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傍晚,随着姬申罗艳夫妻俩的离开,西格殿对面的亭楼上,三个黑影的轮廓是越发的清晰。

    “果然不出皇兄所料,他们居然还真追来了南拓。”望着两人消失的地方,夏侯博轩一脸佩服的看了眼身旁的夏侯夜修。

    夏侯夜修俊美如斯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神色,只是那漆黑的眸中却染上一抹残暴之色。“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没有回头,望着漆黑的夜夏侯云杰一脸阴冷的开口道。“按皇兄你的吩咐,我已经命人将那两个小畜生的人皮做成了一副‘精美绝伦’的画卷。至于其白骨。。。”

    “其白骨?”眉头一扬,夏侯夜修转过头有些疑惑的看了眼夏侯云杰。

    “皇兄你不知道,三皇兄居然还命人将那两个小畜生的白骨制作成了一套白骨首饰!”夏侯云杰还未来得及开口,就见夏侯博轩的头突然凑了上来。

    “你怎么会想到做这些?”看了眼夏侯云杰,夏侯夜修冷然的问道。

    “没什么,不过是狠毒了姬申决那对夫妇。若不是那他们。。。”话还未说完,夏侯云杰的眉头就不由的蹙了起来。

    “若不是他们,他也不会因中毒而晕迷。若没有昏迷他就不会连上月姑娘什么时候离开都不知道了!”就在这时,夏侯博轩又插了进来,替他将后面的话补充完。

    闻言,夏侯云杰是猛的扭过头,一脸怒火的瞪着夏侯博轩。“你个臭小子,你不说话,没人会当你是哑巴的!”

    扯了扯嘴角,夏侯博轩没有反驳,只是不悦的白了眼夏侯云杰。他只是说出事实而已嘛!

    “怎么?你小子真的开始在意那丫头了?”看了眼夏侯博轩,夏侯夜修的脸上不由的勾勒出一抹笑意。

    “不过是个身份卑微的丫鬟,也值得我在乎?”蹙了蹙眉,夏侯云杰一脸不屑的说道。

    “口是心非!”夏侯云杰的话一落,夏侯博轩就忍不住的冒了一句。

    两眼一瞪,夏侯云杰一副动怒的冲夏侯博轩威胁道。“你个臭小子,你还想要挨打是吗?”

    “皇兄在这儿那!别到时候挨打的是你!”瞪了眼夏侯云杰,夏侯博轩说着就朝夏侯夜修身后躲去。

    脸色一沉,夏侯云杰衣袖一敛,就一副要教训人的架势。“你这个臭小子,看我不。。。”

    “行了!都不是孩子了,还闹!”见状,夏侯夜修的眉头顿时就有些不悦的蹙了起来。

    闻言,两人这才罢休。

    朝西格殿冷漠的看了眼,夏侯夜修突然若有所思的开口道。“抽个时间,将朕的礼物给姬申决夫妇送去!”

    夏侯云杰点点头。“恩!等人皮画卷风干后,我就命人给他们送去!”

    “皇兄,你不会真打算以你自己的名义送去吧!”捏了捏自己的下颚,夏侯博轩此时是一脸深沉的问道。

    看向他,夏侯夜修点点头。“对!朕要他们知道,得罪朕的下场是什么!”这一刻,夏侯夜修身上有着严重的暴戾之气。

    “可是我认为比起教训他们,还不如让他们窝里斗来得有趣!”眼中一转,夏侯博轩突然狡黠的笑道。

    “窝里斗?说来听听,你究竟有什么好主意?”扬扬眉,夏侯夜修新奇的问道。

    “这简单,我们以冷訾君浩的名义将其送去,再附上信件一封!而信件上就说,若他们再敢动若水月母子丝毫,到时后送的就不光光是人皮画卷和白骨收拾这么简单了!这样一来他们还不窝里斗?”眉头一挑,夏侯博轩对这个计划是满脸的自信。

    “这怎么可能行的通!你以为姬申决夫妇都是白痴吗?而且若他们和冷訾君浩一碰面,那一切还不都暴露了?”夏侯云杰摇摇头。

    “我们派去的人,当然不会直接说是冷訾君浩送的,不过是旁敲让他们知道是冷訾君浩送的。至于他们见面一事就更简单了!你就更不会担心了,因为冷訾君浩现在也恨他们夫妻俩恨的是牙痒痒了!”

