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靠在池边,若水月眯着眼,是一阵喘息。

    然而这喘息声,却在夏侯夜修耳里激荡着一圈圈的涟漪。“月儿,你这样喘息是在勾引我吗?”看着还在身下的美人,夏侯夜修突然狡黠的笑了起来。

    立马闭住呼吸,若水月没好气的白了眼夏侯夜修。“这也叫勾引吗?那只能说明你太经不住诱惑了!现在我不得不怀疑,你家伙是不是看到女人你那东西就立了起来。”

    两眼一眯,夏侯夜修伸手就在若水月白皙的臀部掐了一把。“胡说什么?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闻言,若水月是不由的点点头。“是,你不是随便的人,但我相信,你家伙一旦随便起来绝对是人!而是禽兽!”

    因为禽兽二字,夏侯夜修的脸色在瞬间沉了下去,眯着眼,很是危险的盯着若水月。

    注意到夏侯夜修的神色,若水月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话说的太重了,于是急忙开口解释道。“那个夜修,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只是。。。”

    “没关系,只要月儿你喜欢,为夫愿意为你当一次禽兽。”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夏侯夜修一脸风雨欲来的语气给打断了。

    “呃?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睁大眼睛,若水月顿时只觉有种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

    眉头一挑,夏侯夜修阴邪的笑了笑。“意思很简单,今儿,为了不辜负月儿的心愿,为夫定好好的做它一回禽兽。”

    闻言,若水月是猛然一愣,随即意识到什么。“你。。。唔!”

    不给若水月任何反对的机会,夏侯夜修俯身就朝她粉嫩的红唇又吻了上去。

    顷刻间,一幅春宫图再次上演在了这漫天飞舞的落英之下。

    黄昏,厚厚重重的云雾盘踞在天空,夕阳乘着一点点空隙,迸射一条条绛色霞彩,宛如沉沉大海中的游鱼,偶然翻滚着金色的鳞光。

    精疲力尽的趴在草地上,望着天边的夕阳,若水月是一脸的欲哭无泪。从早上到现在,她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被夏侯夜修那个禽兽‘强’了多少遍了。更让她郁闷的是,因为那混蛋,她现在是站都站不稳了,而他,那混蛋!居然还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再次向她扑上来。说真的,和他在一起这么久了,她还真不知道这男人的性、欲居然如此的强。

    “好了,月儿,还是为夫抱你回去吧!”看着衣衫不整趴在草地上的若水月,夏侯夜修很是无奈的上前开口道。

    闻言,若水月是猛的转过头,狠狠的瞪了眼夏侯夜修,威胁道。“不许你再碰我了!”

    看着若水月此时的模样,夏侯夜修不由的抿嘴笑了笑。“我不碰你可以,但你自己还能站的起来吗?”

    “我现在是站不起来,可被你碰的话,我会连明天都站不起来的。”瞪着夏侯夜修,若水月对着他就是一阵咆哮。两个时辰前,她都还只是腿酸,他就说要抱她回去,可他刚将她从水中抱起身,她就直接被他压在了身下,又一次的被他吃干抹净。而且这种骗术,他对她还不止用了一次,害的她现在连站都站不稳了。所以这次,她是怎么也不会再上当了!

    “呵呵,呵呵。。。”闻言,夏侯夜修顿时就忍不住的大笑了起来。

    “你笑个屁啊!夏侯夜修我告诉你,这事我和你没完。。。”听闻他的笑声,若水月对着他又是一阵咆哮。

    “没完?嘿嘿,那你告诉为夫,你要怎么个没完法那?”夏侯夜修突然将自己那张俊脸朝若水月凑去,满脸邪魅的笑道。而他的手,更是如带着某种魔力般,在若水月微露在外的背部,来回的抚摸着。

    注意到他脸上那邪魅的笑容,若水月的心不由的一惊,随即便见她急忙朝一旁移动了几步,躲过了他的手掌。这混蛋,色鬼。。。她都这样了,他居然还。。。

    “月儿,你还没有告诉为夫那!你打算要和为夫怎么个没完法那?是不是打算。。。?”话还未说完,夏侯夜修就对若水月暧昧的笑了起来。

    夏侯夜修此时的神色真的让若水月怕了,她怕他还要。。。现在她浑身真的好累,又好酸,真的不想要再来了。

    眸光一转。“你。。。你你就知道欺负我!呜呜,呜呜。。。我不干了,我不干了,人家又累又饿,你不但不理会,居然还欺负我。啊啊。。。呜呜。。。我的命好苦啊!”好不委屈的看了眼夏侯夜修,若水月埋头就大哭起来。只是哭声是很大,却没有半滴的雨点。

    见若水月趴在地上又是大哭又是捶地的模样,夏侯夜修一时间笑的更欢了。这样的她,似乎也很有趣耶!

    “好了,好了!不欺负你了!来为夫抱你回去了!”虽然知道她的装的,但他还的确不忍心她一直在草地上这么趴着。

    “走开,你又骗我,我不要你抱我!”夏侯夜修刚靠近若水月,就又一次被她推了开。

    “好,好,我不抱你,那你自己起来!”

    “起来就起来!”狠狠的瞪了眼夏侯夜修,若水月撅着屁股,双手撑着地面,摇摇晃晃的就硬撑着要站起来。

    薄纱下,她曼妙身子,以及那修长白皙的双腿是若隐若现。随着她的摇晃,她身后的夏侯夜修,是忍不住的滑动起了喉哝,一股名为欲、望的火焰再次在他下腹燃烧了起来。呼!这女人,还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啊!

    “月儿,依为夫看,我们还是再等会儿再回去好了!”说罢!不能若水月站起身,夏侯夜修又一次将她压在了身下。

    “呀!夏侯夜修,你个色鬼!”夏侯夜修的动作,顿时惹的若水月再次哇哇大叫起来。

    “为了月儿,为夫愿意一辈子都做个色鬼。”揉捏着怀中的女人,夏侯夜修邪魅的笑道。

    “你,,,啊!不要,混蛋。。。唔!”若水月的怒吼还未骂完,就又一次被夏侯夜修给封住了嘴。

    一阵激战后,若水月终于不堪疲惫的睡了过去。

    看着怀中因疲倦睡着的女人,夏侯夜修低头怜惜又温柔的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将龙袍裹在她身上,抱着她就朝他们的小竹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