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数日后,瑶池盛世外,皇贵妃冷訾残月诞下皇子公主的消息早已传遍了整个皇宫,以至于整个南拓国。为表对若水月母子三人的重视,夏侯夜修更是下旨,三个月后立皇贵妃冷訾残月为后。并大赦天下,与民同庆!

    当然对于此事当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西格殿内,姬申欢儿挺着个大肚子是大发雷霆,殿内的古玩瓷器更是被她乒乒乓乓摔的稀巴烂。她怎么也没有料到,若水月才一生下皇子公主,夏侯夜修就如此迫不及待的要立那个贱、人为后。而她那?为他身怀龙种多时,他不闻不顾不说,还带着若水月那个贱、人一并消失。而这好不容易露了一次面,居然还是为了若水月立后一事!对此,叫她如何不气,如何不恼?

    “娘娘息怒啊!可别为了这等事,气坏了身子,伤了你肚子里的皇子啊!”看着姬申欢儿气急败坏的在碎片中走来走去的摔东西,清莲的脸都被她吓白了。

    两眼一瞪,姬申欢儿的视线顿时就落在了清莲的身上。“胡说什么?本宫肚子里的皇子好的很!”

    “奴婢只是想说,娘娘小心别伤了肚子的皇子。。。是,娘娘教训的是!”清莲想要解释什么,可话还未说完,就对上了姬申欢儿凌厉的目光,顿时点点头。

    狠狠的瞪了眼清莲,姬申欢儿收回视线又开始一脸怒火的找东西摔。

    啪。。。随着又一个花瓶的落地,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尖锐的女声。“你这是在做什么?”

    闻声看到来人时,姬申欢儿的脸一钝,有些不敢相信的开口道。“父王?母后?你们怎么会在这儿?你们不是会西泠了吗?”

    没有急着回答姬申欢儿的话,姬申罗艳脸色阴沉的反问道。“这几个月夏侯夜修的行踪你知道吗?”

    一说到这儿,姬申欢儿的脸色是更加难看。“不知道!”

    “不知道?”闻言姬申罗艳的脸色是更加难看。“难道他都没有在皇宫里吗?”

    “谁知道他带着若水月那个贱、人消失到哪儿去了!”姬申欢儿没好气的甩了一句。

    “这么说,这几个月他一直都是和若水月在一起的?”这次开口的是姬申决。

    姬申罗艳看了眼姬申决,是一脸的困惑。“若水月怀有身孕,按这情况,夏侯夜修是绝对不会带着她乱跑的,可若不是夏侯夜修,那究竟还有谁有那么厉害的身手那?”

    看着姬申罗艳和姬申决难看的脸色,姬申欢儿有些不安的开口问道。“母后,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

    紧蹙着眉,姬申罗艳目光不安的看了眼姬申欢儿后,悲愤的开口道。“乐儿和希儿在皇宫内被人抓走了!我们是从西泠一路追到南拓来的!”

    “什么?”闻言,姬申欢儿也是大惊。多年前,西泠内乱,为了保护年幼的弟弟姬申乐儿和妹妹姬申希儿,父王母后可是一直将他们雪藏在西泠皇宫禁地之中,所以除了他们几人,世人根本都不知道,西泠皇族中还有一位皇子和一位公主。而且他们身边可是有数十名高手随身保护啊!可现在居然也。。。

    “皇宫内有那么多的侍卫,而且禁地中还有数十名高手,乐儿和希儿怎么会?”回过神,姬申欢儿又开口道。

    姬申决目光阴冷,语气沉重的开口道。“宫里的那些侍卫都是群废物,根本就没有察觉到外人进了皇宫。至于禁地那些高手,全被斩成了几段,死状之残忍!”

    “什么?那乐儿和希儿岂不是?”

    “不会的,乐儿和希儿是绝对不会出事的!”姬申欢儿的话还未说完,就见姬申罗艳有些无法承受的打断了她。

    见状,姬申欢儿的脸色此刻也极为的沉重。“究竟会是谁抓了乐儿和希儿?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还有,他们又是从何得知乐儿和希儿的存在的?”

