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一个月后

    天空一碧如洗,灿烂的阳光正从密密的松针的缝隙间射下来,形成一束束粗粗细细的光柱,把飘荡着轻纱般薄雾的林荫照得通亮。

    宁静美妙的瑶池盛世内,阵阵清风,轻拂着山间那一朵朵盛开绚丽的花朵,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花香。

    桃林间,一滩温泉如瑰宝般静卧其中,蒸气氤氲,温泉上落满了大量的粉色桃花,悠悠随水飘荡,宛如人间仙境美不胜收。

    片刻的平静后,一个绝世倾城的女人如出水芙蓉般突然从温泉中涌了出来。顿时一副精美绝伦的美人出浴图就暴露在了蓝天之下。

    女人身材曼妙,火辣,白皙细腻的肌肤,可用凝脂如雪来形容,湿漉漉乌黑青丝凌乱的披在肩上,两座傲人的双峰散发着它独特的诱、惑。修长的脖颈微仰着,长发掩映下若隐若现的精致锁骨,绝世倾城的面庞透着粉红色,煞是诱、人。半睁的眸,慵懒的目光,朦胧的烟雾下,宛若妖魅般惑人!

    今天是若水月出月子的日子,在屋里憋了一个多月,现在终于得以解放,她是别提有多开心了。绝美的脸上,那灿烂的笑意比那漫天飞舞的落英还要娇美,还要绚烂。

    正巧走来的夏侯夜修,看着眼前的美景顿时只觉喉咙一紧,一团火焰在腹部熊熊燃烧起来。

    “月儿,为夫陪你一块洗。”

    若水月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见夏侯夜修自顾自的脱光了自己身上的衣物,迫不及待的跳进了池子里。

    一脸错愕的看着突然出现的男人,若水月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双手护胸有些紧张的开口道。“你,你想做什么?”

    见状,夏侯夜修邪魅一笑。“刚不是都说了吗?为夫陪你一块洗!”

    闻言,一抹红晕顿时悄然的爬上了若水月的脸颊。“不用了,我自己洗就可以了!”和他在一起那么久,他心里打的什么主意她会不懂?这色鬼!

    夏侯夜修斜眼看着若水月一脸的扭捏的样子,不禁瘪嘴道。“孩子都生了你还害羞什么那?再说了,你身上还有那处是我没见过的?来来,为夫伺候夫人你洗澡!”说着夏侯夜修伸手就欲朝若水月身上扑去。

    见状,若水月身子一斜就轻易的躲了过去,危险的盯着他。“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鬼主意!去,去,一边去!别打扰我享受这美好的时刻!”他伺候自己洗澡?还不被他吃的连骨头都不剩才怪那!

    “哦?月儿真的知道为夫心里打的什么主意?”再次凑近,眉头一挑,夏侯夜修又是邪魅一笑。

    白了眼他,若水月轻蔑的笑道。“你那花花肠子,你除了想要。。。”话还未说完,若水月又是一个白眼扔向了他。这臭家伙!

    “想要什么?”见若水月突然闭嘴,夏侯夜修淫、邪笑着的同时,将自己的俊脸又朝若水月凑近了几分。

    “懒得理你!”白了眼夏侯夜修,若水月就大步朝后退去。然而没走几步,脚下一划,顿时就失去平衡的朝身后倒去。

    还好夏侯夜修反应快,上前一步,一把搂着她的腰,就将她给抱了回来。

    两人身子紧紧的贴在一块,本就赤、裸的样子一时间是更加的旖旎。

    “月儿。。。”清晰的感受到她胸前的柔弱,夏侯夜修的喉哝是忍不住的滚动了起来。声音有些低沉的唤道。

    注意到夏侯夜修眼中的欲、火,若水月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想要急忙推开他。可任她怎么推,面前的男人就是纹丝不动。

    “今天你就放过我吧!我好不容易才耐到解放,就让我好好的洗个澡吧!”硬的不行,只能来软的。眨了眨眼,若水月一副楚楚可怜的看着夏侯夜修哀求道。

    “我也想放过你!可是它不同意啊!”指着自己的下体,夏侯夜修还以若水月更加可怜的目光。天时地利,如此完美的时刻放过她?可能吗?除非他夏侯夜修是白痴!

    看着水中的庞然巨物若水月的脸色顿时就燃烧了起来,伸手就一把打在夏侯夜修的胸膛上。“你个色鬼,忍一天要死啊!”

    一时间夏侯夜修是一脸的欲哭无泪。“忍一天是不会死,可是月儿,我都忍了半年多了。所以,今天无论怎么样,我都要定你了!”

    若水月,两眼一瞪。“你。。。唔!”

    火热的唇覆盖住了那充满诱惑的粉嫩,温柔含住,性、感的薄唇在柔软的唇瓣上,辗转允吸,狂野的摩挲,流连忘返,欲罢不能。

    炽热缠绵的吻开始让两人的呼吸变的沉重起来,夏侯夜修一手紧搂着她的蛮腰,一手则顺着她曼妙的曲线,慢慢的攀附上了她胸前的丰满。

    这样的吻,这样的抚摸,让若水月的全身血液几乎都冲上了头顶,又热又软。

    “乖!把嘴张开!”夏侯夜修声音沙哑,却又充满了磁性。

    如种了魔咒般,若水月缓缓的闭上了眼,粉嫩的红唇微微开启。

    灵活的舌顺势滑入,一点点的舔过她小嘴中的每一处,贪婪的允吸着那份专属于她的甜蜜。

    一时间若水月有些意乱情迷的环起双手抱住他的脖子,仰头去回应他的热吻。

    搂在她腰间的手掌慢慢滑下,没有任何阻拦的抚摸上了她挺翘的臀,让其与他亢奋已久的欲、望紧紧贴在一起,在她修长白嫩的两腿及其小腹间不停的摩挲。

    硬物抵的他浑身火热难耐,不由得弓起身子往他身上靠去。

    看着眼前的美人,邪魅的笑容再次在夏侯夜修俊美的脸上燃烧起来。抱着怀中的女人,一个转身,两人便已来到了池边。将她的身子按在池畔,更加激烈狂野的亲吻着怀中的女人。吻随即慢慢向下,经过美妙的下颚,精致诱人的锁骨,最终在一座丰满上停了下来。时而激烈,时而温柔的吸吮着。

    这样的感觉在瞬间是深深的刺激了若水月,顿时就忍不住的呻吟起来。“嗯,嗯。。。”

    闻言,原本在臀部揉捏的手掌不甘寂寞的来得到了那充满诱惑的瑰宝境地,一下一下的挑拨着粉嫩的花蕊。

    “啊!不。。。嗯。。。”仰头间,若水月再次忍不住的呻吟起来。

    只是看着他,夏侯夜修就感觉血脉喷张难以自拔。

    再次吻上她粉嫩的红唇,紧紧搂着怀中的女人,坚硬的男性象征是猛的挺了进去,霸道的占有了她。

    完美的结合,让两人都不禁唏嘘一声。

    夏侯夜修吼中发出愉悦的低吼,重重的捣进,离开,一次次,一下下难以自拔,狂野的占有着她。

    “呃啊。。。”随着夏侯夜修的动作,若水月忍不住的娇吟起来。

    “啊!月儿,我爱你!”随着最后的撞击,一股热潮尽数喷入她的体内。

    云端的余韵未退,她如脂的肌肤上布满了晶莹的汗珠,沾着落英的如墨般的青丝在池边散开,美的是惊心动魄。他仍埋在她娇嫩的体内,不愿离去丝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