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见状,若水月眉头一紧,不解的冲他问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没有回答若水月的问题,夏侯博轩继续着手上的动作,直到在两个孩子的肩上看到那条金色的龙凤,这才松了口气。“呼!还好,他们真的是皇兄的孩子!”一时没注意,夏侯博轩居然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一时间若水月的眉头邹的更紧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他们真的是皇兄的孩子?还有,他又是怎么确定这两个孩子就是夏侯夜修的那?

    “厄?什么?我没说什么啊!”似乎直到此时,夏侯博轩都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更无意间吐出的话。

    “行了!你说了,你刚说,还好,他们真的是皇兄的孩子。”说着若水月的分贝明显的高了几分。

    “厄?我。。。”若水月的话让夏侯博轩一时间恨不得狠狠的扇自己一个耳光。

    此时若水月的神色明显的严肃了几分。“回答我,你刚为什么会那么说?”

    眸光一转,夏侯博轩陪笑道。“这个,呵呵!当然是因为他们的鼻子和嘴边都长的像皇兄啊!所以我才。。。”

    “你少在这儿跟我打马虎眼。你明明是看了眼两孩子肩上的胎记,才这么说的。说,你这一龙一凤究竟代表了什么?”夏侯博轩的话还未说完,便被若水月一脸不耐烦的给打断了。

    “这个,这个。。。”郁闷的看着若水月,夏侯博轩是一脸的为难。看样子这女人聪明了还真不是件好事!

    “若你今天不给我说清楚,那你以后都别来找我了!我就当我这辈子都没有认识过你!”见夏侯博轩一脸的犹豫,若水月是更加敢肯定那一龙一凤定有什么意义,于是冷着一张脸沉沉的冲夏侯博轩威胁道。

    闻言,夏侯博轩终于妥协了。“好,好,我说,但你保证,你知道此时的事情绝对不能告诉任何人知道!”

    “行了!我知道了,你快说。”

    “是这样的。。。”夏侯博轩刚开口,便突然朝一旁的清星看去。

    见他看着自己,清星很是自觉的就退了出去。

    见状,夏侯博轩这才低声开口道。“其实事情这样的。。。凡是我夏侯皇室一族的子孙肩上都有龙凤,男儿为龙,女儿为凤。唯独不同的便是颜色和形态,像是皇兄,他肩上的就是金色。而三皇兄的是藏青色,而我的却是暗紫色。”

    “厄?这么神奇?”眨着自己那双漂亮的大眼睛,若水月是一脸的惊愕。一样的胎记倒是没什么,只是这胎记居然还是龙凤,而且还是不同颜色的,这她可就没有听说过了!而且夏侯夜修的肩上也有条金色的龙吗?她似乎都没有注意过。

    夏侯博轩扬扬眉。“其实这也并非什么神奇的事情。只不过是因为我们从小服食一种名为血脉蛊的关系!”

    “血脉蛊?”盯着夏侯博轩,若水月疑惑的问道。她精通各种剧毒,蛊毒,可这血脉蛊,她可从未听过啊!

    见若水月的神色,夏侯博轩便猜到了她在想什么,于是开口解释道。“血脉蛊,它虽然叫蛊,可它却并非蛊毒。而是一种强身健体珍奇的补药!”

    若水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难怪了!

    看了眼若水月,夏侯博轩又继续开口道。“血脉蛊也是在我们皇祖爷爷那个时候才开始服用的。只因为在皇祖爷爷年轻的时候,有个妃嫔与敌国王爷偷情,妄想混乱我夏侯一族血脉,并雀占鸠巢。还好在重要关头,我们的皇祖奶奶发现了此事,才避免了我们夏侯一族灭族的危险。从那以后,为了避免再有此等事情发生,皇祖奶奶请来了她的师兄,苗疆的国师为我们夏侯一族调配了血脉蛊。”

    闻言,若水月绝美的脸上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有庆幸,也有讽刺。庆幸的是,还好这两孩子真的是夏侯夜修的,否则在孩子生下来的那一刻,夏侯夜修很有肯定会恼羞成怒的杀了她的。而讽刺的是冷訾君浩,枉他费尽心思,却不想对此人家夏侯一族早已防备。这也难怪那个时候夏侯夜修会斩钉截铁的说倪诺儿的那三个孩子不是他的,原来从那几个孩子一出生,他就知道了倪诺儿背叛他的事实。而他之前一直装作不知道,是因为背后还有什么计划吧!

    “那这颜色又是怎么一回事儿?还有那血脉蛊,你们是要一直服用吗?”回过神,若水月又一脸好奇的冲夏侯博轩问道。

    夏侯博轩摇摇头。“不用,血脉蛊我们只需服用到五岁,那个时候它便已在我们身体里根深蒂固了!至于颜色,那完全是因人而异!就好比这两个小家伙!现在他们身上的龙凤之所以是金色,那只是因为皇兄的原因。再过一两年,随着他们的长大,他们身上的龙凤也会变色的,直到他们五岁,那他们身上的龙凤才会定形定色。”

    若水月眉头一挑。“这么说,所以孩子刚出生的时候,他们肩上的颜色形态都和其父的相同?”

    夏侯博轩点点头。“是啊!也为了避免皇族中也有偷情生子的情况,所以孩子们刚出生的时候,肩上的颜色形态都与其父相同。”

    摇摇头,若水月轻然笑道。“这其实也不怎么保险吧!万一其中兄弟,或叔侄间有相同的,那。。。”

    “不会的,因为当时就为了避免有这种事情发生,所以根本没有相同的,就算颜色接近,那龙凤的姿态也绝对不会相同的,能让人一眼就分辨的出来,而且至今为止从未例外。就好比那些树上的叶子,成千上万的,就算它们有些相似,但也绝对没有一模一样的。”对此夏侯博轩自信满满的说道。

    若水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不得不说你们的皇祖奶奶不但聪慧,而且还非常的谨慎!还有那么配制这血脉蛊的人也很厉害。”

    “那是,而且我们的皇祖奶奶还是世人公认的大美人!”说道他皇祖奶奶的时候,夏侯博轩是一脸的自豪。

    闻言,若水月婉约一笑,便不再理会他了。只是温柔的将自己的视线落在了两个孩子的身上,轻轻的理了理裹在两个小家伙身上的被子。这是她和夏侯夜修的孩子。。。呼!还好他们是夏侯夜修的孩子,否则若是冷訾君浩的种的话,那她可真不知道要怎么去对待他们了。毕竟她和冷訾君浩总有一天要算总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