    姬申罗艳一脸疲惫不堪的摇摇头。“不知道,他们只是在禁地宫门口留下一行血字,说敢动他的人,他便让我们也尝尝失去至亲的痛。”

    “什么?这不是明摆着是报复吗?那你们这几个月动过谁了?”姬申欢儿惊呼道。

    看了眼姬申决,姬申罗艳久久才阴沉的吐出一个名字。“若水月!可惜并没有成功!”

    “什么?”闻言,姬申欢儿两眼一睁,有些不敢相信的往后跌退了几步。“这,这么说你们是怀疑抓走乐儿和欢儿的人是,是夏侯夜修?”

    姬申罗艳点点头。“若水月是他的女人,而且现在除了他,我真想不出谁还有这本事杀我西泠那么多高手后,悄无声息的抓走乐儿和欢儿。”

    “可,可若水月也是冷訾君浩的女人不是?而且冷訾君浩也有这本事不是吗?”很明显,姬申欢儿不愿相信夏侯夜修会为了若水月那个贱、人和自己的父王母后为敌。

    “话是这么说,可冷訾君浩是绝对不会为了若水月一个女人,而坏了我们之间的结盟的。”对于这点,姬申决可说是深信不疑。

    闻言,姬申欢儿愣在原地是半天回不过神。

    注意到姬申欢儿的神色,姬申罗艳重重的叹了口气后,还是安慰道。“你放心,我们现在也只是怀疑,毕竟若夏侯夜修这几个月真的一直是和若水月在一起的话,那他应该不会带着若水月一个身怀六甲的女人去冒这个险的。但,若此时真是夏侯夜修做的话,那你母后我就算是拼了这条命,也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姬申欢儿不语,只是复杂的看了眼姬申罗艳和姬申决。她是夏侯夜修的女人,现在还怀着他的孩子,若夏侯夜修真和父王母后为敌了,那她可该如何是好啊!

    “对了,听说若水月生了一双儿女是吗?”这时姬申决突然开口问道。

    姬申欢儿脸色难看的点点头。“而且夏侯夜修已下旨,在三个月后立若水月那个贱、人为后。”

    “什么?立她为后?”

    一提到此事,姬申欢儿的怒火又冒了出来。“若水月这可恶的女人,若不是有她在,那待我生下皇子后,这南拓皇后之位还不是我的?而且听他们传言,夏侯夜修还有立若水月的儿子为太子的意思!那对该死的母子,我现在真恨不得她们现在就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闻言,姬申决眸光一转,又冲姬申欢儿问道。“那你知道她们母子现在在哪儿吗?”

    注意到姬申决的目光,姬申欢儿惊喜的叫道。“父王,你不会是想???”

    “没错,既然他们挡了你们母子的道儿,那我这个做外公的,岂能坐视不管?”这一刻,姬申决的眼中没有丝毫的不舍。只有他外孙登上南拓国皇帝宝座的画面。

    “对,告诉父王母后,她们现在在哪儿?现在若水月那个贱、人还在月子中,想杀她可说是易如反掌。”惊喜的看了眼姬申决,姬申罗艳急忙附和道。

    扯了扯嘴角,姬申欢儿摇摇头。“不知道,只是听若水月的丫鬟初月说,现在若水月的一切安全由夏侯夜修亲自保护!”

    闻言,姬申罗艳和姬申决眉头一紧,对视一眼后,脸色顿时都沉了下去。毕竟他们都清楚,这一个月可说是杀若水月的最后时机,若错过的话,想要再杀若水月可就没那么容易的。毕竟以若水月的武功,她可是个强劲的对手。可现在她是由夏侯夜修亲自保护,他们想要动若水月也没那么容易。而且重点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现在的下落。

    “怎么了吗?“注意到两人的神色,姬申欢儿不禁问了一句。

    姬申罗艳摇摇头。“没什么,欢儿你现在有孕在身,好生照顾自己,我和你父王还有事,就先走了吗?”

    “你们是要去杀若水月那个贱、人吗?”

    “不,我们先要去找你弟弟妹妹!”说罢,姬申罗艳夫妇俩对视一眼后,便冲忙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