩子,夏侯夜修一副威饱受折磨和痛苦沧桑的样子缓缓的站起身,微微的颤抖的说道。夏侯夜修此时的表情让人感觉,生孩子的不是若水月,而是他夏侯夜修。

    “啊~啊~好痛!肚子还好痛。。。”夏侯夜修刚松了口气,耳边突然又听见若水月撕心裂肺的喊叫。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为什么她还在喊痛?”一时间夏侯夜修刚放下的心,瞬间又被提到了喉哝。

    “哇,哇,哇。。。”夏侯夜修的话刚落,耳边又突然传来了一阵响亮的儿啼声。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贵妃娘娘生了对龙凤胎!”夏侯夜修都还没回过神,耳边就响起了众人道喜的声音。

    怔了怔,夏侯夜修半天才回过神。“啊?龙凤胎?龙凤胎?呵呵!呵呵!朕做爹了,朕做爹了!”一时间夏侯夜修开心的连嘴都何不上,一脸的傻笑。

    好半天,夏侯夜修才缓缓的回过头望着累的精疲力尽睡找了的若水月,用毛巾轻轻的擦去她脸上的汗水,心疼的在她额头上吻下。随后便立马命人煮熬补品,为若水月准备着。

    “呀!小皇子和小公主两人的肩上居然分别有一龙一凤啊!”正为两个孩子清洗的嬷嬷突然惊奇的叫道。

    闻言,夏侯夜修是猛的一震,抬起头就朝两孩子肩上看去。在看到他们肩上那两天金色的一龙一凤时,他的双眸瞬间一片明亮,而脸上的笑意时更加浓郁。他就知道,他就知道月儿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

    然而只是下一秒,夏侯夜修便是想到什么似得,脸色一沉冲两嬷嬷冷然吩咐道。“皇子公主胎记一事,你们都将嘴给朕闭牢了!否朕要了你们的小命。”

    惶恐的看了眼夏侯夜修,两嬷嬷是连连点头。“是,奴婢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