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郁闷的收回视线,夏侯夜修随即又一脸严肃的冲两人问道。“对了!查出这水色重楼是谁当家吗?”

    “据说当家的是位名为水倾城的女子。至于她的面目,至今为止还无人见过!”回答的是夏侯博轩。

    夏侯夜修眉头不禁一挑。“水倾城?”

    夏侯博轩点点头一脸嬉笑道。“光听这名字,就能想象的出,这当家的一定是个绝色美人!嘿嘿!我一定要找机会结识她,说不定有天我还能赢得美人心那!”

    “色鬼!我看你可不光只是想要赢得别人的人那么简单吧?”白了眼夏侯博轩,一旁床边的若水月是忍不住的冒了个杂音。

    闻声转过头,看着若水月,夏侯博轩笑的很是邪魅。“是不光想要心,我还想要赢得她的人!没听说过吗?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说完,夏侯博轩还忍不住的冲若水月扬扬眉。

    又是一个白眼扔在夏侯博轩的身上。“人都还未见过,你怎么就能肯定她是个绝色美人那?万一丑陋不堪的胖子,那你岂不???嘿嘿!”想到夏侯博轩面对一个丑陋的女人时的神色,若水月是忍不住的坏笑了起来。

    看着两人一旁的夏侯夜修和夏侯云杰都没有说什么,只是一脸饶有兴趣的看着好戏。

    怔了怔,夏侯博轩是急忙反驳道。“不会的,我相信她一定会是个绝色美人的!”

    闻言,若水月直接一盆冷水无情的泼向了夏侯博轩。“是吗?若她真是个绝色大美人的话,那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你没机会的!”

    两眼一张,夏侯博轩好不激动的问道。“你怎么知道?难道你认识她?”

    “不认识!”

    “那你为什么要我死了这条心?还说我没机会了?”看着若水月,夏侯夜修是一脸的怀疑。

    眉头一挑,若水月邪笑道。“很简单,能在四大首国同时建立出如此庞大的一个水色重楼,那不用说也知道这女人一定很聪明。要是她再长的绝美无比的话,那追她的好男儿一定很多。面对如此多的竞争对手,我想以你的情商,一定很危险!所以为了避免你会收到伤害,我劝你,还是放弃好了!”还有个重点,谁知道她现在身后有没有一个要和她一生一世在一起的男人那?当然最后那句话,若水月并没有说出来。

    两眼一眯,夏侯博轩有些不满的盯着若水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以我的情商?”

    “嘿嘿,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你。。。你不是出月子了吗?”

    “厄?”面对夏侯博轩突然的跳跃,若水月顿时就懵了,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我说你不是已经出月子了吗?怎么还一直躺在床上?”盯着床上的若水月,夏侯博轩一脸意味深长的又问了句。

    夏侯博轩此时的神情,让若水月的脸上不由的染上一抹红晕,随即便见她抓起床上的枕头就朝夏侯博轩扔了过去。“要你管!”咆哮的声,一个翻身,若水月整个人就缩进了被子里面。这家伙,他不会是知道了什么吧?讨厌!真是羞死人了!

    见状,一旁的夏侯夜修是不由的抿嘴一笑。他知道,这丫头是害羞了!只是她这反应似乎太大了些吧!

    看了眼夏侯夜修,夏侯博轩似乎还没有要放过她的意思,邪笑着调侃道。“怎么?你这是在间接的告诉我,我错过了什么好戏是吗?”

    被窝里,若水月两眼一翻,却也懒得理他。毕竟有一句话叫做越描越黑!所以她选择闭嘴!

    “嘿,你要不要告诉我们,你昨儿一天上哪儿去了?我记得我们过来找你们的时候,你们似乎好像不在吧!”见若水月没有任何反应,夏侯博轩好心情的又问了一句。

    只是这次,他不但没有等来若水月的理会,反而等来了夏侯夜修一道凌厉的目光。“你真想要知道?”听似平静的语气中却隐藏着波涛。

    闻言,夏侯博轩立刻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心虚的摇摇头。“不,不想知道了!”

    “真的不想要知道了吗?”眯着眼,夏侯夜修皮笑肉不笑的又问了一句。

    急忙摇摇头,夏侯博轩一脸真诚的启唇道。“真不想。。。那个皇兄,我们还有事要去办,就,就先撤了!”说罢,不等夏侯夜修回答,夏侯博轩拉着夏侯云杰就急忙跑了出去。皇兄现在的神情真的实在是太恐怖了!

    一时间房间内,就又只剩下了夏侯夜修和若水月两个人。

    看着还躲在被子中不愿出来见人的若水月,夏侯夜修俊美的脸上随即勾勒出了邪魅笑意。“他们都走了,出来吧!”

    闻言,若水月是一把掀开了被子,狠狠的喘了口气,斜眼朝门外看去。“夏侯博轩这家伙,居然敢戏弄我,哼!看我不找机会收拾他!”

    “呵呵,他怎么戏弄你了?人家他不过就只是好奇问了一句而已!瞧你那反应大的。。。还真是对应了一句话。做贼心虚啊!”

    猛的扭过头,若水月是一脸危险的瞪着他。“谁做贼心虚了?还有,就算我是‘贼’,那还不都是你害的?要不是你昨天。。。我会到现在才醒来吗?你个色鬼!”

    “色鬼?”眉头一挑,夏侯夜修随即又坏笑了起来。“既然夫人都这么说了,那为夫也只能将这个色鬼的称呼给落实了!”

    闻言,若水月的心事不由的一惊,急忙抱着被子,一脸防备的冲他问道。“你家伙这话是什么意思?”

    邪魅一笑。“意思很简单?当然就是。。。”没将话说完,趁若水月发愣的时机,夏侯夜修对准她的红唇就吻了上去,随即将她压在了身下。