    “哦?你这话怎讲?”夏侯夜修疑惑的开口道。

    “因为不久前,若水月才托我给上月带信,让上月去告知冷訾君浩,她为他生了一双儿女,同时也告知他,她这段时间之所以消失,是因为她和他们的孩子险些遭到姬申决夫妇两的残杀。所以让他见谅。”

    “孩子是朕的!”

    “你见到上月了?她现在在哪儿?”

    夏侯博轩的话刚落,夏侯夜修和夏侯云杰就同时着急开口道。

    忍着想笑的冲动,夏侯博轩一脸无辜的看着两人问道。“请问,我现在要先回答你们谁的话?”

    扬扬眉。夏侯云杰有些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开口道。“先说正事!”

    “好!”点点头,夏侯博轩的视线就落在了夏侯夜修的脸上。“我们都知道孩子是皇兄你的,可冷訾君浩不知道不是吗?而且若水月似乎就是想要借此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毕竟冷訾君浩可是一心盼着利用‘他的儿子’雀占鸠巢的,夺得我南拓的大权。在知道了若水月母子险些丧命于姬申决夫妇手下后,他还会不记恨他们吗?而且现在姬申欢儿也怀孕了!这意味着什么,他又怎会不懂?同样的,我们的礼物及其书信一出,姬申决夫妇俩又岂会善罢甘休?”说着,夏侯博轩笑的是一脸的邪气。

    “话是这么说,但朕总觉的。。。怎么说,以冷訾君浩和姬申决夫妻俩的头脑,朕认为他们未必会上当。”眯着眼,夏侯夜修有些不怎么赞同。

    “我知道皇兄你的顾忌,你不过就是担心他们万一静心对质起来,就会发现是个圈套?”

    夏侯夜修点点头。

    “这你就放心好了!我会让他们连对质的心都没有!只会一见面就恨不得将对方千刀万剐!”说到这儿时,一个主意已在夏侯博轩心中成了形。

    “哦?那你打断怎么做?”闻言,夏侯夜修似乎还是有些不放心。

    “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不过皇兄,我还需要一点时间!”其实正确的来说他是在等一个人与他来配合。只是看着夏侯夜修,这个人他却不敢说出来。

    “那你打算要多少时间?”

    垂眸思索半刻,夏侯博轩若有所思的开口道。“这个,要不此事就推到立后大典结束以后吧!还有那人皮面具,白骨首饰也先给我。”

    不放心的盯着夏侯博轩迟疑片刻,夏侯夜修最终还是点头应道。“好吧!朕就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

    夏侯博轩咧嘴一笑。“谢谢皇兄。。。”

    “行了!好好准备去吧!!!对了!还有立后大典前的一切准备,给朕都办好了!”正欲离开,可转过身,夏侯夜修又转了回来。

    “皇兄放心,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恩。。。云杰,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让他赶紧带你去找上月?小心迟了,你的美人就成别人的了!”冲夏侯云杰调侃了一句,夏侯夜修转身就飞入了暮色之中。

    郁闷的看了眼夏侯夜修离去的身影,夏侯云杰收回视线就一副着急的冲夏侯博轩催促道。“她现在在哪儿?快带我去找她!”

    “不要!”不满的白了眼夏侯云杰,夏侯博轩拽拽的甩了一句,就自顾自的朝楼下走去。

    “你个臭小子。。。”怒视着夏侯博轩的身影,夏侯云杰恼怒的甩了一句,就急忙追了上去。“博轩,我的好弟弟,快,快告诉皇兄她究竟去哪儿了???”

    “不要。。。”

    “你个臭小子,你找打是不?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